本来崇侯虎还想命令孔宣呢,但是看到邱明都如此尊重孔宣之后,他不敢造次了。老老实实的等着功劳上门就好,万一孔宣生气把他弄死了,仗着法术跑了,他跟谁说理去?

    所以早上孔宣说要出战,他马上就命人打开营门,根本不管时间是不是太早了。

    孔宣的身后跟着几个副将,不过都不是什么有名之人,只是跟了孔宣许久,比较忠心罢了。孔宣寻思着自己帮了商汤这次,完成承诺后也该离开了,给这些老部下留下一些军工,让他们将来能有一份好前程。

    当孔宣出来的时候,对面却没人认识孔宣。姜子牙这边看了那些将士一眼后,一个叫武吉的偏将率众而出。

    前几日都是一些厉害的高人,他这种将领,上去就是送死。今天总算是来了一个普通人,他正好立功。

    如今南宫适已经被对方擒拿,据说昨日被斩杀祭旗了,那他今日若是能斩杀对方一员将领,必然可以得到重用。

    这李靖、苏护什么都是外来的,他可是西伯侯府出身,到时候封赏,他肯定要占优势的!

    看到武吉拍马而来,孔宣拎着大杆刀一动不动。等武吉冲到跟前的时候,他才猛地一挥刀。并没用使用刀刃,而是用侧面将武吉直接拍下马。

    孔宣身后窜出来两个人,直接将武吉绑了带回北伯侯阵营,登时北伯侯那边发出一阵欢呼。

    那些士兵也高兴,打了胜仗,他们都能得到一些军功,将来回乡,也能过得好一些。要是运气好,能斩杀对面一员将军,那自己也就能得到提拔,飞黄腾达。

    见到自己这边的将军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打落马下,姜子牙脸色也十分不好看,尤其武吉还是他的弟子。

    “谁有把握上阵,将对方拿下?”

    “某郑伦愿往。”郑伦虽然也是度厄真人弟子,不过地位可比不上李靖,他急需一场胜仗,来提升自己的地位。

    他却没看到,度厄真人等看孔宣的表情,都非常的凝重。这人绝对不普通,那手中的大杆刀就不凡,不比他们手中的仙剑差。

    郑伦愿意出战,度厄真人也没拦着,姜子牙就点点头,还嘱托道:“如果不敌,可回来,我不怪罪。”

    郑伦听了这话更不高兴了,他怎么可能打不过对面那人。他可是有师父传下的异术,鼻窍之中的气,喷出来就能让对方下马。

    郑伦拎着刀冲出来,大喝一声:“休得猖狂,某郑伦来擒你!”

    孔宣面无表情:“叛军之将,也敢出战。吾就在这里,看你如何擒我!”

    郑伦一刀斩向孔宣,孔宣轻松磕开,郑伦脸色一变,这人力气怎如此大?他本就是大力士,居然还在力气上输了。不过没关系,他正好拉开距离使用异术!

    哼!

    郑伦鼻子里喷出两股白气,卷向孔宣。却没想眼前闪过一道白光,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孔宣面带鄙夷,就靠这种小法术,也敢来跟他交战,阐教那些仙人,未免太看不起我了。看来是多年没有出手,已经没人记得我了!

    郑伦居然也是一个照面就被擒了,这回姜子牙脸色变了。郑伦他可是知道的,力气非常大,而且有度厄真人传授的秘术,十分厉害,怎么如此就被对方擒走了?那道白光是什么?

    “太乙,你去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记得保护好自己。”燃灯道人忽然开口。

    太乙真人心里暗暗叫苦,但是燃灯道人是阐教副教主,这命令他不能不听。可为什么是他,怎么就不是别的师兄弟呢?

    太乙真人刚一出战,就看到孔宣背后冲出来一个女子,对着他一剑砍过来:“太乙老道,你敢毁我洞府,今日定然要斩杀你!”

    广成子他们都看着燃灯道人,太乙真人出去,被石矶娘娘拦住了。石矶娘娘跟太乙真人的事情,广成子等人也是知道的。

    哪吒站在李靖身后,一脸的尴尬,他也知道了石矶娘娘这件事,可他当时真的不是故意的,谁想到那乾坤弓威力这么大啊。

    广成子主动开口:“还是我去一趟吧。”

    广成子迈步出来,走到场中:“你是何人,为何要帮助那昏庸无道的纣王?”

    孔宣扫了广成子一眼:“总算是来个稍微看的过眼的,但却不太会说话。西岐是反贼,姬发乃是殷商臣子,如今妄自称王,逆天欺心。”

    “赶快命西岐投降,恪守臣节,还能保护家园。否则我削平西土,那时候你们后悔就来不及了!”

    广成子被孔宣的狂妄言论气坏了,我们阐教这么多仙人在呢,还有人教道友,还有燃灯老师,这人竟敢口出狂言!

    广成子挥动雌雄宝剑就冲上去,孔宣也下马,换成短兵器金鞭跟广成子打了起来。交手几个回合之后,广成子就迅速后退,取出落魂钟,打算将孔宣打死。

    可是面前忽然闪过一道红光,他的落魂钟竟然不见了。而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又是一道黄光闪过,他也失去了意识。

    在失去意识的一刹那,广成子内心是满满的不敢相信,他从来没想过,使用法宝之后,竟然还如此轻易的就输了,这人比燃灯老师还恐怖!

    在广成子的落魂钟被刷走的时候,赤精子马上冲过来,手中的阴阳镜刚刚祭起,就消失了,然后他也步了广成子的后尘,直接被收走。

    那边太乙真人还在跟石矶娘娘打斗,他们也忽然发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两位阐教金仙被孔宣擒走了!

    太乙真人虚晃一剑,转身就跑,石矶娘娘想起邱明的叮嘱,总算是忍住了追上去的冲动,她冲着太乙真人的背影呸了一口:“还阐教十二金仙呢,居然也是一个打不过就逃的孬种!”

    其他阐教仙人一个个气得面色涨红,可却没有一个敢出手的,广成子与赤精子都不是对手,他们上了,同样也是败啊!

    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燃灯道人叹了口气,跨上梅花鹿:“我去会会那人,你们守好营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