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仙翁呆呆的看着封神榜,晚了一步,他就晚了一步啊。四位师弟的灵魂,他眼睁睁的看着进入了封神榜,这可怎么跟师尊交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四位师弟会同时死亡?!

    南极仙翁瞪了一眼不明所以的柏鉴,转身去了西岐的军营,正看到姜子牙走出来。姜子牙见到南极仙翁,马上行礼:“姜尚见过大师兄。”

    “燃灯老师可在里面?”

    “在,其他师兄也都在,还有人教的度厄师兄。”

    南极仙翁眉头紧锁,既然燃灯老师也在,那么为何四位师弟会死了呢?是谁,能在燃灯老师的眼皮子底下,将四位师弟斩杀?

    姜子牙这个蠢货怎么就选择了柏鉴看守封神榜,难道是不认识广成子他们的灵魂吗?

    进入帐篷,南极仙翁还想问什么呢,就看到躺在中间一个床榻上的文殊广法天尊。此时文殊广法天尊嘴唇煞白,整个人面无血色,气息虚浮不定。

    “燃灯老师,文殊是怎么了?”

    “你来了。文殊中了别人的咒术,灵魂差点被扯散。我用秘法暂时将其灵魂封印,可此法治标不治本。若是不能找到对方施法之物,恐怕文殊就要死了。”

    这种咒术,巫族最为擅长。对面有几个巫族的弟子,肯定是他们施法的。可惜之前竟然没有发现,不但让文殊昏迷不醒,还导致他们的阵法出现破绽,跑了孔宣不说,又被抓走了两位弟子。

    “文殊也要上榜不成?!”南极仙翁惊呼道。

    “你说什么?!难道广成子他们?”燃灯道人看着南极仙翁,对面的人抓了他们阐教金仙,竟然真的敢杀了!

    “广成子他们四个已经上了封神榜,我还要回玉虚宫跟掌教师尊汇报一番。燃灯老师,到底是谁将广成子他们打死的?”

    “是一个叫孔宣的抓了广成子他们。用照妖镜照过,对方的本体是孔雀,应该就是天地间第一只孔雀。会发出五种颜色的光,刷到法宝上,法宝被刷走,刷到人身上,人也会被刷走,只是没想到,他捉了广成子他们,居然敢杀掉!”

    “不过对面还有许多截教弟子,那孔宣,该不会已经加入截教了吧?杀广成子他们的,不是孔宣,也是截教弟子!”

    孔宣?天地间第一只孔雀?南极仙翁记下了,不管孔宣是否是截教弟子,这件事还是交给掌教师尊定夺好了。

    “我知道了,弟子告退。”南极仙翁冲着燃灯道人躬身行礼,转身又对其他师弟拱拱手,坐着仙鹤离开了。

    南极仙翁刚走,就有一个道士来到了西岐军营门口,说是求见姜子牙。

    姜子牙也不知道是谁,出来询问:“贫道玉虚宫姜尚姜子牙,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贫道西昆仑散人,姓陆名压,特来助丞相一臂之力,共辅明主。”

    一听陆压道人这么说,姜子牙大喜,总算是有支持他西岐的仙人过来了。他马上将陆压请到营帐里面,顺便也能让燃灯老师他们见见,好得知这陆压的实力如何。

    若是陆压实力只是比他高一点,却比不上普贤真人等师兄,那还是别出战了,免得再被对方抓去,堕了西岐的士气。

    若是陆压实力强横,那就最好了,或许能够帮忙对付孔宣呢。

    燃灯道人他们见到陆压道人,都愣了一下,这个道士是谁,怎么他们都没见过呢?按说在西昆仑,距离他们玉虚宫也不算多远,至少应该见过面才对。

    尤其是这位的实力,燃灯道人觉得好像不下于他啊!

    “有陆压道友帮助,这次我们定然能旗开得胜。只是我还要照顾文殊,明日劳烦陆压道友先出战可好?”燃灯忽然说道。

    陆压看了眼文殊广法天尊:“巫族的咒魂术而已,我可为他解开。”

    要说对巫族最为熟悉的,自然就是他们妖族了。陆压是后羿当初没有杀掉的最后一只金乌,原本可是妖族太子,地位尊崇。

    只是妖族因为跟巫族打斗,最终失去了天庭的统治权,被人族捡了便宜。陆压也一直在谋划,什么时候可以重新带领妖族,夺回天宫!

    尤其是他对截教非常不满,要不是截教收了那么多妖仙弟子,那些妖族都应该是妖教的,应该围绕在他这个妖族太子身边,共同努力恢复妖族荣光才对。

    还有当初截教许多弟子在人间行走,没少猎杀他们妖族族人。如今有机会给截教找点麻烦,他当然是乐不得了。

    他这次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招揽孔宣。孔宣可是妖族顶尖高手,若是能够辅佐他,他可以给孔宣类似当初妖师鲲鹏的地位,大事小事都能跟其商量,共同复兴妖族。

    不过既然对方有巫族的弟子,那他当然是先将巫族弟子弄死再说了。但凡见到巫族弟子,不管在干什么,第一时间将巫族弄死,这就是他们这些上古妖族应该做的。

    孔宣竟然看着身边有巫族弟子,却没下手,真是叫他失望!

    陆压道人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枚丹丸:“放入他口中,我再施法,可保其魂魄不损。不过恢复还需要一点时间,明日是无法参与战斗了。”

    ……

    阿花兴致勃勃的继续再扎草人,文殊广法天尊中了她的咒术,都已经昏迷不醒,那么其他阐教金仙肯定也是如此。

    只是对方有了什么法术跟她的巫术对抗,文殊广法天尊暂时没死而已,不过也挺不了多久。

    若是她再弄几次,阐教十二金仙就都要死了,邱叔叔肯定会非常高兴。看来她得到的这份传承,也很厉害啊。

    忽然阿花脸色一变,噗的吐了一口血。咔嚓一声,她身上的替身傀儡,竟然直接碎裂了,而写有文殊广法天尊名字的稻草人也忽然燃烧,化为灰烬。

    邱明出现在阿花身边:“怎么回事?”

    “邱叔叔,阿花的替身傀儡碎了,有人破了阿花的巫术,他们怎么可能破的掉呢?”阿花一脸的不敢相信。那可是她最强的诅咒之术啊,没能咒死对方,竟然她也遭受了反噬。

    要不是她反应快,用替身傀儡承受了这份反噬,恐怕现在她就不是只吐一口血了。

    正在这时,有人进来汇报,说远远望去,见到有两个人到了西岐那边,其中一个骑着白鹤的已经离开了。

    骑白鹤?邱明想了一下,多半是南极仙翁,也就是原始天尊的大弟子。但另外一个人是谁,该不会是陆压道人吧?

    如果是他,破掉了阿花的巫术也属正常,但是这样一来,对面可就有两位大罗金仙了,孔宣一个人顶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