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压道人看着孔宣:“我是谁你想必是知道的,走吧,这件事你不应该搀和其中。”

    孔宣斜眼瞥了陆压道人一眼:“你是谁我为什么要知道?我要做什么事,为什么要听你的?”

    其实孔宣一眼就看出来陆压的本体了,因为陆压根本没有对孔宣刻意隐藏。同为妖族,同为鸟类,他们能在彼此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可那又如何,孔宣从来就不是妖教弟子,当初巫妖之战,他也没有参加。别说是现在陆压这个金乌太子了,就算是当年的东皇太一或者是帝俊来了,孔宣也不在乎。

    他在商汤这边当官,是因为当年一个承诺。完成承诺,他就会离开。不过就算是离开了,他也没打算去帮陆压。

    其实在孔宣心目中,当初的妖族实力是比巫族更强的,偏偏妖族那些顶尖高手,却都跟祖巫们同归于尽了,真是给妖族丢脸。

    当然他也明白,当初帝俊、东皇太一他们是认为有女娲娘娘和羲皇的帮助,妖族怎么都不会败,却想不到两位妖族圣人,被人族圣人拦住了。

    可就算如此,也证明了妖族当时的统治者没什么脑子。尤其是金乌,居然十兄弟出去,结果只回去一个,还是别人留手的缘故。

    这样的人,也好意思过来命令他,谁给你的勇气?

    陆压道人脸上闪过意思怒色,他可是妖族太子,是妖皇的唯一继承人。这孔宣虽然辈分比他高,可同样是妖族,怎么敢如此跟他说话?

    “孔宣,我再说一次,跟我走,这件事你不要搀和。”陆压说到这儿,又传音给孔宣,“他们道门三位教主共立封神榜,这是我们妖族的机会,让他们自相残杀。你可以出手,但不应该是现在。”

    孔宣嗤笑一声:“你说的这些,都跟我没关系。我现在是保护商汤,你若帮西岐,就是敌人。给你一句忠告,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走吧。”

    看在陆压道人是妖族的份上,孔宣不想动手。至于说陆压道人那金乌太子的身份,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阐教副教主他都敢打,一个妖族的前太子,他有什么可畏惧的?更何况陆压这个妖族前太子,这么多年也没敢露面,如今哪儿有什么资格代表妖族。

    陆压道人没想到他话已经说得如此明白了,这孔宣还是冥顽不灵。难道孔宣就不知道,如果不跟他走,很有可能遇上一个大劫难吗?

    “孔宣,你不跟我走,小心失去自由。跟我走,我奉你为妖师。”

    失去自由?孔宣忽然想到邱明跟他说过的话,莫非是西方二圣会对他下手?圣人真的会无缘无故对他出手吗?难道女娲娘娘和羲皇就不管吗?

    这陆压,该不会是女娲娘娘或者羲皇派来的吧?如果是这样,那他就要小心了。

    “你走吧,我有在这里的理由,若再阻拦,别怪我不讲情面!”

    “今天你必须跟我走!”陆压道人也怒了,他如今的修为直追当初的父亲帝俊,虽然没有河图洛书,但却有斩仙飞刀,难道还降服不了这只孔雀?

    邱明在不远处看着,陆压道人跟孔宣打起来了,他对孔宣倒是不担心,单挑的话,别看陆压道人手里有号称封神第一大杀器的斩仙飞刀,可也绝对不是孔宣的对手。

    只见两人你来我往交手十多个回合,陆压道人后退几步,掌心托着一个红葫芦,他正要念口诀呢,就看到孔宣手中发出一道红光,马上收起葫芦,转身遁走。

    西岐那边燃灯道人等看到陆压遇上孔宣,也只能逃走,都叹了口气。这孔宣如此厉害,只凭一门天赋神通,就让他们所有人都无可奈何,这可如何是好?

    “惭愧,贫道也挡不住那五色神光。”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孔宣的神通,叫做五色神光。确实他们见到了五种颜色的光芒,这种天赋神通,简直无敌一般。

    “陆压道友,不如你我一同出手,将那孔宣擒下?孔宣交由你带走,如何?”

    燃灯道人虽然不知道陆压是谁,可却知道陆压好像跟孔宣认识,并且就是为了孔宣而来。只要陆压将孔宣带走,商汤那边就没什么高手了,虽然还有一些截教弟子,可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也好,那就你我一同出手吧。”

    孔宣见到陆压去而复返,勃然大怒:“我饶了你们性命,你们居然还敢来。你们两个一起上,看我刷不刷的走你们!”

    邱明却忽然冲过来:“孔将军,这陆压道人,我来对付好了,你将燃灯道人擒下。”

    燃灯道人脸色一变,他自知单挑不是孔宣的对手。不过他想了想,好像陆压道人的实力不下于他,那么若想收拾那邱玄光,应该也不会太难。

    虽然他打不过孔宣,可抵挡一会儿还是能做到的。只要陆压将邱玄光斩杀,他们就能围攻孔宣。

    并且邱玄光很明显是截教非常出色的弟子,这样的弟子,正该上封神榜,去为天庭效力。

    陆压道人看了一眼邱明,也是非常不喜。他什么实力啊,这人才什么实力,居然还敢拦着他?

    不过这人骑着的鹿不错,居然是神兽。若是点化后加入妖族,将来必然能成为他的一大助力。

    看着邱明冲过来,陆压道人不闪不避,直接对着邱明伸手一推,一股火焰直接将邱明淹没。

    陆压道人见到邱明不闪不避,直接钻入火焰之中,顿时露出得意的笑容。他这可是金乌真火,天下至刚至阳的火焰,任这人身体强横,也要被化为灰烬。

    可是忽然陆压道人脸色大变,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金乌真火竟然被对方吸收了呢?不可能,这可是金乌真火,除非是圣人,否则绝对无法如此快速的就炼化吸收了,这人就不怕被火焰反噬么?

    嗝~~

    邱明张着嘴巴,将所有的金乌真火都吞入腹中,他竟然直接将火给吃了,还打了个饱嗝。嗯,九色鹿也打了个饱嗝,同时还有些埋怨邱明跟它抢吃的!

    “这火焰不错,还有没有?”

    陆压道人眼角狂跳,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你怎么会金乌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