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玉虚宫,南极仙翁回来了,站在元始天尊面前:“弟子去晚了,四位师弟已经上了封神榜,请师尊责罚。”

    元始天尊叹了口气:“唉,警告过他们,找到代替应劫之人,怎么就是不听?三教共立封神榜,每个人都有可能榜上有名。”

    “孔宣的事情不必担心,自然会有人对付。我传你一法,你去传给其他师弟,遇上危险,让他们能有机会逃走。”

    南极仙翁离开后,元始天尊掐指一算,天机混乱,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有什么人,在暗中算计我阐教?

    ……

    姜子牙他们聚在一起,商量该如何抵挡商汤的大军,最主要的,就是如何抵挡孔宣这个主将。

    如果搞不定孔宣,别说反攻商汤了,恐怕岐山都要被攻破,那时候整个西岐,将会彻底被灭,他们口中的明主姬发,也会死掉。

    “师叔,不如我们晚上去偷营?那孔宣他们今日得胜,必然饮酒作乐,我们只要将北伯侯的大军灭掉,他们就只能退走。”

    哪吒想到了一个办法,没有士兵,那些截教仙人又能怎么办,他们是不会对普通人下手的。这样不但能夺回一座城,还能重挫商汤的锐气。

    姜子牙看向李靖、苏护,这里面有带兵经验的,也就这两位了。至于西岐其他的将军,都不值一提。

    “偷营当然可以,崇侯虎曾不顾免战牌偷营,我们自然也可这么做。而且天黑,我们可以趁机围攻孔宣,说不定能将其重伤。”李靖想了想说道。

    苏护也表示同意,诸侯之间不适合这种办法,但主要是没撕破脸。如今西岐与商汤明显回不到过去了,那还顾虑那么多干什么?只有西岐赢了,他才能有好结果。

    自古成王败寇,只要他们赢了,这些手段自然会被认为是足智多谋。

    燃灯道人他们也在商量,晚上如何布阵,能够困住那孔宣。至于其他人,他们并不在乎。邱玄光虽然也挺厉害,但只需一位金仙加上杨戬就能挡住,或者干脆让李家三兄弟,一样不会输。

    而他们给陆压道人安排的任务,是抵挡住截教的其他弟子。陆压道人吹的挺厉害,结果对上孔宣输了不说,对上邱玄光居然也输了,看来难当大任。

    夜晚戌时三刻,天已经全黑了,商汤这边的大营静悄悄的,只有几队值夜的士兵在巡逻,火盆忽明忽暗,一些营帐里面,还能听见士兵的鼾声。

    李靖他们带着一万士兵,每个人嘴里咬着木棍,悄悄的摸到了商汤的营门外。

    李靖打了个手势,燃灯他们都冲了过去,迅速围住了孔宣的营帐。文殊广法天尊伸手一指,那营帐直接化为灰烬,露出里面的一个稻草扎的假人。

    不好,中计了!

    “哈哈哈,果然你们这些阐教之人就懂得偷袭,孔某已经等候多时了,今天看你们还有谁能逃得掉!”

    太乙真人他们马上结阵,却发现周围的营帐一个个忽然都飞了起来,每个营帐的位置,都站着一个人,将他们团团围住,这里竟然也已经布置好了阵法!

    “怎么,以为只有你们阐教弟子才懂得阵法?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截教阵法的威力!”邱明朗声说道。

    在封神时期,截教弟子的阵法许多都大放异彩,当然最终全部被破掉了。比如十绝阵,被燃灯道人带队破掉。比如九曲黄河阵,圣人出手破掉。至于诛仙阵与万仙阵,更是四位圣人联手才破掉的。

    其中万仙阵还是因为截教这边出现了叛徒,通天教主最后的杀招六魂幡被长耳定光仙拿着跑了,直接投降了阐教。

    而即使这样,截教其实也还不至于散掉。最终是鸿钧老祖出场,给他们三个各自吃了一枚丹丸,让他们停止争斗,并将通天教主禁足了。

    若非如此,截教那些弟子怎么会有许多都被佛门捉去了?

    邱明所布置的这个阵法,叫做八门金锁阵。他与杨木匠他们四个,石矶娘娘她们三个一起联手布下的,其中孔宣并没有参与。

    邱明想了很久,若想将阐教十二金仙一网打尽,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阵法。否则捉对厮杀,难保对方不会逃走。

    在今天傍晚,他就找到孔宣,说了布阵的事情。孔宣掐指一算,知道阐教那些人打算晚上来劫营,同意了邱明的办法,自己也做了一番布置。

    当然孔宣是很生气的,那些手下败将,居然还敢来偷营,真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啊。那就让他们知道,偷营的下场就是全军覆没!

    杨戬第一个冲向孔宣,但是孔宣只是一招就将杨戬击退,此时的杨戬还没有那么强大,力气上就差了许多。

    哮天犬飞扑过去,孔宣正要刷走呢,却被斜刺里跑出来的一道彩光卷走了。孔宣看了一眼,没有多理会。

    韩毒龙出手去救杨戬,结果自己却被孔宣的五色神光刷中。燃灯道人对陆压道人喊道:“我来挡住他,你去破阵救人!”

    陆压点点头,转身冲入八门金锁阵。他是妖族太子,也得到了父亲帝俊的倾囊传授,对阵法一道,确实很有研究。

    进入阵法,迎面就见到菡芝仙。菡芝仙一抖风口袋,一股风吹了出来。陆压道人微微一笑,一动不动。区区飓风,岂能伤了他金乌?

    陆压道人正想将菡芝仙擒拿呢,却看到面前场景猛然换了,一个珠子奔着他的眼睛而来。他赶紧低头闪过,面容有些惊怒,这竟然是一件专门伤人眼睛的法宝。

    彩云仙子看到戳目珠竟然没能奏效,也不气馁,翻手又取出一面镜子,对着陆压道人一晃。

    陆压道人惊呼一声,马上遁出阵法。刚才幸好他闪的快,否则被那镜子晃中,就算不死也要受伤。

    姜子牙骑着四不像,正犹豫自己去帮谁呢。明明是来偷营的,怎么就被对方知道了呢?他看了看,还是先带人将商汤的士兵灭掉吧,这才是重点。

    可他刚指挥大家冲上去,就心生警兆。慌忙想要取出中央戊己杏黄旗抵挡,却已经来不及。

    只见一把剑刺穿了姜子牙的后心,姜子牙嘴里喷出一口血,整个人跌落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