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元始天尊手里的一个茶杯直接被捏成了粉末。九位亲传弟子啊,居然都上了封神榜!

    他明明告诫所有弟子,封神未定,要小心行事,怎么还是死了?他门下亲传弟子虽然不擅长阵法,可也不是寻常阵法能够困住呢,更不要说杀掉了。

    那截教的弟子,居然如此出色。还有那个孔宣,一个妖族,也敢插手他阐教的事!

    他虽然是混元圣人,可亲传弟子也没有几个,除了十二金仙,就只有南极仙翁、云中子、姜子牙等少数几个,至于记名弟子,数量也远不如截教那边。

    可如今呢,亲传弟子剩余不足一半,都因为那截教的弟子,这他如何还能忍?

    “白鹤童子,赐你三光神水与八宝琉璃瓶,去将岐山护住,再将邱玄光擒来见我!”

    白鹤童子是一直跟在元始天尊身边服侍的三代弟子,也是南极仙翁的弟子。在三代弟子中,也是大师兄。

    “谨遵掌教师祖法旨。”白鹤童子内心十分高兴,他听说三代弟子中杨戬、哪吒、金吒、木吒、雷震子等都去下界历劫了。

    若是度过,能够获得极大的好处,他身为三代弟子的大师兄,却一直不能离开玉虚宫,如今终于是有机会了。

    如今几位师叔都已经陨落,上了那封神榜,将来说不定他就能代表玉虚宫在外行走,也能闯出一番名头。

    等白鹤童子离开后,元始天尊还是觉得不对劲,虽然说截教也有不少仙人陨落,可没有通天教主的亲传弟子啊,怎么到了他这儿,死的就这么快呢?

    再说看守封神榜之人,也是姜子牙找的,怎么不知道将我阐教弟子的灵魂推开吗?

    得去找大师兄,问问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这封神之事,可不只是他阐教的事儿,关乎到三教所有门人弟子呢。

    ……

    邱明回到崂山,马上进入密室闭关疗伤。这次受到阵法反噬,让他受伤很重,不过阐教那边死了五位金仙,这点伤还是非常值得。

    只可惜让那三位逃掉了,没能彻底搞定十二金仙,甚至还让石矶娘娘她们三位惨死了。

    但那些法宝,可是都落入到了他的口袋,杨七斤他们虽然修行的是巫族之法,但也不是不能使用法宝,回头让他们也挑自己喜欢的拿着。

    邱明自己最喜欢的,自然就是那捆人的法宝了。而且捆住了人,他可以杀,也可以不杀,更主动一些。

    像是番天印、落魂钟、阴阳镜什么的,虽然威力更强,但杀气太重。

    杨七斤他们也都闭关去了,最近连续战斗,他们收获也不小。如今再有邱明提供的妖丹,他们都觉得实力能提升一些。

    邱明也吞服一枚丹药,打坐疗伤,小倩和九色鹿在为他们护法。

    轰隆~~

    小倩脸色一变,有人在攻打护山阵法,是谁这么猖狂?

    小倩拎着刚柔阴阳剑,飞到外面,正看到一个白衣少年一剑将护山阵法彻底破开。

    “你是何人,为何攻打我崂山?”小倩斥道。这人她没见过,那么跟邱大哥也不应该有仇才对,攻打崂山干什么?

    “这崂山可有一个叫邱玄光的截教弟子?”白鹤童子瞥了一眼小倩,怎么居然是个鬼仙,莫非也是截教弟子?

    截教还真是什么人都收,飞禽走兽,草木石怪,现在居然还有鬼,这还是人族的教派吗?还是我阐教最正统,所有弟子都是人族,只有一个例外的,也被教主大老爷赶下山了。

    小倩一听这人的话,居然真的是来找邱大哥的,那是因何结怨?

    “你是谁?”

    “吾乃阐教大老爷身边白鹤童子,奉大老爷的命令,将邱玄光带去玉虚宫。你一个小小的鬼仙,修行到如今境界不易,还是赶紧让开,将邱玄光叫出来跟我走吧。”

    白鹤童子仰着下巴,他已经点明了身份,也说明了是大老爷要见那邱玄光,那邱玄光还不赶紧出来跟自己走?难道还敢违抗大老爷的命令不成?

    “邱大哥正在闭关,你有什么事,等邱大哥出关再说。”小倩依然拦着白鹤童子,邱大哥是截教弟子,凭什么你阐教的教主派个人来叫就要去?

    再说了,你这是请人的样子吗?请人有打破别人护山大阵的?看你的架势,如果邱大哥不答应,你就打算动手不成?

    “一个小小女鬼,也敢这么跟我说话,看来要给你一些教训!”白鹤童子说着就对小倩一指,他背后的仙剑忽然飞出来,直刺小倩的胸口,这一下,似乎是想将小倩直接灭杀!

    对于白鹤童子的偷袭,小倩早有准备。她手中刚柔阴阳剑一扫,将白鹤童子的飞剑磕开。既然动手了,那她也不会客气。

    咦?

    白鹤童子有些讶异,他的飞剑竟然没能杀了这个女鬼,看来这女鬼也有两下子啊,不过还敢冲我冲过来,这是找死!

    白鹤童子身为三代首席大弟子,一直跟在元始天尊身边,听圣人的言传身教,一身实力也已经达到了金仙之境。

    他看小倩实力虽然不弱,可毕竟只是鬼仙,没有肉~身,而且道法肯定也不行,怎么可能是他对手。他连元始天尊赐下的八宝琉璃瓶都没取出来,就想凭借剑法,将这女鬼斩杀!

    交手十来个回合,小倩发现自己武艺上不是对手。不是说她招式变化不行,而是别人可凭借肉~身就施展许多招式,她却只能动用灵力,再这么打下去,恐怕她一会儿就要脱力了。

    小倩手中的剑忽然变成软剑,将白鹤童子的招式一引,自己趁机后退。她从腰后取出一面镜子,直接对准了白鹤童子。

    白鹤童子大惊,这不是师叔的阴阳镜么,被这镜子照一下,哪怕是他,也只能是昏死过去。虽然这并不是彻底的死亡,可对方只要上前给他一剑,他就必死无疑了。

    白鹤童子脚下忽然闪过一道金光,整个人消失不见了。这还是他临行前,师父传给他的纵地金光之法呢。若非此法,今日他恐怕就陨落于此了。

    哼,我只是暂时走开,一会儿就杀回去,这回我先用法宝,看你法宝厉害,还是我的厉害。

    回头再将这崂山推平了,将那邱玄光找出来,直接带回去,听后掌教大老爷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