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您怎么了?”邱明赶紧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困顿,许是追击燃灯道人有些乏了,我去休息一会儿。”赵公明不以为意的说道。

    “老师,您清醒一下。您这种修为,多少年没有这种乏困的感觉了?或许是西岐那边某人的秘术,正在加害老师。”邱明提醒道。

    赵公明这才强打精神,运转了一遍功法,乏困还未解决,他也才感觉到不对劲。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秘术,他竟根本破不掉。

    “邱师兄,这是怎么回事,是何人用左道之术坑害师父?”姚少司急道。

    “多半是那陆压道人,此人是妖族前太子,懂得许多诅咒之术。可惜我的弟子不在,否则倒是可以让他尝试一下,就算不能破掉此术,也能抵挡一番。”

    “为今之计,我去那岐山走一趟,将施法之物带回来毁掉,就能解除此术。你们两个留下,寸步不离的照顾老师,不管任何人,哪怕是闻仲或者是截教其他长辈到来,也不准离开。这个傀儡你们拿着,上面有我的气息,若是我出现,这傀儡没有奔我而来,那你们也不要犹豫,肯定是假的!”

    其实现在直接将赵公明带回碧游宫是最好的,有上清祖师在,钉头七箭书肯定能破掉。可那样一来,赵公明再回来参战,阐教的教主也就有了插手封神之事的理由。

    虽然邱明也在天书秘术中修行过钉头七箭书,可施法与破法是完全两回事。他也只能采取最直接的办法,将对方施法之物抢回来。

    而且抢回来之后,他还可以看看那东西还能否继续使用。若是可以,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陆压道人,钉头七箭书的秘术,我他也会!

    他要防止有人趁着赵公明昏昏沉沉的时候过来偷袭,如果是杨戬幻化成闻仲或者是谁的样子,赵公明可就危险了。这种事,不得不防。

    姚少司他们不知道邱明为何如此紧张,但出于对邱明的信任,还有对师父的关心,他们都记住了,除非是邱明或者上清祖师来,否则谁来都不准进入营帐,没人敢冒充上清祖师。

    邱明离开的时候,还在营帐外面布置了一个阵法,如果有人闯阵,里面之人也能来得及反应。若他真的无法将钉头七箭书抢回来,那么就要马上带赵公明去见上清祖师,邱明不会让赵公明再次冤死在这种咒术之下的。

    “邱师弟,你今晚要去西岐营盘?”

    “嗯,赵老师中了陆压道人的咒术,我要去走一趟,将施法之物取回。记得吩咐下去,谁都不能靠近赵老师,吕岳老师等也是一样。”

    “西岐的杨戬擅长幻化之术,连气息都能模仿的一模一样,为防有人暗害赵老师,包括你也不要去见赵老师,还请见谅。”

    闻仲虽然对邱明的做法有些不喜,但也知道邱明是为了赵公明。赵公明是此时他们中实力最强的,若是赵公明死在这儿,那商汤这边谁能挡得住燃灯道人和云中子?

    不过那杨戬,还能在他们面前翻起什么风浪吗?邱明是否太过小心了些!

    “那祝你马到成功,可需要这边派几个人协助你?你弟子怎么没来?”

    “七斤他们还在闭关修炼,等他们出关的时候,实力肯定能更上一层楼。至于协助之人就不必了,我自有办法将钉头七箭书取回。”

    陆压道人正在与燃灯道人论道,忽然心血来潮,卜算了一卦。

    “燃灯道兄,钉头七箭书的事情已经被截教之人知晓,他们定然会派人去抢夺。若是钉头七箭书被夺走,赵公明实力恢复,我们必将再次处于被动之下。”

    “须得告诉姜子牙,好生看守,莫要让别人盗走了书。也叫姜子牙小心,去盗书之人,实力必定非常强横,免得被人趁机杀死。”

    燃灯道人神色一凛,马上招来随侍身边的哪吒和杨戬:“你们两个,马上去护持你们师叔姜尚,告诉他防备有人来盗书……”

    哪吒脚踩风火轮先走了,杨戬随后才架着遁光离去。

    姜子牙在自己的营帐只中,手舞仙剑,步罡踏斗,嘴里念念有词,正在施法。他也知道,施展此法,必然会沾染极大的因果,毕竟要咒死截教的教主亲传弟子赵公明。

    可陆压道人将方法告诉他了,也给了他施法的媒介,却并没有要施法的意思,他若不施法,又能找何人?

    再说他战场上打斗确实不咋地,比之哪吒他们这样的三代弟子还差了一些呢,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南极仙翁大师兄不是说了,他有许多劫难,要应对多路攻伐,或许这也是他命中注定有的一难吧。

    每日施法,不用多久,那赵公明就会死掉,到时候看截教还有谁敢来!

    忽然面前挂起一阵风,他再抬头的时候,发现香案上放着的钉头七箭书已经消失了,还包括了那个写着赵公明名字的稻草人。

    “谁?敢来我西岐军营盗宝!”姜子牙厉声喝道。

    邱明现出身形,不过却不是自己的样子,而是赵公明的样子。姜子牙大惊失色,怎么回事,他已经施法了,这赵公明不应该昏昏沉沉、嗜睡不醒吗,为何能亲自过来盗宝?

    趁着姜子牙愣神的功夫,邱明一刀斩下。姜子牙这才反应过来,横剑抵挡,但手中的剑直接被磕飞,邱明又一刀,直接刺穿了姜子牙的胸口。

    他正要将姜子牙的脑袋割下呢,却忽然心生警兆,马上往旁边一闪,一根枪刺在了他刚才站立的地方,若不是他闪躲的快,恐怕也要受伤。

    “大胆狂徒,竟然敢伤姜尚师叔!赵公明?你怎么没事!”哪吒正赶回来报信呢,却看到有人将姜尚师叔刺倒,他拦住之后,却看到了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面孔。

    可是看到赵公明手中的兵器,他发现不对劲了。赵公明使的是鞭,这人手中却是刀,他忽然觉得这刀好像有些眼熟。

    “邱玄光,是你!”

    邱明哈哈一笑:“哪吒,你觉得就凭你挡得住我吗?今日姜子牙必须死,逆天而行之人,背后施展诅咒之术,这是他该承受的因果!”

    如果是邱明见过的最厉害的哪吒,肯定是能抵挡,可现在这个小哪吒嘛,还拦不住邱明,更护不住姜子牙,他还可以让小倩出来帮忙呢。

    这时营帐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邱玄光,如果在加上我们呢?”

    邱明看过去,知道大事不妙了,怎么燃灯道人、云中子和陆压道人一起来了,难道他们知道自己要来,这竟然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