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仲服下丹药后已经好多了,此时坐在床榻上,正在听汇报。见到邱明和赵公明他们进来,马上起身。

    “赵老师,可想到了将三光神水收走的办法?”若是没有三光神水阻拦,他完全可以凭借更多的兵力强行攻破岐山,然后直推到西伯侯府。不对,现在那里叫西周武王府。

    可惜羽翼仙能够扇走一海之水,却扇不动这三光神水。

    “一般的法宝装不了这三光神水,你遣一弟子去碧游宫,找掌教大老爷或者多宝师兄借一件法宝过来。”

    闻仲看了看,这边还有谁合适呢?前几天这边还有许多截教门人呢,如今就剩下这几个了。

    “还是我骑着墨麒麟去吧,脚程快。这几天就劳烦老师代为镇守这里,那阐教仙人都在岐山北侧修炼,还需小心。”

    其实闻仲是想让邱明或者邱明弟子跑一趟的,但他看了邱明半天,发现邱明完全没有搭腔的意思,只好决定自己去。

    顺便他也想去看看,是否还有其他截教门人愿意下山帮忙,将那阐教的仙人,送上封神榜去!

    邱明让杨七斤他们镇守军营,等阐教的高手被引出来了,他们才能出手,这次一定要将度厄真人擒住。

    至于擒住陆压道人,邱明觉得太难了,那毕竟是一个能在混元金斗中逃遁的高手,除非邱明他们有谁能跟孔宣一样有那种强横的法术。

    邱明不由得想到了孔宣,不知道孔宣现在怎么样了,是逃掉了,还是在女娲或者羲皇的庇护下安全了,又或者,已经被接引道人捉住了。

    他曾对孔宣承诺,若是孔宣有难,他能帮忙,那么绝对要去帮。等搞定了度厄真人之后,他可以想办法打听一下孔宣的近况。

    第二天,邱明还在疗伤的时候,邓九公又带着邓婵玉叫阵了。都不用李靖点将,金吒就主动冲出去。

    手下败将,还敢来叫阵。不要以为你是个女人,我就不好下手。要不是丞相要求活捉,你以为你能抵挡我几招?

    邓婵玉跟金吒交战,两人在马上打了十几个回合,邓婵玉眼看着不敌,拨马就走,金吒追上去,却看到一道五色流光打来。

    他拼命闪躲,但还是被砸中肩膀,跌落马下。正要翻身起来将邓婵玉杀了呢,却感觉被人抓住了双手,而邓婵玉也冲过来,长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见到金吒被擒,木吒马上冲出来,刚才他都没看清,怎么大哥被砸落马下,就被擒住了呢?为什么不起来继续打?

    邓婵玉同样打了一会儿,就丢出五色石。木吒早有准备,及时从马上跃起,却看到下面从地里伸出一双手,准备抓他的双脚脚腕。

    这下面有人?原来是暗算,真是卑鄙!

    木吒迅速在空中挺身,变成头下脚上,手中的棍子直接砸向那双手。却看到那双手猛地缩入地下,地面被木吒生生砸出一个坑。

    他正想继续打邓婵玉呢,却听见三弟哪吒喊了一声小心。他慌忙将棍子挡在身后,后面一股大力传来,他往前踉跄了几步,尽全力躲闪邓婵玉的刀,但还是被削落了发簪,变得披头散发。

    而他这也才来得及回头,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正拎着一根铁棍冲过来。

    “土行孙,怎么是你!”木吒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同门师兄土行孙,惧留孙师伯的弟子。

    大家同为阐教门下,这土行孙不帮我,怎么还来打我们?真是岂有此理!

    在木吒愣神的功夫,土行孙已经冲到了身边,两人都是使用的铁棍,打的难解难分。可是邓婵玉等不了,又是将五色石丢出来,正好砸中木吒的后心。

    木吒往前踉跄几步,招式也乱了,被土行孙趁机打伤了肩膀,掉落了兵器,最终跟金吒一样,让邓婵玉将刀架在了脖子上。

    哪吒一看两位兄长竟然连续被擒,也是睚眦欲裂。土行孙他虽然没见过,但也听过这个人,居然是个阐教的叛徒!

    土行孙既然露面,索性也不躲藏了,冲着邓婵玉挥挥手:“邓小姐你后退,我将这哪吒擒下,然后带着他去见邓将军。”

    “土行孙,你竟然背叛阐教,今日就将你擒下,交由姜尚师叔处置!”

    土行孙撇撇嘴:“少说废话,申公豹师叔说得对,你们做错了,我要帮你们改正。来啊,也让我看看你的本事是不是跟你嘴皮子一样厉害。”

    土行孙个头矮小,哪吒踩着风火轮,占据优势,用火尖枪从上而下刺,打的土行孙不停的跳脚。

    欺人太甚,以为这样就能赢?他不是不能飞,可是飞起来之后,闪转腾挪明显要慢许多,肯定不如哪吒的风火轮灵活。

    但哪吒有法宝,他就没有了吗?

    土行孙忽然遁地,哪吒正在找呢,就看到下面飞起来一条绳索,他大叫一声不好,想要踩着风火轮离开,却被那绳索追上,直接将他缠了几圈,跌落下来。

    土行孙一把抓起哪吒,扭头看向邓婵玉:“邓小姐,哪吒也被我擒来了,我们去见邓将军吧?”

    对面李靖见到三个儿子都被擒了,马上将玲珑宝塔直接祭起,罩向邓婵玉,打算抓了邓婵玉换人。邓婵玉被宝塔的光一照,就觉得浑身提不起力气,顿时吓坏了。

    土行孙咬牙冲到邓婵玉身边,拉着邓婵玉直接遁地,玲珑宝塔无功而返,等土行孙再次冒头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军营里,另外一只手里还提着被捆仙绳捆着的哪吒,不过土行孙的嘴角,也留下一道血迹。

    为了救邓婵玉,他也使用了秘术,如今很不好受。

    邓九公哈哈大笑:“李靖,你可还有将能出战?若是没有,趁早投降了吧。你本是我商汤总兵,为何投敌?若你冥顽不灵,那就斩杀你三个儿子祭旗!”

    邓九公这句话可谓十分诛心,顿时西岐那边许多将领看李靖的眼神就不对了。李靖现在是骑虎难下,他本就是商汤叛过来的,因为老师的劝说,还因为他三个儿子在这边。

    他虽然知道西岐是叛军,也知道封神榜的事儿,但内心总是放不下孩子们,当阐教金仙被杀的时候,他暗地里还很高兴呢,这样就不需要他的儿子代替应劫了吧?

    可没想到今天三个儿子竟然都被捉了,那邓九公还说了这么一番话,如同将他架在火上烤。

    他就算再投降商汤,又能有善终吗?可是在西岐这边,明显也不被信任了。对了,去找老师求助,让老师出手将他三个儿子救出来,老师会同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