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吒和木吒被救走了,我就说你应该直接将他们杀了。”羽翼仙看着邱明,十分的不满。

    明明抓住了,也已经做饵成功,杀了度厄真人之后,邱明就应该将金吒、木吒顺手杀掉,反正还有一个哪吒可以继续做饵呢。

    赵公明开口道:“不必担心那两个,我的禁制手法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那两个小家伙,已经废了!”

    “玄光,你伤势未愈又加重了,还是去好好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吧。我送你去碧游宫,有掌教师尊在,你能更快的痊愈。”

    邱明点点头,没有拒绝。他伤势确实越来越重了,再耽误下去,容易伤及根基。

    而且已经让度厄真人也上榜了,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大半。这时候,也该跟上清祖师见一面了。

    “七斤,你们留下听邓将军他们的话,切记不要冲动,保护好自己,很快我就回来。”

    ……

    燃灯道人脸色十分难看,这次为了救李靖的三个儿子,他们全体出动,本以为能够成功。但结果是度厄真人陨落,云中子师徒重伤,救回来的金吒、木吒,竟然被人废去了修为!

    文殊广法天尊与普贤真人尴尬而又恼怒,他看金吒、木吒被人用法术禁锢了,想要解开,可是他们刚将灵力送入金吒、木吒体内,就引动了那两人体内的禁制,瞬间将他们丹田炸开。

    这样的伤势别说是修仙了,连普通人都比不上了。

    费劲千辛万苦,陨落了度厄真人,结果救回来的却是两个废人!

    “我留在此地,文殊,你去跟人教掌教汇报,将度厄真人惨死的事情说清楚。普贤,你护送云中子师徒、金吒、木吒回洞府,不,回玉虚宫疗伤。”

    “慈航,你跟杨戬、韦护等驻守西岐军营。姜尚,你跟我去一趟封神台。”

    所有人都躬身称是,他们各自行动、燃灯道人带着姜子牙来到了封神台,尤其是将柏鉴叫到了身边。

    ……

    玉虚宫,元始天尊看着门下弟子的惨状,面色阴沉。如今就连云中子都被打成重伤,那截教弟子真的就比他的弟子更厉害吗?

    一个赵公明,竟然就把他们弄成这样,真是不争气!

    不过明明开始的时候气运在他们这一边,为何现在竟然倾斜到截教那边去了?莫非是通天干预了这件事?

    可当初他们三人共立封神榜的时候,通天也是一口就答应了的,以他对通天的了解,不应该会插手门下弟子之事,除非……通天知道了什么!

    本来他们是想让截教衰落,否则截教一家独大,这还有他们阐教、人教什么事儿?可现在看起来,好像是他们阐教吃亏最大。

    毕竟相比于门人众多的截教,阐教的门人太少了。他遣燃灯亲自带队,又命云中子下山辅佐,怎么还变成了这样?

    这里面最大的变数,就是那个邱玄光。这个弟子明显被人蒙蔽了天机,那么必然是通天派出去的。

    平时看通天最老实,没想到居然有这么深沉的心机!

    “云中子,这枚九转归元丹你服下,可保你无忧。这枚千机丹给你弟子服下,可让他伤势迅速好转。金吒、木吒的丹田,吾会想法修复,让他们重新踏上仙道。”

    “南极仙翁,你去碧游宫走一趟,问问通天,为何不守承诺!”

    ……

    赵公明的黑虎和九色鹿脚程都比较快,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紫芝崖,碧游宫门外。

    出来迎接的,竟然是一个笑眯眯的道士,见到那个道士,赵公明马上从黑虎身上下来,躬身行礼:“公明见过大师兄。”

    邱明这才知道,原来这位长着一副笑脸的道士,竟然就是上清祖师的大弟子多宝道人,传闻也是惊才绝艳之辈。

    “弟子邱玄光见过多宝老师。”邱明不知道他到底是谁的弟子,不知道刘若拙是谁的化身,所以后来见到二代男仙,一律称作老师,见到二代女仙一律称作姑姑,这样总不会错。

    “你们回来了,快进去,教主在等你们呢。”多宝道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邱明,莫非是他?师尊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跟随多宝道人进入碧游宫之后,赵公明与邱明一起跪在蒲团上:“拜见教主。”

    截教这边没有阐教那边那么多规矩,还要说什么祝教主圣寿无疆之类的话,教主本来就是圣人,是可以永生不朽的。

    “公明,你身上沾染了不少业力,这是怎么回事?”

    赵公明回答道:“师尊,弟子偶然得到一件法宝,名叫落宝金钱。使用此宝,可将其他法宝直接击落,并跟着一起收回来。弟子使用了几次,也感觉到其中的不妥。”

    “但弟子需要以此来震慑阐教弟子,让他们不能仗着法宝威力肆意妄为,我截教许多弟子死的冤啊。”

    “你留在碧游宫,闭关一段时间,将这些业力清除掉,免得惨遭横祸。吾曾命令你们,不要下山参与凡间的战争,为何不听?”通天教主脸色十分严肃。

    “弟子想要了结一段曾经的因果,顺便保护我截教门人,因此下山。违背师尊意图,请师尊责罚。”

    “一切都是定数,这是你自己的因果,合该你自己承受。你门下两位弟子的事情,吾已知晓,他们上榜,也是他们的命数,未必是坏事,无须担心。”

    “是。”赵公明躬身行礼,退到一边。

    他还想说什么呢,就听到通天教主再次开口:“你们都退下吧,玄光留下,吾有话要说。”

    赵公明曾经对邱明有过的那么一丝疑虑,现在也消失了。邱玄光就算能骗过他,但绝对骗不过掌教师尊,却是截教门人无疑。

    只是他左右看了看,并没有见到什么生面孔,那么刘若拙是哪个?又或者说,刘若拙是某个师兄弟的化名?

    等所有弟子都退去之后,邱明感觉到一股力量托着他站起来,来到了上清祖师身边。

    “哈哈哈哈,他们肯定也想不到会有今天,看你们还如何阻拦我改变这一切。吾心甚慰,吾心甚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