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仙绳一出,苏妲己再也没能逃脱。邱明一抬头,将被捆住的苏妲己用袖里乾坤之法收了起来。

    既然有掌教师尊吩咐,邱明也就没有杀死她。或许掌教师尊也在算计着什么,就先留着这妖怪一命。

    苏妲己拿下了,邱明却并没有直接离开朝歌,他还要再做一些事情,保证即使商汤前线战败了,也让西岐没有借口继续攻伐。

    西岐反叛的借口就是纣王昏庸无道,如果纣王不再昏庸,那么西岐就将失去借口,失去民心,看那姬发还当什么明主!

    费仲、尤浑两个一起来到宫中,两人眼神都有些发直,但是却没有侍卫阻拦。这两人是可以直接到后宫再进行汇报的,纣王早已经吩咐过。

    此时的纣王正在鹿台上逍遥,他躺在一个女子的腿上,那个女子正捏着一颗龙眼放进他嘴里。

    “陛下,费大夫和尤大夫来了,在下面候着呢。”

    “还不请他们上来,来人,再准备两个座椅。”纣王一听费仲尤浑来了,双眼放光,是不是酒池肉林已经建造好了?

    “你是何人,谁让你进来的!”纣王忽然看到费仲、尤浑两人身边还有一个道士打扮的人,居然敢不请自入,真是大胆大妄为!

    “我是闻仲的同门,特来帮你躲过一劫。”邱明淡淡的说道。

    他发现纣王的情况很不对劲,眼底布满血丝,身上还有淡淡的黑气缠绕,这不是一个正常帝王应该有的状态。

    难怪他进入朝歌城的时候,就觉得朝歌城的气运好像弱了许多,原来商汤的帝王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帝王可以汇聚气运,增强国运。反过来国运昌盛,也会对帝王的气运反哺。可如果帝王出现问题,那么国运也会衰败。

    西岐那边还在努力抗争,看来也已经知道了纣王的变化,发现了商汤的气运在不断衰减。而这带来的变化还不止如此,民心失衡,诸侯异心,商汤是真的要进入风雨飘摇的时刻了。

    “你是太师的同门?是太师让你来的?既然见到朕,为何不跪?!”纣王衣衫开着怀,露出一巴掌护心毛,这哪儿像一个帝王,反倒是像个山大王。

    “你何德何能,让我跪拜?我是来救你,你不知感恩,甚至都不问是什么情况,商汤在你的手里,难怪风雨飘摇!”

    “放肆!敢跟朕这么说话,这是想死么!”纣王一拍桌子,桌上的盘子都被震得弹了起来。

    就算是闻仲跟他说话也是客客气气,商量居多,这人凭什么跟他这种态度?闻仲的同门又如何,朕是天下之主!

    “你可知如今天下形势?闻仲在西岐那边征讨,北伯侯辅佐。东伯侯、南伯侯他们如今在干什么?黄飞虎出征东伯侯,这么长时间了,可有捷报传来?”

    邱明从费仲那里,了解到许多事情,他想不到闭关这些天,天下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变化。

    闻仲离开后,费仲被苏妲己控制,担心黄飞虎的五色神牛,于是找了个理由,将黄飞虎派出去了。

    那时候东伯侯还只是观望,并没有反,黄飞虎去带着巡视的名义去的,否则姜桓楚可能直接就被逼反了!

    黄飞虎可是武成王,是封的王爵,他出巡的时候,跟闻太师出征应该差不多待遇,正常情况下,纣王都要亲自相送的。

    可是这一次纣王不但没来,还在粮饷上进行了克扣,费仲的回答,是多线作战,国库亏空,先可着西岐前线来。

    可实际上呢,许多钱粮被浪费在了修筑鹿台上,还有许多被费仲、尤浑搜刮走了。不只是他们,很多官员如今也都变了心,开始中~饱私~囊!

    纣王跟本不理朝政,甚至商容“病死”他也只是派人去慰问了一下,可商容是托孤老臣啊。比干死了,纣王甚至也只是派人去送了点钱财,那不但是亚相,还是他的叔父。

    纣王现在完全是什么都不管了,天天就知道享受。两个儿子劝说,反被他囚禁。也怪闻仲没有传授殷洪殷郊太多的道术,只是比普通人强一点,他们只以为是惹怒了父王,寻思等闻太师回来就好了。

    如果他们能够有哪吒那样的本事,就能看出来纣王此时根本不对劲。

    “你是帝王,要管理天下百姓。可帝王这个位子不是那么好坐的,如果只是知道享受,就会失去民心,造成民反。”

    “西岐是怎么回事,你没吸取教训吗?如今前线战况吃紧,死了那么多士兵,你不安排抚恤,反而继续花天酒地,这是一个帝王应该做的吗?”

    纣王站起来,双眼赤红:“朕是天下之主,也是你能指责的?朕要做什么,没人能够阻止!来人,将这个狂徒拖下去腰斩,不,用费大夫说的那个炮烙之刑!”

    炮烙!

    邱明眯着眼睛,纣王居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这样的帝王,如何能够统帅江山?如果是保这样的人,他也没兴趣。

    不过他要保的是商汤,而不是纣王。纣王是现在的商汤帝王,可谁又说这帝王不可以换呢?

    纣王有儿子,虽然年轻,可有良臣辅佐,一样能够守住江山。看来要找个人实行这个计划,他反正是不会下手的。

    就连女娲娘娘都不愿轻易对人间帝王下手呢,因为那干系太大,这份因果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如果做这件事的是阐教之人,那就最好了。哪怕是西岐之人,效果也能不错,看来要好好谋划一番。

    即使邱明帮助纣王驱除体内的邪气,纣王也不适合再做帝王了。这一切的起因,还不就是因为他在女娲娘娘庙的题诗?

    否则就算是三教共立封神榜,也不会用这种更改人间朝廷的方式,是纣王给他们送上来了一个借口。不过纣王题诗到底是纣王自己的意愿,还是被人控制了,这就不得而知了。

    邱明摇摇头,转身离开,而在他离开后,费仲、尤浑忽然冲着刚冲进来的侍卫冲过去,夺下宝剑,相互用力刺穿胸口,双双而亡。

    这个场景将侍卫都惊呆了,纣王也呆在了原地。不过转瞬纣王就吩咐侍卫全城缉拿邱明,然后派人厚葬两位大夫。自己呢,继续吃喝玩乐,还要辛苦考虑新的建造酒池肉林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