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忽然想起来了,那个身影难怪有些眼熟,不是曾经想要拜他为师的崇应豹么,也就是崇黑虎的儿子!

    崇应豹竟然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崇应豹或许已经成了申公豹的门人,又或者被申公豹控制了,崇侯虎有危险!

    虽然崇侯虎不算是什么好官,可他却是北伯侯,起码现在对商汤是忠心耿耿的。如果北伯侯出事,那么商汤的大军可就乱了,西岐那边绝对会抓住机会。

    若是商汤大败一场,那么士气必然低落,加上纣王做的那些昏庸之事传到前线,还有多少人愿意为商汤卖命?

    “九色鹿,我们走,去前线!”

    “申公豹去前线了吗?为什么你很担心的样子,你不是说申公豹还未必打得过七斤吗?”

    申公豹确实会不少异术,比如脑袋可以扭转一百八十度,甚至脑袋掉下来,人还能活着。不过杀伐之术,好像懂得不多。

    杨七斤得到十二祖巫传承,如今实力虽然不到大巫巅峰,但身上有兵器衣甲,战斗经验也在这段时间没少提升,正面搏杀,应该能够战胜申公豹,毕竟申公豹也没有什么厉害的法宝。

    好像申公豹就一条鞭,可以放出雷霆,还有一枚开天珠,可用来打人,至于其他的,邱明想不起来了。

    可此人口才极佳,邱明怀疑此人会一种蛊~惑人心的秘术,能让许多修士在不知不觉中就中招,或者说有此类的法宝。

    否则申公豹一个阐教弟子,如何劝得动那么多截教门人出山对付阐教,那些截教弟子就没有怀疑过?

    如果申公豹也去前线了,那商汤就更加的危险。申公豹吃了亏,必然不肯善罢甘休,若是再说动截教某位弟子出来送死,邱明做的这些布置岂不是又都毁了。

    一边走,邱明一边跟九色鹿解释了一下利害关系,九色鹿跑得速度更快了。邱明脸色有些黑,看来九色鹿平时都在偷懒啊!

    ……

    崇侯虎听说自己的侄子回来了,决定好好训斥一下。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曹州侯的位置是不是不想要了?

    “崇应豹,你干什么去了?算了,你也不必说,马上滚回曹州去,时间再长,那个位置也轮不到你了!”

    “大伯,侄儿不想走,侄儿要在前线杀敌立功。”崇应豹拒绝道。

    “杀什么敌?你知道现在那些将领都有什么本事?你学过的那点弓马,能干什么?赶紧走,否则曹州侯就让别人继承了!”

    崇侯虎还头痛呢,本以为很快就能拿下西岐,哪知道都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没能成功。他在这破地方天天喝西北风,一张嘴经常能吃满嘴的沙子,好几次都仓皇逃命,早知如此,他在闻仲来之后就该离开的。

    “那崇应彪为什么就行?就因为他是你的儿子,所以功劳都想给他是吗?”崇应豹忽然说道。

    “放肆!你是怎么跟大伯说话呢?滚出去!否则……你……”

    崇侯虎捂着自己的脖子,他怎么也想不到,崇应豹竟然敢对他下手。还那么的果决,没有一丝犹豫。

    我是他大伯啊,我是北伯侯,他怎么敢!

    崇应豹脸上闪过一丝狠厉之色,这都是你逼我的。若是你肯让我留在杀敌立功,我何必如此?我父亲之死,跟你就没有关系吗?若不是你的吩咐,我父亲何至于冲杀的那么猛?

    崇应豹转身出去,又将崇应彪给杀了,然后直接找到邓九公,宣布他现在是北伯侯的唯一继承人,让邓九公准备,他要带领北伯侯的大军,直接强攻西岐军营!

    北伯侯父子暴毙,据说是死于修士之手,莫非是西岐那边有人过来暗杀?邓九公无法决断,偏偏此时闻仲又返回朝歌了,他只能找邓婵玉商量。

    邱明来到商汤军营,发现闻仲不在不说,军营里还有一股悲伤的气氛流转,这是怎么了?

    “你说什么,崇侯虎父子都被西岐那边的人刺杀了?你亲眼看到的?”邱明看着杨七斤。

    “没有,是都这么传。那父子的尸体已经被崇应豹火化,也有信鸽传回朝歌,等闻太师回来,应该就能带来纣王的册封命令。”

    “去将崇应豹带来见我!”邱明脸含怒色,防住了崇黑虎对崇侯虎父子下手,却没想到崇黑虎的儿子居然做了这种事!

    不一会儿,崇应豹就进来了,他看着邱明,脸上有着许多得色。我当初想要拜你为师,你不收我,如今我找到了自己的师父,学会了本事,按照辈分,我们还是同辈!

    如此短的时间,崇应豹就提升到了这种修为,申公豹是会什么秘术,还是给了崇应豹什么仙丹?

    虽然此时的崇应豹还只有炼虚境的修为,但他离开才没多久啊。看起来到不像是修行了什么魔道之法,申公豹教徒弟还挺厉害啊。

    “你师父是申公豹?”

    “你管家师也要叫一声师叔吧?”崇应豹不满的说道。

    “哼,他又不是我截教门人,也已经被阐教除名了。没想到你竟然拜了申公豹为师,那么你师父在哪儿?”邱明追问道。

    “师父在哪儿我怎么知道。我来这儿,是要上阵杀敌的。”

    “上阵杀敌?就凭你?七斤,告诉他是什么样的实力,才能说出这种话。”

    杨七斤走到崇应豹面前,看到崇应豹抽出一把剑,他闪电般抓住崇应豹的手臂,反扭着让崇应豹自己抓着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当啷~~

    崇应豹手中的宝剑落在地上,他梗着脖子喊道:“你们都是仙人,仙人是不允许随意杀戮凡人的,这商汤与西岐的战斗,还得靠我,我是北伯侯!”

    “告诉我你师父在哪儿!”

    “我,我真不知道。”崇应豹终于是害怕了,邱明刚才那一瞬间放出的气势,让他觉得自己呼吸都一滞。

    “不过师父说过,商汤需要一个国师。”

    邱明嗖的一下冲出营帐,他这才想起来,好像原本申公豹确实成为了商汤的国师。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申公豹绝对不能跟商汤的国运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