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门外阐教的慈航道人在叫战。”

    龟灵圣母闭关的房门忽然打开:“哼,看来他们是拒不投降了?那就别怪我今天下杀手!”

    慈航道人见到龟灵圣母,就马上出手,手中一柄仙剑直接斩下。龟灵圣母不闪不避,任凭仙剑斩在她肩上,她纹丝不动。

    “先让你一招,速速投降,可留你一命。”

    慈航道人却又祭起了清净琉璃瓶,想要将龟灵圣母收进去。龟灵圣母大怒,嘴里忽然发出一声吼叫,慈航道人的清净琉璃瓶瞬间跌落,要不是他赶快伸手接住了,恐怕就碎了。

    慈航道人转身就跑,龟灵圣母在后面追上去。

    杨七斤跳出来喊道:“龟灵师祖,不要去追!”

    可惜这时候龟灵圣母怎么会听杨七斤的话,还是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杨七斤叹了口气,想起师父的交代,没有跟上去。

    这时候对面忽然普贤真人又冲了过来,杨七斤马上冲上去抵挡。

    可不只是普贤真人,文殊广法天尊,甚至云中子、燃灯道人也都冲了上来,还有哪吒、杨戬、雷震子等弟子,后面跟着李靖,带领着西岐大军冲杀上来。

    邓九公马上命人敲鼓,既然对方冲上来了,没理由他就要后退。商汤这边士兵数量不少,将士更多,一定能赢!

    双方士兵冲杀在一起,杀的血流成河。

    ……

    龟灵圣母追上了慈航道人,甩手打出日月珠,要将慈航道人砸死。但是斜刺里忽然飞出一颗金黄的珠子,直接撞在日月珠上。

    龟灵圣母看着面前之人,居然用一颗不知道是什么的珠子,挡住了她的日月珠,对方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不过或许只是擅长隐匿气息,其实实力并不多强。再说了,她的防御力天下无双,就算对方有什么厉害的法宝,她也不怕!

    “你是何人,赶紧闪开!”龟灵圣母看到慈航道人躲在这个人身后,就知道他们是一伙的。

    “你既然修成人身,当安分守己,如何做此业障?你还是赶紧投降吧,吾乃西方教主,大展沙门,今日前来,是为遇有缘人。你若加入西方教,可同享极乐世界。若不听吾的劝告,后悔莫及。”接引道人双手合十,一副劝架的样子。

    可最后那句不听劝告就后悔莫及,着实惹怒了龟灵圣母。西方教她倒是听过,知道那边两位教主都很厉害,不过西方教凭什么管她的事儿?

    “你是西方教的,在你西方好好修行就是,管得到我们仙道弟子头上吗?我是截教弟子,没兴趣加入你什么西方教!”

    说完,龟灵圣母就再次丢出日月珠,这次接引道人没有使用舍利子抵挡,而是伸出一只手指,上面开出一朵青莲,青莲直接将日月珠挡住。

    龟灵圣母一看这西方教主好像只懂得抵挡,于是控制着日月珠想要绕过接引道人,去打慈航道人。

    杀了慈航道人她就走,大不了回碧游宫,还不信这西方教主敢追去碧游宫!

    接引道人叹了口气:“冥顽不灵,不是我不慈悲,而是气数使然。”

    接引道人祭出一串念珠,念珠先砸飞了龟灵圣母的日月珠,接着直接砸中了龟灵圣母。龟灵圣母轰的一下趴在地上,被迫显出原型,一只硕大的玄龟。

    龟灵圣母本以为自己的龟壳防御无双,可此时却要被压得扁了,头足全部出来,根本缩不回去。

    慈航道人马上冲过来,打算挥剑将龟灵圣母斩杀,送上封神榜。但是接引道人一抬手,慈航道人的剑就斩不下去了。

    “不可杀她,若动此念头,劫难不消,报应不已。童儿,过来将她收着,带去西方,我去找其他有缘之客。”

    白莲童子闷闷不乐的过来,抖开一个包袱。唉,看来教主是不打算带他在身边了,多好的机会,就因为没捉住那邱玄光。

    可他没注意的是,包袱打开,从里面飞出来一只蚊虫。此时龟灵圣母被佛珠压得身上往外渗血,那蚊虫嗅到血腥气,瞬间化为数千只蚊虫,全部叮在龟灵圣母的手足上。

    “昂~~~”

    龟灵圣母大声嘶吼,她从来没想到,这么一只小妖,居然能够叮的透她的皮肤。而且这虫子正在吸食她的精血,速度飞快,她被念珠压得根本无法调动灵力,莫非今日就要陨落于此?

    白莲童子大惊,这可是教主要他带去西方的,怎么能被这么一只小虫子给吸食了?他挥动手掌想要将蚊虫赶走,但是蚊虫从这条腿飞起,落在另外一条腿上,好像无穷无尽一般。

    那蚊虫口中还含有一种液体,竟然在腐化龟灵圣母的灵魂,龟灵圣母大惊,莫非她这次连上封神榜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在此时,一个白衣女子忽然出现在旁边,嘴里大声喊道:“圣母忍住,我将这些蚊虫撵走。”

    一股冒着幽光的火焰将龟灵圣母笼罩其中,但是压着龟灵圣母的念珠忽然射~出万道金光。那光芒不但将蚊虫撵走,也将白衣女子击伤。

    蚊虫重新化为一个,急急忙忙的飞去了西方。它可是知道,西方那边还有不少好东西呢,趁着两位教主不在,那边也没有什么高手,它肯定能卷走不少好东西。

    到时候天下之大,它躲起来就好了。实在不行,还可以去天外天嘛。

    白莲童子看着奄奄一息的龟灵圣母,尤其是那蚊虫的毒还在腐蚀着龟灵圣母的灵魂,他有些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快将念珠拿起来,让她自己驱毒,否则她死了,你难逃干系!她已经受了如此重的伤势,你手中还有宝贝,怕什么!”白衣女子虽然虚弱,但还是大声呵斥道。

    白莲童子这才将佛珠收起来,这时候天空中忽然伸出一只手,直接将龟灵圣母抓着,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白莲童子大怒:“好哇,你竟然骗我!哪里走,看招!”

    那女子忽然伸手在旁边一划,空间撕裂,她直接钻了进去。白莲童子感受到里面阵阵阴风,没敢入内。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这次教主交代的事情又没办好,这可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