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灵圣母奄奄一息,多宝道人等全都怒了。

    “师尊,阐教竟然邀请了西方教相助,全然不顾三教情谊。玉虚宫一直看不上我们,认为师尊不分披毛带角,湿生卵化之辈都收,说玉虚宫道法才是无上至尊,弟子不服!”

    “弟子不服!”无当圣母、金灵圣母、赵公明一起跪下齐声说道。

    通天教主看着他们:“你们想如何做?可知此时封神榜上名单未满,你们也都是犯教之仙,莫非不怕吗?”

    多宝道人开口道:“弟子知道师尊肯定有安排,弟子们也能猜测出来一些。请师尊允许,让弟子们替截教出战,将更多的阐教、人教弟子送上封神榜,帮助师尊,一切为了截教。”

    虽然多宝道人不知道通天教主的计划是什么,但通天教主连日闭关,密室中一直都燃着香案,肯定是在施展什么秘术。

    他们要帮助师尊争取时间,哪怕是死,也在所不惜!

    “你们几个也都是这么想的?”通天教主看了看其他弟子。

    “是。”

    “那好,后面宝库有四柄宝剑,金灵圣母,你去取来。”

    金灵圣母取来诛仙四剑,通天教主又将诛仙阵图赐给多宝道人:“你们四个好好看看,若能演练成功,圣人之下,无人不可杀!”

    赵公明他们四人各持一剑,都感受到剑上那澎湃的杀戮之气。这四柄宝剑,果然厉害。难怪师尊不赐予他们,原来是杀气太重,有损道行。

    “去吧,记得如果那几位教主要出手的时候,你们只需防守,我自会亲自过去会过他们!”

    赵公明忽然开口:“师尊,不如我去将三霄妹妹们也叫来,让她们暗中相助,定然能够斩杀燃灯道人、云中子之流!”

    通天教主没有说话,挥挥手,将四位弟子都派了出去。

    等弟子都离开之后,通天教主叹了口气,对着龟灵圣母一指,只见龟灵圣母的残魂出现,化为一道流光,飞入一道裂缝中。

    门下有些弟子忠心耿耿,但也有一些弟子,或许会生出二心。他知道一些弟子是被形势所迫,不得已转投他教,他并不怪罪,那其实也是他们的机缘。

    如今他重演地火水风,耗费了如此大的代价,甚至承担了如此大的因果,不容失败。否则不但前功尽弃,恐怕还会连累这些弟子。

    还好他早就派了玄光出去,这个弟子,或许会成为成败的关键。现在他一边要继续蒙蔽天机,一边要准备六魂幡,如果事情有变,他要全力一搏!

    ……

    邱明距离朝歌城很近了,正看到闻仲骑着墨麒麟赶往岐山的方向。

    “闻师兄。”

    “玄光?你怎么来了。”闻仲见到邱明很是惊讶,“前日可是你来过朝歌?”

    “我从碧游宫闭关出来,就过来朝歌,捉拿了为祸苍生的千年狐狸精。又去前方,却得知你已经回来了。”

    “朝歌这边怎么样,两位皇子可被放出来?我上次说的事情,你可考虑清楚了?准备拥立哪一位替代如今帝王?”

    闻仲摇摇头:“我使用秘术,让自己的气运跟商汤连在一起,同时也是跟陛下连在一起。若是陛下被我废掉,我必遭受天道反噬。”

    这就是在人间当官,将自己跟人间气运绑定的后果。明知道纣王昏庸,却不能废掉,否则自己就是死。

    当然闻仲这些年靠着这些气运,修为也是一路增长不少。也难怪闻仲会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商汤,其实也是在帮自己。

    “你可在朝歌见到了申公豹?”邱明追问道。

    既然闻仲不能替换掉纣王,那么先抓住申公豹好了,这个也非常重要。虽然说现在截教与阐教已经不可能停战了,可也要防着申公豹策反其他截教弟子。

    “申公豹已经成了商汤的国师,在我没回来的时候,陛下就已经任命了。我见到申公豹,本想跟他理论一番,奈何道法不如他,只得狼狈逃离。”

    说道这里,闻仲有些郝然。邱明跟他说过申公豹不可信,此人明面上帮助商汤,实际上就是为了让截教弟子出山应劫,好上那封神榜。

    他也是截教门人,见到申公豹,当然不会有好脸色。可没想到申公豹修为竟然比他强很多,要不是他跑得快,恐怕就陨落了。

    “那申公豹可还在朝歌?我去将他擒下!”邱明急忙问道。

    “或许在宫中,有劳了。”

    闻仲跟邱明一起回到朝歌,直奔皇宫,却没有见到申公豹,也没见到纣王。

    随手抓过一个侍卫询问,才知道闻仲离开之后,纣王又去了鹿台那边寻欢作乐,还有国师作陪。

    闻仲脸上的怒色掩饰不住,他已经明明白白的跟纣王说了,让他要勤政爱民,否则他手中先帝赐下的金鞭就要打昏君了。

    纣王明明答应的好好的,却还是如此,看来真的是不堪扶持。

    这里面,肯定有申公豹蛊惑的原因,他打不过申公豹,但这次有玄光帮忙,那申公豹还往哪儿跑!

    邱明他们转向鹿台,远远的就听见上面传来阵阵乐曲,甚至还有女人欢笑的声音。不过邱明却盯着空中的一个黑点,那黑点正围绕着鹿台旋转。

    闻仲仔细看去,发现那飞在空中的,竟然是一个人头!这是谁,杀了人还要用人头取乐?!

    邱明一抬手,一只机关鸟嗖的一下冲上天,直奔那个人头而去。九色鹿也快速的奔向鹿台,邱明可是找申公豹很久了。

    ……

    纣王跟旁边许多女子都发出惊呼声,国师果然好本事,头被斩下,居然还能不死,若是他能学会这种法术,岂不是不怕别人刺杀了?

    或者还能跟国师学习长生之术,他可是天下之主,只能活几十年怎么够,他要永永远远的当帝王,享受这一切!

    闻太师也是异人,明明有一身异术,却不愿传给他,只传给了他的两个儿子。哼,这是想要以后控制朕的儿子,进而控制了整个国家吗?

    现在朕有了国师帮助,国师说会请来许多高人,帮着朕灭掉西岐叛军,让天下太平!

    天上那个是什么?糟糕,国师的头被那大鸟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