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对付申公豹的脑袋,并不是因为申公豹的脑袋速度飞快他抓不住,而是想要借申公豹的脑袋,杀了纣王。

    闻仲杀了纣王,会受到天道惩罚而死,但如果别人杀了纣王,闻仲不会死,最多就是受到一些反噬罢了。

    相比于申公豹可能造成的祸害,邱明觉得让闻仲吃点亏,换纣王的死是值得的。他随后可以补偿闻仲一些东西,比如一件法宝,或者说是一些丹药。

    这样闻仲的伤势也能尽快恢复,实力不但不会降低,还会有所增长。

    所以在纣王忽然恢复行动力的时候,邱明才会让九色鹿去拦住闻仲。他正在想怎么才能让申公豹出手杀纣王呢,没想到机会就来了。

    申公豹的脑袋想要去救纣王,邱明当然不会让其如意。至于闻仲那边,根本过不去九色鹿的阻拦。就算是闻仲动手,也不是九色鹿的对手,甚至都打不破九色鹿的防御。这不,还被拦着呢。

    嘭!

    一些灰尘溅起,纣王的脑袋上冒出汩汩的鲜血,整个人的眼睛开始涣散。他嘴巴张了张,吐出几个断断续续的字:“朕……是天下……之主!”

    闻仲噗的喷出一大口血,这是受到了秘术的反噬。邱明脚下金光一闪,出现在闻仲身边,一枚丹药塞进闻仲口中。

    “闻师兄,纣王被申公豹给杀了,你稍等一会儿,我先去抓住申公豹,再给你解释。”

    邱明回到鹿台上的时候,正看到申公豹的脑袋在用牙齿解捆着他身体的绳子呢。看到邱明出现,转头就要跑。

    可惜他再一次感觉到了那股定住他的力量,他的脑袋连回头都做不到,等感觉能动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脑袋已经被邱明抓在了手里。

    邱明将申公豹的脑袋按向其身体,申公豹的秘术瞬间解除,脑袋跟脖子重新接上了,竟然看不到一丝伤口。

    九色鹿颠儿颠儿的跑到申公豹旁边,好奇的盯着申公豹的脖子:“诶,你再把脑袋揪下来呗,我看看圆不圆。”

    申公豹怒视九色鹿,可九色鹿却毫不躲闪,笑呵呵的看着申公豹,这脑袋要是圆一点,就跟个球差不多了。

    “行了,九色鹿。他的飞头之术,需要用刀子将脑袋割下来,他的脑袋可不会自己飞起来。更何况被捆仙绳捆着,他也要能使出灵力才行。”

    邱明取出一枚灵果,直接塞进九色鹿的嘴里。有了好吃的果子,九色鹿果然就不盯着申公豹了,到一旁咔哧咔哧几口将果子吃干净了。

    它记得邱明跟他说过,这个世界有许多好吃的东西,搞定申公豹,事情就完成了大半,剩下的只能等着上清祖师处理。然后就可以带着它去踏遍千山万水,找那些好吃的水果去了。

    “邱玄光,要杀就赶紧杀,我申公豹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只不过你要杀了我,就要承担很大的因果,这份因果你承受不住!”

    邱明瞥了申公豹一眼,你这还不叫贪生怕死?

    “是吗,到底要承担什么因果,你跟我说说啊?”邱明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申公豹这句话,更证明了邱明心中的猜测,这申公豹果然不是单纯的因为看姜子牙不顺眼,而是有着其他目的。

    申公豹话到嘴边,却不敢说出口。当初他看姜子牙成为了代天封神之人,确实非常妒忌。他也是阐教弟子,实力虽然比不上十二金仙,但总比姜子牙强太多了。

    可这个美差,却落到了姜子牙这个啥也不行的弟子手中,根本与他无关。他能想到做成这件事,会获得多大的好处。

    他就想跟姜子牙对抗一下,让教主看到他的本事,好重视他这个弟子。当然如果能够成功,他获得的好处也绝对不少。

    但当他被大师兄南极仙翁差点杀死的时候,虽然姜子牙给他求情了,但他却更加怨恨。那时候,他也失去了取而代之的心思。

    他想的是阐教不要他,他可以加入截教。反正以他的实力,加入截教也不会受到多大排挤,说不定能成为通天教主的亲传弟子呢!

    但结果却是他请出去的石矶娘娘等都死了,他想偃旗息鼓的时候,南极仙翁又找到了他,命他请出更多的截教弟子参战,还暗示他,事成之后,会给他不小的好处。

    申公豹答应了,他想的却是左右逢源。不管最终是截教获胜,还是阐教获胜,他都不吃亏啊。

    如果截教赢了,他一直是旗帜鲜明支持截教的,到时候加入截教,还能亏了他吗?如果是阐教赢了,他是听南极仙翁的,还不是能获得不小的好处?

    于是申公豹才放开手脚,开始邀请更多的截教门人出战。那些人不愿意出山的时候,他就极尽挑拨之能。

    截教弟子修为进境很快,但因为过分的注重杀伐手段,反而忽略了心性,被他挑拨了几句,加上秘术影响,就都出山了。

    他正想去将三仙岛的三霄娘娘也请出山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消息,三霄娘娘正在找人打听他,他顿时觉得事情不对。

    于是他改变了计划,让自己成为了商汤国师,这样他再去请截教弟子的时候,就可以借助闻仲的名号,更加的容易。

    可惜闻仲却要将他拿下,他只好出手将闻仲击败。一个还不是金仙的小家伙,也敢跟他动手?

    正当他志得意满,在给纣王表演飞头之术的时候,却突遭横祸,如今成了别人手中的囚徒。

    “邱玄光,我一直在帮你截教,你不要听信他人谗言。我心向着截教,正要加入呢,你可不要误会了好人。”

    邱明摇摇头,他又不太确定了,不知道申公豹是否为了活命而故意那么说。不过交给祖师之后,一切就都能真相大白了。

    “申公豹,你敢杀了纣王,去死吧!”

    闻仲忽然冲上来,手中的鞭直接砸下,邱明想要阻拦的时候,却已经晚了。申公豹的脑袋直接被砸烂,灵魂奔着封神台而去。

    邱明看着闻仲半天,却只叹了口气,闻仲怎么就不能听他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