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仲马上手书一封,命黄飞虎火速前往边关,对抗西岐。这时候除了他,也就黄飞虎能够压得住场了。

    当然黄飞虎此时麾下也有一些能人异士辅佐,比如一个叫卞吉的,是总兵卞金龙之子,擅长杀伐,也曾得到异人传授秘术,有一杆幽魂白骨幡,据说任何人靠近都会灵魂恍惚而昏迷。

    还有魔家四将,是佳梦关的守将,四兄弟同样有上古传承,各有不小的本事,现在也正追随黄飞虎在东伯侯与南伯侯处巡游呢,主要就是威慑地方,防止他们继续作乱。

    闻仲也马上就决定了未来商汤帝王的人选,那就是纣王的长子殷郊。

    长幼有序,如果立殷洪,那要麻烦许多。殷郊与殷洪兄弟还算和睦,感情很好,殷洪也从来没想过争夺帝位,这倒是能省下他不少功夫。

    他可以让殷洪当官,慢慢的接替比干留下的亚相位置。兄弟齐心,商汤无忧矣。

    回头可以让殷郊施仁政,任贤明,快速任命一些主官,保持商汤稳定。只要再能得到其他三镇诸侯的支持,那民心很快就能回来,西岐必败!

    至于他自己,还要拖着受伤的身躯,赶紧完成这些事。要不是有邱明给他的丹药,压制了伤势,恐怕现在他早就倒下了。

    只是邱明也不知道,在斩杀申公豹的时候,闻仲的伤势也加重了。为今之计,要让商汤快速恢复正常,他的秘术反噬才会消失,他才能真正好转。

    ……

    “多宝,你怎么不明事理?封神之事早已经定下,我们辅佐西岐明主,灭掉商汤暴君,还天下一个太平,这才是顺应天意,偏你截教要逆天而行!”燃灯道人斥责道。

    多宝道人冷眼看着燃灯道人:“少在那边花言巧语,封神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一清二楚。商量的是辅佐明主,可谁说明主就是西岐那个姬发小儿?”

    “到底是你们在制造杀戮,还是我截教在制造杀戮?你阐教暗算我截教门人,行狡诈之事,今日就要来讨个说法。”

    “你也不用废话,若是你有胆量,带人来破我们的阵法。你能破掉,从此我们再不阻拦。若破不掉,还是趁早离去,让西岐那些叛军早日投降为好。”

    燃灯道人没想到截教居然要撕破脸了,摆明了是要跟他们算账。他怎么可能退走,这次事情完成,蕴含着他成道之机。

    可他也看到了,多宝道人身后还站着无当圣母、金灵圣母和赵公明这三位截教大罗金仙。尤其是那赵公明,他最为忌惮。

    上次他的乾坤尺就是被赵公明收走了,还有云中子的法宝,也同样如此。若是他们有法宝在手,闯阵还有一些胜算,大不了凭借法宝之力脱身。

    可现在他根本不敢用法宝啊,法宝祭起,就有可能被落宝金钱击落,那不是增加截教的实力么。

    不过现在也不好直接请掌教出手,他们必须派人试探,最好有人死掉,才能有合适的理由。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站着不少的阐教与人教弟子,还有一位陆压道人。原本接引道人来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又忽然走了,否则倒是可以请他帮忙。

    接引道人当然知道这个诛仙剑阵的厉害,他一个人虽然不怕,可想要破掉也非常难。如果他闯阵,但却狼狈出来,那他还怎么请其他修士加入西方教?别人或许根本看不起他这个教主。

    他在等着自己的师弟到来,准提道人来了,他们两人联手,破阵就有了几分把握。当然,如果阐教和人教的教主也能出手,破阵就会轻而易举。

    这样一来,阐教和人教也会欠他们西方教一个不小的人情,他们到时候带走一些弟子,这两位教主才不好阻拦。

    否则就算他拼命将阵法破去了,只能让通天教主来找他麻烦,那人教、阐教的教主可未必会来帮他。

    燃灯道人伸手一指:“文殊、普贤、慈航、姜尚,你们四个进去,看看这阵法的威力如何。”

    本来他想派杨戬、韦护、哪吒和雷震子这四位三代弟子呢,但想了想这四位虽然武艺不俗,可毕竟境界差了许多,或许试探不出这阵法的威力,所以才点了这四位。

    他还特意叮嘱了一下,进入阵中,留心自己的法宝,不要被对方夺了去。不过姜尚的打神鞭就没关系了,那是教主赐下的封神之宝,若是被夺走就最好了,教主就有理由出手。

    文殊他们四个相互看了看,都只能咬牙闯阵,其实他们内心十分苦涩。别说是阵法了,就算是没有阵法,那四位实力都在他们之上,他们要是借助法宝之力,或许能够不吃亏,可还不能使用法宝,这还有个赢吗?

    这里面实力最强的是燃灯道人和陆压道人,要闯阵,也应该是他们两个带队吧,为什么又是我们?

    阐教原本十二金仙,如今只剩下他们三个了。掌教师尊说他们是犯戒之人,会有一些劫难,但这劫难怎么就这么大呢?

    该不会今天他们三个,也要步其他师兄弟的后尘了吧?

    姜子牙第一个走入阵中,文殊他们三个也赶紧跟上,四个人分别闯入四门,面对截教的四位高手。

    他们只见有一柄宝剑悬在门口,宝剑上蕴含着冲天的杀气,刚一靠近,他们就感觉心惊。

    赵公明看着面前的姜子牙:“姜尚,看来你果然只是一枚棋子,燃灯老道又派你来送死了!”

    姜子牙左手抓着杏黄旗,右手拿着打神鞭,二话不说就冲过去。赵公明一抬手,他面前的戮仙剑就飞向姜子牙。

    根本不用接触,戮仙剑两下就压得姜子牙没有力气招架了,慌忙祭起中央戊己杏黄旗抵挡。

    赵公明忍住了用落宝金钱击落杏黄旗的心思,他知道这是属于元始天尊的法宝,若是他拿了,元始天尊必然要讨要。

    但不用落宝金钱,也能杀了这姜子牙!戊己杏黄旗虽然好,可也要看在谁的手里。

    刷的一下,戮仙剑斩在杏黄旗上,一股杀戮之气,钻入姜子牙体内,姜子牙顿时七窍流血,直接瘫倒在四不像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