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广法天尊他们进入阵中,也面对多宝道人等高手,他们的武艺自然是比姜子牙强出许多,可面对诛仙剑等,也完全处于下风,那剑上的杀气对他们影响太大了。

    忽然听到一声惨叫,他们都知道是姜子牙出事了,文殊广法天尊他们毫不犹豫的施展遁术离开。

    多宝道人看到文殊广法天尊他们离开,跟无当圣母等汇聚在一起,相互交流了一下眼神,计划看来成功了。

    阐教的金仙,他们根本没放在眼里。区区金仙,还不值得他们摆出阵法。他们的目标,是燃灯道人和陆压道人。

    其实刚才他们根本就没有全力运转阵法,否则就凭文殊广法天尊他们的实力,想要这么轻易脱身怎么可能!

    阵法外面,燃灯道人等在焦急的等待,忽然看到文殊广法天尊他们冲出来,而最后面的,则是四不像。

    四不像的背上,驮着一个血人,姜子牙眼看着已经死了,灵魂甚至都从体内已经往外钻。

    燃灯道人挥手把姜子牙的灵魂按回去,往姜子牙口中塞了一枚丹药,又念动咒语,给姜子牙施法。

    姜子牙的灵魂总算是稳固住了,否则若是飞入封神榜,他可就没办法救治了。只是现在姜子牙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还好有李靖挂帅。

    “里面阵法威力如何?可知道怎么破除?”燃灯道人看文殊广法天尊他们都轻松的就逃出来了,也没太在意。

    虽然说姜子牙死了,不过姜子牙的实力本就低微,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老师,那阵法之中有宝剑悬挂,剑上散发着惊人的杀戮之气,只是靠近,就觉得灵力运转变得滞涩。”

    “我交手了几招,手中的仙剑差点被毁掉,这必然是先天灵宝,而且还是专注于杀伐的先天灵宝。”文殊广法天尊答道。

    燃灯道人皱着眉头:“这样的话,需要找几件护身之宝,然后可凭借剑法等,将对方击杀破阵。这护身之宝,不能弱于戊己杏黄旗。”

    龙吉公主这时候忽然开口:“我母亲那里有一面聚仙旗,也叫素色云界旗,算是防御极强的先天灵宝。”

    素色云界旗,燃灯道人当然听说过,先天五方五旗之一,也是可以镇压气运之物,跟姜尚手中的中央戊己杏黄旗一样。

    玄都法师也开口道:“我师尊那里有一面离地焰光旗,也可挡住那杀伐剑气。”

    燃灯道人看了看,有三面先天五方旗,可以护住三人,可如果能借来真武皂雕旗或者青莲宝色旗,放可无忧。

    否则的话,就只能靠着他的灵柩灯了。虽然说灵柩灯也是护身灵宝,威力不下于先天五方五旗,但毕竟与其他旗帜无法形成呼应。

    而且他更担心赵公明的落宝金钱,若是将他的灵柩灯给夺走了,他就只能委曲求全,去找通天教主讨要了。

    到了碧游宫,必然会被百般奚落,或许他还会被惩罚禁闭,错过这次机缘。

    “文殊广法天尊,你曾见过准提道兄,不如你往西方一趟,将青莲宝色旗借来。”燃灯道人吩咐道。

    文殊广法天尊苦着脸答应了,那可是人家的先天灵宝啊,而且他还要直面一教之主。再说了,他跟对方完全没有什么交情,凭什么人家就借这么厉害的法宝给你?

    倒是燃灯去的话,借来的可能性更大,毕竟燃灯道人辈分摆在那里,还是阐教的副教主,比他有分量多了。

    文殊广法天尊奔着西方而去,才行至不久,就见到了正要回西方的接引道人。

    “晚辈见过西方教主。”

    “你这是要往哪里去?”接引道人明知故问,甚至他就是故意等在这里的。否则他真要想回西方,怎么会被文殊广法天尊恰好遇上。

    “晚辈想要去西方,求前辈借青莲宝色旗,好让我们可以破掉截教弟子的诛仙剑阵!”

    “若不是我西方教那边有一蚊虫惹祸,倒是可以去帮你们破阵。如今我着急回西方教,这青莲宝色旗,你拿去用吧。”

    文殊广法天尊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他还想感谢呢,就看到接引道人已经飞走了。

    燃灯道人看到已经凑齐了四面宝旗,顿时也来了信心:“陆压道友,你可愿帮吾破阵?”

    “正有此意。”陆压道人是想趁机杀了赵公明,为妖族报仇。本来他这次出来,是打算制服龟灵圣母,带回妖教的,可却被西方教的接引道人先下手了,龟灵圣母已不知所踪。

    “好,那龙吉公主,你持素色云界旗,与陆压道友一路;普贤,你持戊己杏黄旗,与我一路;文殊、慈航,你们持青莲宝色旗一路;杨戬,你与持离地焰光旗的玄都法师一路。”

    “我们一门两人,务必保护好自己。那截教门人不是说着诛仙剑阵非圣人不可破么,我们今天就破去让他们看看!”

    燃灯道人分配好之后,他们八人一起走入阵中,分别面对四门。

    “燃灯,你还敢来,不怕今日陨落于此,上那封神榜吗?”无当圣母大声说道。

    “今日来破你们阵法,让你们知道截教道法并不高深!”

    一言不合,多宝道人直接动手。他手持诛仙剑,一剑斩下。燃灯道人抵挡了一下,就知道这诛仙剑果然厉害,那上面的杀戮之气,连他都要受到一些影响。

    他回头看着普贤真人,普贤马上祭起戊己杏黄旗。一阵朦朦金光,将他们两个护在中间,不在受那杀戮之气的影响。

    燃灯道人微微一笑:“多宝,速速退去,可免遭劫难。”

    多宝道人怎么可能退去,他们之前放走普贤真人他们,就是为了引来更多的阐教、人教高手。如今目标已经入阵,也该让他们知道诛仙剑阵的真正威力了!

    他一抖手,展开诛仙阵图,有了诛仙阵图,才是完整的诛仙剑阵,才是天下最顶尖的杀阵!

    当诛仙阵图出现的时候,燃灯道人脸色变了。这阵法之中,杀戮之气暴涨,怎么阵法威力还能提升这么多?!

    “燃灯,今日就是你上榜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