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道人他们相互看了看,来不及了,这时候只能背水一战,等掌教师尊的到来。

    “玄光,遁入地下,如果我们谁被抓,千万不要想救我们!”多宝道人喊道。

    话音刚落,他们重新回到各自位置,运转诛仙剑阵,等候对手的到来。

    邱明将九色鹿收回神秘空间,自己遁入地下,化为一块石头,气息变得跟普通石头一模一样。

    老子骑着青牛出现在阵法外面,燃灯道人等全部躬身相迎。

    “如此凶阵,通天师弟倒是好手段。不过此阵杀气太重,还是破去的好。”老子在阵外看了一下,骑着青牛走入阵中,根本没有理会燃灯道人他们。

    进入阵中,就见到一座门,上面悬着一把宝剑,名曰诛仙剑。在门后,还能看到多宝道人的身影。

    “多宝,将阵法撤去。”老子吩咐道。

    “师伯,恕弟子不能从命。我截教弟子死伤无数,阐教门人仗势欺人。封神榜是为封神,可如今上榜仙人已经足够,剩余的留给那些贤臣将领即可,姜尚却还要帮助西岐,覆灭商汤,造成生灵涂炭。”

    “阐教此等行径,我截教必然要阻止。师伯让西岐退兵,此阵马上就撤。”

    老子脸上闪过一丝怒色,没想到多宝道人竟然敢违抗他的命令。截教门下,真是不懂礼数!

    你总说阐教错了,可为何要杀我弟子?我在外行走的就两个弟子,如今全部被截教斩杀,你就不打算给我解释一番?

    “多宝,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给你一些教训吧。”老子说着,随手对多宝道人一指。

    多宝道人马上跳起来,抓住诛仙剑,快速挥动,挡住了老子的道术。老子轻咦了一声,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能发挥出诛仙剑阵的威力。

    他没有继续对多宝道人出手,而是转头继续往里走,转个身,见到了戮仙门。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看了一眼,继续骑着青牛游走。

    不一会儿,诛仙剑阵的四门他都走了一遍,也了解到此阵是如何运转的,威力如何。

    果然,此阵杀气凝重,非圣人不可抵挡,也不怪燃灯道人他们落败了。不过最有意思的是,他在阵法的下面,感受到了另外一股气息。

    虽然那股气息隐藏的非常好,可他真想找的时候,对方还藏不住。

    只是下面之人到底是谁,在下面是准备偷袭吗?刚才一直没有出手,是知道偷袭也没用吧?

    不过要破去诛仙剑阵需费些手脚,可要将阵法下面隐藏之人抓出来,却容易多了。

    邱明在下面变成石头躲藏呢,忽然感觉到一股力量从四周传来,竟然是要将他推挤出去。不好,被发现了!

    多宝道人他们都发现脚下的变化,知道邱明被发现了,他们同时对着邱明的方向挥出一剑,想要斩断老子的法术。

    可这时候一个蒲团忽然出现在阵中,将诛仙四剑的剑气全部挡住。蒲团上荡起朦朦黄光嗖的一下又飞走了。

    邱明从地下被一股力量强行拉出来,他也不再隐藏,瞬间变回人形。四肢的肌肉鼓起,他双手掐印,让自己不被那股力量擒走。

    老子都没在身边,就想这么将他擒走,绝对不可能!

    老子见到邱明竟然抵抗住了他的道法,也有些意外。原来这个小辈竟然有如此强横的肉~身,这股力量有些像是祖巫之力,又有些不同。

    截教竟然还有这么出色的弟子,肯定是通天教主亲自教导的,他更要抓住了。天机被蒙蔽,肯定是通天教主做的,这个弟子,也必然是关键之人!

    邱明双手用力一撕,那禁锢他身体的力量,被他直接撕开。他喘着粗气,看来即使肉~身突破了,可距离圣人还有很大的差距。

    老子刚要再次冲入阵中,将邱明擒拿呢,就听见天空中传来阵阵仙乐,一声吼叫传入耳中。他抬头一看,通天教主骑着夔牛来了。

    “道兄,缘何对我门下出手?”通天教主朗声问道。

    老子望着通天教主:“通天贤弟,你命弟子摆下诛仙剑阵,阻拦西岐士兵不说,还斩杀了我门人,不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通天教主冷眼看着老子:“道兄,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你门下弟子杀我截教门人的时候,你可曾给我一个交代?是你门下弟子死伤多,还是我截教门人死伤重?”

    合着你人教弟子金贵,我截教门人就可以白死?

    “贤弟,我们三人共立封神榜,当日你也是同意的。这是体上天应运劫数,你为何命门下弟子阻拦周兵,有违天意?如今蒙蔽天机,又想做什么?”

    “劫数?天意?你门下弟子上榜,就是天意,是他们劫数难逃。我截教教化众生,可有什么过错?”

    “西岐是叛军,商汤是正统。如今商汤昏君已死,新帝即将登基,他才是天下明主。只有经历过这些,才能成为更加贤明的君主。”

    “让西岐退兵,让姬发称臣,才能免造更多的生灵涂炭,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道兄以为然否?”

    老子没想到通天教主竟然做出了这样的布局,这么看来,截教反而是占据了大义。

    “道兄是否又知道,我截教弟子被我明令禁止下山,可他们多半都是阐教门人申公豹邀请出山的,为的就是匡扶社稷,还百姓安稳生活。”

    “阐教一边说西岐是明主,一边又派弟子邀请我截教门人对抗西岐,这又如何解释?明主是阐教选择的,封神榜掌握在阐教手中,封神之人也是阐教弟子,我之前可有说半个不字?”

    “这一切,道兄难道不应该主持公道吗?你门人被阐教弟子蒙骗,上了封神榜,这事怪得了我门下弟子吗?道兄所了解的,可是那阐教门人一面之词。”

    老子勃然大怒:“通天,你这又何尝不是偏向你截教门人?马上将此阵法撤除,将天机恢复,回守碧游宫,改过前行,还可容你执掌截教。否则今日就将你拿下,带去紫霄宫,听后师尊发落,那时你悔之晚矣!”

    你截教就死了一些外门弟子,我的两位亲传弟子可都死了,阐教十二位亲传弟子死了,你还说你吃亏了?!

    但通天教主蒙蔽天机,到底要干什么,他又是如何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