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公明在自己的财神府,身旁站着陈九公和姚少司两位童子,他忽然起身,脸上挂满笑容:“师尊成功了,也该闭关好好修炼一番,我截教也要重新出现在世人眼前。”

    陈九公和姚少司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两人脸上都有着惊喜的神色。这些年他们一直跟在师父身边,其实道法进步也非常大,只是因为身体的限制,才无法突破,如今也找到了突破的感觉。

    深海之中,一只看起来很普通的海龟忽然仰头嘶吼,伴随着它的吼声,它的气息也在不停的提升。

    虽然它可能修为最多也就只能恢复到曾经的巅峰,无法再有寸进了,可也足够让它欣喜若狂。

    峨眉山的一处小洞天,无当老母哈哈大笑。这就是她的师尊,对门人如亲人一般的师尊。

    她对着身边的童子说道:“准备一下,跟吾去碧游宫,拜见你祖师!”

    李靖在自己的天王府,忽然闷哼一声,他脸色大变,怎么会这样?他的身体,为什么虚弱了很多?

    哪吒倒是神色如常,本来他就是莲花身,潜力有限。如今这些改变,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灌江口、二郎真君庙,二郎神也抬头看着天,他怎么感觉天机好像变了。不过那又如何,虽然他也是被封神的,可受到封神榜的束缚并不大,其他人实力就算恢复,他也依然不惧!

    佛门那边变化最大,许多佛门高僧,甚至还包括了许多佛陀,突然都不再诵经念佛,甚至还有一些人,直接将身上的僧衣脱下,换上了珍藏许多的道袍。

    燃灯上古佛本来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好像万事皆空。可这一刻,却露出了满脸的怒色,通天教主,真是好手段!

    万寿山、五庄观,镇元大仙面露惊疑,他掐指一算,发现什么都算不出来,那么此事必然牵扯到圣人。

    他知道那一份机缘就快出现了,这份机缘,也该属于他了。作为跟三清同辈的修士,早已成就大罗金仙之位,只可惜三清都是圣人,他却只是大罗金仙,甚至都被三清的弟子追上了。

    等他成功之后,他的地宗也就将成为天下闻名的宗门,道场也不再只是这么一个小洞天,他也可以直接占据一天!

    ……

    邱明睁开眼睛,他感觉好像过了很久似的。脑海中也涌现了许多记忆,这些记忆如同走马观花一般在他眼前闪过,让邱明知晓了一切。

    封神的结果终于是被扭转,而马上一个天大的机缘也要出现,不过这份机缘,只有大罗金仙才能争取,圣人不参与,其他修为去了也是炮灰。

    邱明看了看自己,此时体内灵力充盈,而且脑海中还多了一份记忆,关于斩三尸证道之法的记忆。

    证道的方式不止一种,三清是斩三尸,佛门二圣是通过立下宏源,天道赋予,妖族二圣是善举无疆,功德成圣。

    传闻还有一种证道成圣之法,那就是像盘古、鸿钧等一样,以自身力量,结合天道灌溉,成为天道圣人。

    不过这些都只是传闻,至少邱明不知道真假。更何况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肯定也不会轻易能够达到。

    就像十二祖巫一样,他们就想追寻盘古圣人的脚步,采用以力证道之法,可惜结果都失败了。那些上古凶兽、神兽也都是如此,没有一个成功的。

    邱明决定先斩一尸出来,让自己成为大罗金仙,甚至斩出两尸,这样才能有机会去夺取上清祖师说的那份机缘。

    至于机缘夺到了之后,到底是如何证道,那就可以慢慢考虑了。可如果现在连夺取机缘的资格都没有,那将来后悔都来不及。

    斩三尸,可以借助先天灵宝的力量,甚至可以让三尸身寄托在灵宝之上,从而让三尸身拥有灵宝的威力。

    当然还有其他的方法,不过更难达成。邱明一翻手,将芭蕉扇取了出来。他身上算得上是先天灵宝的,也就这把扇子了。

    曾经从阐教金仙那里得到的法宝,都被上清祖师收走了,估计是已经还给了阐教。同样,阐教那边从截教这里得到的法宝,应该也都还回来了。

    “邱明,你在干什么?”九色鹿醒了,歪着脑袋看着邱明。

    “我要闭关斩尸,让修为再做突破。你帮我护法,不要让人打扰我。完事之后,我们回家。”

    听到要回家,九色鹿顿时喜笑颜开,趴在门口,专心的替邱明护法。

    邱明在芭蕉扇里面感受到一股先天精气,这种气息,他身上另外一件法宝上也有,那就是七宝玉如意。

    七宝玉如意是一件非常奇怪的法宝,威力比不上先天灵宝,但却有特殊之处。正好邱明觉得芭蕉扇好像弱了点呢,两件法宝一起,成功的希望就大了许多。

    邱明一手抓着七宝玉如意,另外一只手抓着芭蕉扇,他用灵力引导着七宝玉如意里面的先天精气,灌注到芭蕉扇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咔嚓一声,七宝玉如意……碎了,而芭蕉扇的扇柄上,则多出了八个不同颜色的点。

    感受着此时的芭蕉扇,邱明内心非常满意。跟先天至宝肯定还是没法比,但也比一般的先天灵宝强了不少,足够借此斩尸了。

    双手叠加放在腿上,芭蕉扇就放置于掌心,邱明闭上眼睛,默默的运转功法。

    腿上的芭蕉扇忽然亮了起来,里面的力量,猛地涌入邱明体内。九色鹿抬起头,一直盯着邱明。

    它感觉邱明的气息好像有些奇怪,像是要一分为二一样,但又跟分身术好像不一样,这就是邱明说的斩尸之法?

    咦,邱明的身上怎么走出来一个人,坐在了一旁。它脑袋凑过去仔细看了看,两个人一模一样,分明都是邱明。

    只不过一个身上有白龙鳞甲的气息,另外一个身上只穿着青绿色的道袍,但是身上却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气息。

    两个邱明都睁开眼睛,相互对视一笑,甚至还都好奇的摸了摸对方,然后才同时转向九色鹿:“我们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