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是一块玉之后,许多大能都淡定了许多。

    如果机缘是一种气体,或者是果实什么的,他们肯定马上拼命,因为很有可能被谁一口吞了。

    如果是一块玉,就算是被谁吞了,他们也能开膛破肚的取出来。蕴含着成道机缘的玉,肯定不会轻易被损坏。

    许多人都围着中间的玉,没有谁敢第一个靠近。他们都清楚,第一个靠近的,必然会受到所有人的攻击。

    哪怕是有先天至宝护体,也不敢保证能够防得住这么多顶尖大能的进攻,先天至宝,毕竟也不是无敌的。

    “既然是一块玉,说不定就是上面记载着什么。不如大家轮流看,一起成道可好?”有人提议道。

    “那么谁先看呢?”有人反问道。

    圣人有言,此次机缘可让一人成圣,那么就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大家一起成圣的事儿。说不定就是这玉片里面有什么气息,吸收了可让人体内力量产生质变。

    又或者说谁先看了,上面的字迹、花纹什么的就消失了。还有可能是第一个看的人,直接成功了,后面的人还怎么敢抢夺?

    只有真正面对过圣人,才知道圣人有多么的恐怖。他们那些隐藏的杀招,或许能够让圣人狼狈一些,却绝对无法杀死圣人,而圣人却百分百的能够杀死他们。

    忽然一个血色身影猛地冲向那块玉,所有人本能的对着那个身影施展杀招。虽然那个血色身影化为了数百个,可还是一瞬间就被湮灭了。

    “这有些像是冥河教主的血神子,可以冥河教主的风格,不应该躲藏起来才对。”有人疑惑的说道。

    邱明也觉得不是冥河教主,毕竟冥河教主被他的芭蕉扇扇飞了,赶回来的话,总要一些时间,不可能如此快,冥河教主不是以速度见长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冥河教主的分身,本体离开,分身留在这儿也很正常。可是那血色身影如此不堪一击,又有些不太对劲。

    “有什么值得犹豫的,你们为吾护法,吾去将玉片取来,待吾成圣之后,任何攻击过我们的,都将被吾赐死!”昊天上帝话音未落,就冲向那块玉。

    西王母手一抖,聚仙旗展开,挡在昊天上帝身前。那些跟随昊天上帝的仙人,也各自施展手段,为昊天上帝争取时间。

    一个身影眨眼间就出现在了昊天上帝背后:“比速度,你差远了!”

    “鲲鹏,你一个妖族的叛徒,有什么能耐敢在吾面前炫耀,是想被吾的昊天塔镇压吗?”昊天上帝被鲲鹏拦住,脸色十分难看。

    带来了这么多人,居然没拦住鲲鹏,都是废物!

    凤祖忽然一张口,凤凰真火喷入深坑。它被拦着进不去,那别人也甭想那么轻易的得到玉片。

    如果它不能成功,最好其他高手也不要成功,大家一起等待下一次机缘的出现。

    许多高手跟凤祖的想法一样,毫不犹豫的对着下面展开攻击,各种法术都落入深坑中,西王母他们的防御瞬间就被打破了。

    其他一些仙人马上散开,保命要紧啊。只有西王母再一次展开聚仙旗,她要为昊天上帝挡住那些人,她要为自己的爱人减少困难。

    刚刚被邱明召唤出来的九色鹿眼睛放光,好多法术啊,要是它能吸收了,说不定能再次进化。

    邱明一把拉住想要冲进去的九色鹿:“别冲动,你虽然能吸收这些法术,可你能吸收多少?等你吸收不下的时候,那些人会停手吗?”

    看见法术就想吸收,也不怕被撑死!九色鹿能够吸收法术,可也是有极限的。

    “那我就在边上,偷偷吸收一点点没事儿吧?”九色鹿还是忍不住。这可是进化的好机会啊,它怎么能愿意错过?

    “别着急,一会儿我肯定会跟其他人动手,到时候有你吸收的时候。就算我不跟其他人动手,回头也会天天施法给你吸收,这样行了吧?”

    九色鹿这才不再坚持往上冲,而是跟邱明一起警惕的观察四周,防止被人偷袭。

    此时巫族的三位巫神终于是都来了,长琴跟杨七斤一样,身上带着血迹,倒是九凤看起来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子。

    “九凤大人,我的下属死伤惨重,不足以布阵了。”长琴说完,看向跟着杨七斤的大巫们。

    他需要十二个大巫来布阵,布成十二都天神煞阵,虽然十二个大巫跟本无法召唤来盘古真身,但是却能让他的力量得到不小的提升。

    杨七斤开口道:“阿宝,过来。”

    杨阿宝马上走到杨七斤身后,这让长琴大怒:“杨七斤,杨阿宝,你们想干什么?!”

    他想让杨七斤的大巫划到他麾下,却没成想杨七斤已经直接开口从他这里挖人了。无论是杨七斤还是杨阿宝,不都是靠着巫族的资源倾斜才有今天的吗?

    他是巫族太子,他父亲是火神祝融,这巫族就该在他的带领下才对!

    “我想干什么你不明白吗?你也说了,现在的大巫数量已经不足以让我们每个人都提升,那么只能选择其中一个,你不是我的对手,自然是我最合适。”

    “你又想说自己的太子对吗?帝王的位置是有能力的人才能做,你问问我身后的人有谁愿意跟着你吗?愿意跟着我征战的,过来吧。”

    洪荒时期,根本没有什么父死子继位的说法,都是大家推选出最强者成为首领,那太子,不过是后人给长琴安上的名号罢了。

    长琴一直以太子自居,为人倨傲,要不是实力强横,那些大巫有几个愿意跟着长琴的?杨七斤就不同了,受到邱明的教育,以诚待人,经常传授一些大巫战斗技巧、巫术什么的,在巫族受到的尊重程度,仅次于九凤。

    长琴身后又有两个大巫走到了杨七斤身后,九凤叹了口气,她教育过长琴许多次,对待下属不能只是严格,可长琴就是不听,看来这巫族的未来,还是要落到这杨七斤的肩上。

    这也是她通过星象占卜出来的,她相信这个结果。

    “你们几个,也去帮七斤吧。七斤,巫族的未来就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