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正骑着一只大猫玩耍,大猫的旁边还跟着一只像狼似的狗。小孩子扎着一根冲天辫,身上穿着一个红肚兜,手腕上带着一串珠子。

    “那边,去那边。”小孩子手一指,大猫就跑向那个方向。

    原来那个方向有一朵小花,这可不是普通的花,而是一种仙草,这仙草不但可以炼丹,还能用来酿酒。

    可是却有一只手先一步将那朵花采摘了,这让小孩子非常不高兴。

    “你干什么,这是我先看到的。”

    “你是谁家的小娃娃,这仙草是无主之物,我先采摘到手,那就是我的。这有一枚果子,拿着吃去吧。”

    一个穿着道袍的人,随手将一枚灵果丢给小孩子,就算是你先看到的又如何,我先下手采摘了。

    “呜~~~汪!”旁边那条大狗忽然叫了一声。

    “哼,原来是一条狗,还以为是狼呢。一边去,否则一会儿道爷把你给炖了!”道士不耐烦的挥挥手。

    小孩子听到这句话,拍拍大猫的脑袋,大猫退到一边,他俩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看到那小孩子离开了,道士很满意对方的态度。要不是看对方是个小孩子,他连一枚灵果都不会给。

    忽然道士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腥风,他迅速回身,手中的法诀瞬间打出去。

    哼,区区一条狗,还敢偷袭他一个合道境的大高手,这是找死!

    可让他意外的是,那条狗不闪不避,就那么让他的法诀打在了脑袋上。但预想中狗被打断鼻梁,嚎叫着逃走的场景并没有发生,或者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他的法诀好像失效了一样,那条狗什么事儿都没有,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好像有些戏谑。

    “你先动手的,该我还手了。汪!”

    随着一声狗吠,道士感觉一股飓风袭来,他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整个人被吹飞,撞在了后面的山上。

    没等他爬起来逃走呢,就感觉自己不能动了,而那条狗正慢悠悠的踱步到他面前。

    “刚才抢了小主人的东西拿出来吧,否则就把你压在这座山下,嗯,五百年!”

    就这样的小道士,也敢在它面前得瑟。要不是主人不让它招惹是非,这道士它一巴掌就能拍死。

    “前辈,这是您要的东西,还有这些是晚辈的珍藏,请前辈饶命。”

    道士吓坏了,这条狗不是普通的灵兽,竟然是仙兽!刚才那一声吼,差点震散了他的元神。

    可是在人界,怎么会有仙兽呢,仙兽为什么不去天界啊?还有这是谁家的孩子,为什么会有仙兽保护?

    难道说那个小孩子是个妖王,只是长得脸嫩?

    “我只要你夺走小主人的东西,其他东西拿回去!”它拿其他东西干什么,那样岂不是显得它欺负人了?而且都什么破东西啊,也好意思拿出来。

    “走啦,这块不好玩。”小孩子招招手,那狗颠儿颠儿的跑到小孩子身边,还吐着舌头卖萌,跟刚才那威严的样子,截然相反。

    道士赶紧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快速的逃离。这太危险了,还是赶紧跑吧。都怪自己鬼迷心窍,怎么就去抢别人的东西呢?

    此时那个小孩子正在掰着手指头计算:“已经找到八十六种仙草了,还差十四种,就能给母亲用来制作百草酿。”

    “酿成之后,父亲要留一坛,爷爷要留一坛,师爷爷那里也要送一坛,上清祖爷爷那里也要送一坛,孙伯伯要送一坛,三眼伯伯要送一坛……诶呀,不够分了呢。”

    “你俩说要不给孙伯伯他们一人送一壶好不好?剩下的我们喝,就这么决定了。”

    一猫一狗互相看了看,眼神中都带着一些无奈。上次就说大家一起喝,结果主人问起来的时候,小主人把责任都推到了它们俩身上。

    它俩可不敢再喝了,否则主人肯定会惩罚它们的。最怕的就是那头鹿监督,它们就根本不敢偷懒。

    “你们俩怎么不说话,那就是答应了对吧?真乖,回头我去父亲那里偷丹药给你们吃。”

    想想主人炼制的丹药,猫狗都忍不住流出口水。不只是味道非常好,还能提升它们不少的实力。

    要是它们俩能够打过那头鹿,以后的生活无疑会快乐许多。

    “小主人,我们这次出来很久了,要不还是回去吧。那剩下的灵草,让别人找到送过去就行。”大脸忍不住建议道。

    出来这么久,虽然危险都被它跟道具搞定了,但难免让主人和主母担心。这要是以后好吃的都没它俩的份了,那多亏啊。

    “对啊,小主人,我们回去吧,主人找不到你肯定又着急了。”道具也附和道。

    “那不行,我说了这次要找到一百种仙草,就一定要一百种,少一种都不行。我要跟母亲学习酿造百草酿,要证明我酿的酒比孙伯伯的更好喝!”

    “可是你的功课还没完成呢,挥刀一万次,今天还没一次都没有呢。”

    “那个不着急,同龄人根本没人是我的对手,父亲就是太严厉了,等我长大了,实力自然不就上去了。”小孩子无所谓的挥挥手。

    最开始跟着父亲学刀法的时候,他觉得很有趣,各种基础动作,他学的很快。

    可是明明他已经学会了,为什么父亲非要他每天挥刀一万次,还就是这些基础动作,不应该学习那些套招了吗?

    父亲非说将这变成一种本能,收放自如才算是大成,可现在同龄人已经没有能打过他的了啊。

    就算是一些比他岁数大的,比他修行时间长的,不也有好多都不是他的对手么。

    道具和大脸真讨厌,好不容易跑出来玩一次,居然还催促他练功,催促他赶紧回去。家里有什么好玩的啊,天天有那么多论道的,还有许多来拜师的,烦都烦死了。

    “小主人,你要是不练习刀法,那就只能带你回家了,否则主人知道,肯定会惩罚我们的。”大脸坚持道。

    看到猫狗那认真的样子,小孩子扁着嘴:“好好好,练,我练行了吧?”

    道具跟大脸对视一眼,总算是又忽悠着小主人练刀法了,这样主人总不会怪罪它俩了。

    只是它俩一回头的功夫,就发现小主人不见了,不好,这是又偷着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