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道具和大脸都离开了,小娃娃邱晓才现出身形。

    哼,还好刚练成的隐身术没告诉它们,否则还跑不掉呢。每次出来玩,没多久就被抓回去了,这次看你们还上哪儿抓我。

    冲着相反的方向,邱晓脚踩一片祥云,快速的飞行,脸上挂满了兴奋的笑容。

    咦,前面好像灵气有些浓郁,应该有灵草。

    刚下去,邱晓手腕上的手串就闪了一下。邱晓认真的看着手串,上面有避尘珠、避水珠、避火珠、定风珠、避雷珠、避魔珠、寻妖珠等等,刚才亮的那个,好像是寻妖珠啊,这里有妖?

    邱晓双眼放光,许多妖怪都很好玩,他们家也有许多妖怪,不过都是来听父亲讲道的,没人陪他玩,这次自己抓一只妖回去,以后就多一个陪他玩的了。

    吱吱~~

    下面忽然传来响亮的声音,邱晓歪着脑袋,这是什么妖怪,叫声好像没啥气势啊。

    “找到你了!”邱晓兴奋的喊了一声,对着地面就是一拳。

    轰~~

    地面溅起一阵烟尘,一只巨大的虫子,从地下被震出来。

    那虫子还有些懵,它在地下呆的好好地,怎么忽然就出来了?

    “喂,你是什么妖怪?”邱晓大声问道。

    那虫子见到面前是一个小孩子,马上做出凶恶的样子,想要将小孩子吓跑。可它摆了半天姿势,小孩子还是瞪着大眼睛看着它。

    不可能啊,这小孩子难道不怕我吗?我可是妖怪,那些猎户看到我都害怕呢,这小孩子一定是被吓傻了,嗯,肯定是这样。

    可是不行啊,它只是不想别人来打扰它,并没有想过伤害对方,事实上它是吃素的,别说是人了,连只鸟都没吃过。

    诶,对了,不远处有几株草,吃了那个草,可以让它变强,应该也能治好这个小孩子的病吧?

    它刚转身,就发现走不动了,后腿竟然被什么给扯住了。

    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小娃娃。一个小娃娃,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它可是能轻松扛起一根大树的。

    “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母亲说对人要有礼貌。”邱晓认真的说道。

    “你,你是谁,你也是妖怪吗?”

    “胡说,我是人,真正的人。不过你不用自卑,妖怪也挺好的。父亲说了,很多妖怪的天赋都在人族之上呢。”

    “你身上只有妖气,没有魔气,那就是没有残害过生灵,所以不必害怕。对了,你到底是什么妖怪啊,这么大我认不出来,你变小一点好不好?”

    那虫子听到邱晓的话,差点气笑了。我可是妖怪,比人要强多了,凭什么自卑?还有你说什么魔气、妖气的,这都是什么意思?

    再说了,你让我变小我就变小啊,凭什么听你的?

    可是很快它脸色就变了,因为它发现自己身上传来一股很强的力量,那力量正在挤压它的身体,它感觉若不变小,恐怕就要被压死。

    “乖~原来是个蟋蟀啊,难怪刚才听到那种声音呢。你这天赋不行啊,一点都不厉害,以后跟着我吧,我给你父亲炼制的丹药,吃了以后保证你变得很厉害。”

    说着,邱晓就把这只蟋蟀精抓在手中,还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个葫芦,直接将蟋蟀丢进去。

    蟋蟀精很想说,我还没答应你呢,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可是它根本无法抗拒,那葫芦口上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它就那么被吸进去了。

    到了葫芦里面,蟋蟀精本来还想着怎么出去呢,却忽然感觉到不对劲,这里的灵气太浓郁了!

    它生活的地方,下面也有一条小型的灵脉,否则周围也不会长出灵草。可是它趴在灵脉上修炼,都没有在这儿速度的十分之一。

    早知道要来这么好的地方,它根本不会抗拒。

    邱晓晃了晃葫芦:“你发点声出来,会奏曲不?”

    蟋蟀精“……”

    从来没听说过,用我们蟋蟀的声音奏曲的。不过想想对方给了它这么大的好处,加上它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它还是选择乖乖听话。

    就这样,邱晓听着小曲儿,欢快的往前走。这里有灵脉,那么应该不只是有妖兽,还会有灵草才对。

    果然,很快就又找到了一种灵草,不过他的乾坤戒里已经有了,那就多准备一些吧。

    刚要将灵草拔出来,邱晓迅速后退,刚才那块地面拱起来了,从下面钻出来一条硕大的蜈蚣。

    那蜈蚣一口将灵草全部吞噬,然后一直盯着邱晓。这小孩子气血如此旺盛,吃了的话,肯定是大补,甚至能让它修为更进一步。

    这里一直有一个蟋蟀精,它找了几次,都没能抓住。那蟋蟀精跟它实力差不多,还吃过灵草。

    这次它外出吞噬了许多人类,实力提升了一些,正是回来打算吃了蟋蟀精,也吃了灵草。但是它现在感受不到蟋蟀精的气息了,难道是跑了?

    不过老天有眼,跑了蟋蟀精,竟然又来了一个更好的,吃了这个小孩子,收获肯定比吃掉蟋蟀精更大。

    一股腥风扑面而来,邱晓向旁边一跳闪开:“喂,你干什么,我惹你了吗?”

    这妖怪好不知趣,你抢了我的仙草,现在还攻击我?

    “小娃娃,要怪就怪你太香了,怪你的气血太旺盛了吧。你肯定是吃过不少的好东西,体内集聚的灵力如此多,正好当我的食物。”

    邱晓这下不高兴了,原来那妖怪不是因为仙草而攻击他,是想吃了他。父亲说过,凡是想吃他的,都是坏妖怪。

    这时候他感觉到那个葫芦不停的震动,怎么这是要出来战斗吗?

    蟋蟀精当然想出来战斗了,不是为了邱晓,而是为了它自己。被关在这葫芦里,完全无法反抗,万一蜈蚣精把葫芦也吃了,它岂不是也葬身蜈蚣精的腹中?

    之前它觉得自己不是蜈蚣精的对手,但是现在可未必。这葫芦里面的灵气好像很不普通,它感觉自己像是要进化了一般。

    “你要吃我,好的,我知道了。小蟋蟀,打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