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克斯总监荣誉升职,折腾出来的动静也不小。

    主要是老刘同志的宣传太到位了,而且在艾丽克斯升职这个事情上,多少有一些小争议。

    艾丽克斯可以聪明、可以有天赋、可以会调酒、可以当总监,可是现在的她毕竟还是小孩子,这样的小孩子这样经常品酒,不会对身体有影响么?

    好多人都对这个事情发表了看法,你这样带娃不对啊,这是对娃健康的侵害。你这样做,是会起到不好的效果的,会有儿童保护组织找你约谈的。

    这个事情,多少让老刘同志有些头疼。这个确实是他忽略了,家里人知道艾丽克斯酒量好是一回事,可是别的人不知道啊。

    而且这个事情也有越闹越大的趋势,谁让艾丽克斯的粉丝太多。你们一家子这么玩,真的不行啊。

    就算是刘赫明再任性,也没办法了。然后直播了一下艾丽克斯的体检,证明艾丽克斯喝完酒之后能够将这些酒全部分解掉,不会对小家伙的身体产生任何伤害。

    这同样是很神奇的一个事情,好像艾丽克斯身体里的那种能够分解酒精的酶含量很高。不过这样神奇的事情,在很多人的身上也曾出现过,倒是没有引起大家过于惊奇。

    喧喧闹闹的折腾了三天,艾丽克斯总监身上争议的话题才算是告一段落,然后葡萄园这边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

    这一票人来得可不少,基本上有时间能过来的都过来了。就连刘翊都暂时放下了响水镇中的工作,跑到了这边来。

    过来干啥?得尝尝艾丽克斯调出来的红酒啊。被刘赫明那么的显摆,萨莎和那些调酒师们也都给予了肯定,就证明艾丽克斯的手艺是真的不错。

    看着这些人一人拿着一杯红酒,美滋滋的品尝,刘赫明不仅仅心疼,肝也疼。

    这帮家伙们,太残忍了。非得喝第一天封起来的那一桶,人家那是留着以后一家子慢慢喝的呢。

    “德克斯特,艾丽克斯的手艺真的很棒。对于今年的新酒我很期待,去年的葡萄品质稍稍差一些。”克伦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后坐到了刘赫明的身边说道。

    “你们都是强盗,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喝下去小半桶。”刘赫明苦着脸。

    “你们可知道当初我们踩了多久?今年有一个算一个,都帮我摘葡萄,到时候顶多每人给你们留一桶。”

    他知道,这些人打秋风的行为你是阻止不了的,但是你可以让这些人帮忙一起劳动。自己的便宜,哪里是那么好占的,你必须得拿劳动来换。

    只不过他以为自己的这个提议会让这些人抱怨一下,哪成想人家都是热情高涨,对于摘葡萄酿酒这个事情都是非常有兴趣儿。

    “爸爸,今天可以去摘赤霞珠葡萄。”这时候艾丽克斯喜滋滋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刘赫明看着小家伙好奇的问道。

    “我昨天尝过了啊。”艾丽克斯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梅洛要等两天,其余的葡萄也要等三到四天以上才可以采摘。要不然,酿酒不好喝。”

    “得,那咱们今天就将赤霞珠都给收了。”刘赫明大手一挥。

    心中很感慨,看来闺女抽到的技能,是一个系列的技能。不仅仅是调酒,人家连葡萄的挑选这些乱七八糟的也都掌握了。

    现在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连葡萄的种植与养护这些,也都包含在内。

    一大群人,换好了衣服,然后就杀奔赤霞珠的种植区。

    当然了,这么大的种植区,也不可能光让他们这些人采摘,还有葡萄园中的其余工人们。而这次采摘,也比工人们预订的日期提前了一些。

    在葡萄园原本的计划中,是要在一周以后一起采摘的,因为他们觉得那个时候葡萄的成色才是最好的。

    不过现在艾丽克斯说了现在就可以,那就是可以。别看人家年纪小,但是人家有天赋。不要以为天赋这个东西不重要,很多时候,不管你多么努力,都会比不上人家,差的就是天赋。

    劳动也可以是一件很欢乐的事情,尤其是这些人好久都没有亲自干活了。虽然说就算是戴着草帽现在也有些晒,不过这都没问题。

    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些人干活有些不务正业。在装满了第一车的葡萄后,就都拎着筐跟着往回走,要看葡萄粉碎作业。

    这次就不踩了,本来就是用新世界工艺来酿造葡萄酒,你是用脚丫子还是用机器粉碎,这个没啥区别。

    葡萄倒进去,然后按钮一按,这些葡萄就随着传送带颠颠的走了进去。在机器里气力咔嚓的一顿搅拌,从另一边再出来的就是葡萄汁和葡萄梗、皮的混合液体。也不要小瞧了葡萄梗和葡萄皮,这里边含有的物质也是葡萄汁发酵的时候需要的物质。

    葡萄汁全部灌装到不锈钢的发酵缸中,剩下的工艺就不是大家关心的了,这些有克鲁夫他们负责。只需要在发酵好之后,调制的时候艾丽克斯出手。

    这也算是新世界工艺的便利吧,在葡萄汁的发酵上很轻松,而且葡萄汁品质的把控上,也更加方便。

    “德克斯特,看来你今年能够酿制的葡萄酒会很多。”克伦克笑着说道。

    “今年会给葡萄酒换标,只要是艾丽克斯帮忙调制的葡萄酒,就会用小家伙自己的商标。”刘赫明笑眯眯的说道。

    “不过这个葡萄园算是她们娘俩的产业吧,能够赚多少钱跟我可没啥关系。但是,今年的新酒,肯定是要涨价了。”

    对于这个,大家伙都没有觉得有啥不对。艾丽克斯的手艺好,调出来的酒口感好,价格自然也会跟着涨。

    现在就连克伦克都好羡慕刘赫明的运气,艾丽克斯这个小家伙那也是一个搂钱的耙子啊。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就能够带来大笔利润。

    人家随随便便拍个电影就赚那么多,现在随随便便调一下酒,味道就这么好。依着刘赫明以往的性格来看,将来酒庄这边的红酒批发价要是不超过一百美元一瓶,他自己都不带干的。

    短暂的小劳动就此结束,你就算是用葡萄酒来威逼,这帮人也不会再到地里去干活,所以老刘同志也开始给大家张罗饭菜。

    这边葡萄园提前进行采摘的事情,也被大家给知道了。得说在不知不觉之中,刘赫明又表现得有些任性。

    附近的葡萄园还觉得没有达到采摘标准呢,人家这边就已经开始下手。

    吃饭的时候刘赫明也扫了几眼相关评论,然后就不再去管他们。

    自己这个葡萄园,跟别人家的葡萄园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葡萄的品质肯定要比他们别人家的好很多。

    吃饱喝足,这帮人的兴趣儿点就转移了,一人守着一只鹦鹉,跟“艾丽克斯”唠嗑。

    你看刘赫明觉得成天有一帮假冒版的艾丽克斯围在身边有些闹腾,但是在这些人的眼里,这就是新奇。

    你管唠的是啥的,也经常前言不搭后语的,但是这个乐趣儿可是逗弄别的鹦鹉体会不到的。这些鹦鹉都很爱说,最少再唠十块钱儿的没问题。

    “老板,你真的不打算在澳大利亚进行投资了?他们前两天跟我联系了,给出来的条件很优惠。”苏珊娜玩了一会儿后坐到了刘赫明的身边说道。

    “除非他们在合作的时候可以备注一条,将来不将我当成间谍,要不然我真不敢过去那边投资。”刘赫明摇了摇头。

    “而且咱们今年的资金会紧张一些,那么多土地都需要维护,要想有产出,最快也要后年啊。”

    “老板,其实我觉得资金方面倒是没什么问题,反正这两年也都是在银行做的贷款。”苏珊娜说道。

    “而且咱们的种植方式虽然投资很大,但是相对来讲风险性就少一些。当然了,像今年年初时那样的极端天气就不能计算在内了。”

    “谁知道今天的冬天会是什么样子。”刘赫明苦笑着摇了摇头。

    “现在好像搞得欧洲这边的气候也不是很正常的,我都担心以后这样的天气状况成为常态。”

    “今年在这方面追加的投资也很多,要是再胡乱的搞一轮严寒天气、炸弹气旋啥的,不仅仅会影响到露天作物的生长,咱们这些设备的维护成本也会直线升高。”

    苏珊娜点了点头,天气状况也确实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有了第一次,你就保不住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更多次。

    而有了这样的天气状况,不管是种植还是养殖,都会增加很大负担。其余地方的土地反倒好一些,主要是牧场中饲养的动物们太多了,遇到这样的天气状况,那就有操不完的心。

    其实她本想再劝劝刘赫明的,只不过看到刘赫明的态度这么坚决,也只能暂时放弃。现在在各个国家拥有的土地也不算少,够自己忙活一段时间了。

    等这些土地全都有产出之后,公司这边的营业额肯定能够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