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陈子昂来说,进阶元神不过是水到渠成,若不是最近几十年来天道盟事务繁杂,他一时间无法脱身,早在十几年前,他就可以尝试着进阶元神之境了。

    而在三十年前,陈子昂就解开了天门仙境的守护阵法,并一一掌控,与三仙教的六合旗门阵一同拱卫大荒山,如今就算是有元神真人前来,天道盟也是不惧。

    微微定下心思,放下心中的挂碍,全身心的准备好迎接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此时的陈子昂,已是来到了这个世界大宋中原腹地的上空,低下头颅,透过皑皑白云,繁华的大宋都城已是尽数入目。

    这个城池之中,足有百姓三十万余,在这种建筑等基础设施极为落后的地方,汇聚这么多人,已是一个极为了不得成就。

    在大宋鼎盛之时,京城更是天地间万事万物的汇聚之所,它的繁华,足以让四方万国俯首称臣。

    此城之中,还坐落着曾经的勇王府,只是里面的人,早已与五百年前再不一样!

    “就在这里吧!”

    静静的看着下方那陌生中带着股熟悉的庄园,陈子昂眼眸中的落寞渐渐收敛,最终化作一片宁静与淡然。

    “丹碎婴成!”

    双眸一闭,他体内的金丹已经悄然开裂,内里的那个人影从中一跃而出,丹气在他身下汇聚,不停的融入到新生的元神之内,慢慢的壮大着元神。

    初生的元神与宇宙接触,天地间无数信息无穷奥秘就在瞬息间一拥而上,即使是已经经历过一次,但这种来自天地间最强大而深邃的震撼,还是让陈子昂为之沉醉。

    只是一个瞬间,他对于自己修行功法的理解似乎就攀升到了一个巅峰之状,对于天地宇宙的明悟,更是疯狂的提升。

    而且不同于第一次的进阶,这一次的感悟,更加清晰、明确。

    与此同时,来自内心的繁杂思绪也开始上涌,元神之中的杂质更是吸引着某种未知的存在,悄然出现在他的思绪之中,重重幻像一一生成。

    心魔,也被称之为无相天魔!

    这种东西无形无质,却偏偏真实存在,是修士进阶元神的最大阻碍。

    莲台界的前辈们,为此专门设置了一个无上大阵,直接封死了心魔进入的途径,甚至不惜提前引来雷劫的轰击。

    在他们看来,就算是那凶狠的四九雷劫,也远远不及心魔来的恐惧、难缠。

    每一个人心中诞生的心魔都不一样,心魔创造的幻境也与真实无异,如果无法堪破的话,终究会元神消寂而死。

    就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七宝妙术——无上心经!”

    即使是元神真人都为之恐惧的心魔,对于陈子昂来说却并不算是多大的麻烦,他体内的七宝妙术来历神秘,恰是心魔的克星。

    心经禅唱,混乱的思绪渐渐平稳,纯粹的佛光照耀之下,元神中所有的外物尽显无遗,心魔也不例外!

    这种情况下,他有无数种方法剿灭心魔,但陈子昂并未下手。

    “蜃兽之核,破!”

    只见他单手轻轻朝前一点,身前那枚三劫妖神的核心猛然破碎。

    虚空一晃,一股虚幻的烟雾在陈子昂的身前轰然炸开,瞬息间涌向四面八方,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已是把这整个世界全都笼罩在内。

    “那么,开始吧!”

    高空之中,陈子昂盘膝端坐,呼吸全无。

    而肉眼不可见之处,他的元神已是悄然从他的头颅钻出,朝前一探,与蜃兽之核所笼罩的世界融为一体。

    “嗡……”

    心魔乃是修行人内心深处的欲望与无相天魔的结合。

    此时的它们已是有了朦朦胧胧的意识,追寻着本能,一道道流光已是各自没入它们应去的地方。

    心魔与雷劫一样,目的并不是要毁灭修行之人,而是考验!

    只有通过了它们的考验之人,才有资格问鼎大道!

    而此时,他们的考验,正式开始。

    ******

    大宋皇城。

    新皇宋毅,年号昌平。

    太监总管魏德海抱着年幼的新皇,慢慢的放在铺了柔软被褥的床榻之上。

    看着新皇那紧皱的眉头,至今犹现惊恐的表情,魏德海不禁微微摇头,浑浊的双眸中露出怜惜之色。

    “老奴愧对先皇,竟让新皇受此屈辱!”

    思及先皇的信任,和交托幼子时的无奈,魏德海心中不禁燃起一股熊熊的怒火,恨不得拿把榔头就要与那马姓女子拼个你死我活。

    当然,他终究是理智的,先不说他这副老骨头根本做不了什么,若是他真敢表现出一点点不敬出来,还很有可能牵连到面前的小皇帝。

    “哎!”

    哀声悲叹的魏德海并未发现,床上的新皇宋毅突然身躯一僵,眼皮在这片刻功夫极速颤抖,而那紧皱的眉头,也开始悄悄舒展。

    甚至,不过是刹那的功夫,他脸上的那股幼稚和青涩,似乎也悄然淡去,变换成了成熟与坚毅。

    世人并不知道,在同一时间。

    天际之中有许多道肉眼看不见的黑光划过,落入天下各地,没入到一个个肉体之中,在此宣告着此界纷乱的正式开始。

    “当……”

    卯时一刻,铜钟撞响,标志着皇宫一日的开始。

    “呼……”

    床上的宋毅猛然睁开双眸,昨日的柔弱荡然无存,反而透着股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坚毅和冷酷。

    微微转首,在看到趴在自己床榻边沉睡的魏德海之时,他眼中的冷酷才有了一丝融化的迹象。

    “魏公公?”

    “啊!”

    魏德海睁开双眼,迷迷糊糊中猛然惊醒,急忙双膝跪地。

    “陛下恕罪,卑职一时睡过了头,没能注意时间,该死,该死!”

    “魏公公哪里话,朕这段时日能够睡的安稳,还要多亏魏公公的相陪,何来怪罪之说,快快请起!”

    宋毅轻笑着从床榻之上站起,赤脚踏着木板,把手伸向魏德海。

    “……”

    “谢,谢过陛下。”

    魏德海抬起头,眼神之中透着股讶异,怎么一晚上的功夫,小皇帝就像是突然就长大了一般?他一般醒来都是要大哭大闹一般才对的啊?

    “来人,给朕更衣!”

    宋毅没有理会魏德海眼中的惊讶,只是声音一提,叫了女官前来,此时的他,就连声音之中都透着股威严。

    “魏公公,麻烦您去叫一下王领侍,还有敬事房的周总管。”

    “可是,这个时辰,陛下该去寿安殿给太后请安了。”

    魏德海意有筹措,若是去了晚了,小皇帝可是要受处分的。

    “无妨,先去叫人,今日去晚一些,想来太后也不会责怪朕的!”

    宋毅嘴角微翘,似有不屑,眼中更是露出一抹冰冷的杀机。

    “这……,是!”

    也许是今日的小皇帝给了魏德海别样的感受,他竟是也没有坚持,当即退下安排人前去叫人。

    等敬事房的周彬赶来之时,宫殿的监督领侍王大用正跪在小皇帝的面前,一声不吭,只有粗重的喘息声隐隐传来。

    “微臣周彬,见过陛下!”

    敬事房有两位总管,官职理论上是内官之首,只是目前太后宠信身边人,让周彬有些失了份子,但他仍旧是内宫的顶尖人物。

    即使是皇帝、太后身边的贴身内官,见了他依礼也要行礼下跪!

    “周亲家,先皇待你如何?”

    宋毅开门见山,声音低沉有力,丝毫不像一个孩童。

    “先皇代微臣恩重如山!”

    周彬其实并不怎么把这位小皇帝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宋毅不过是太后退出来的一个傀儡,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不过今日,似乎有些不一样……

    “先皇临终前,曾拉我到他面前,有过叮嘱。”

    宋毅从上方的座椅之上缓步走下,龙袍并不合身,他的表情依旧幼稚,身量也很矮小。但他的身姿却极具威严,龙行虎步、双眸堪然,竟是让人不敢直视。

    “先皇言道,朕若想活命,可寻周大伴。”

    周彬身躯一颤,他自幼与先皇相伴,大伴之称更是许久未曾听闻,此时听来,却有股复杂思绪掺杂其中。

    “可惜,朕即位月余,先皇口中可以让朕寄托生死的那位周大伴竟然连面都未曾露上一次!不知先皇地下有知,是不是应该羞愧?”

    “陛下,微臣该死!”

    周彬牙关一咬,猛然一头扣地,竟是直接撞得头颅青紫。

    “是微臣愧对先皇!陛下若有事吩咐,微臣愿尽犬马之力!”

    “好!”

    宋毅点了点头,眼眸中依旧冰冷。

    “你去,杀了太后,把她的首级给我带来!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

    “啊!”

    周彬猛然抬头,一脸惊愕的看着这位六岁的小皇帝,心中竟是陡然一寒。

    “陛……陛下,弑母之罪……”

    “陛下,微臣愿往!”

    还未等他说完,一直在一旁跪地不吭声的王大用却突然一声低吼,抬起头颅。

    “哦!”

    宋毅头颅转动,看向王大用。

    “那好,朕在这里等你。”

    “陛下稍等,微臣去去就来!”

    王大用脸色涨红,猛然起身,双手抱拳朝着宋毅狠狠一礼,这才猛然穿出屋去。去势之急,竟是让周彬没能来得及阻拦。

    等脚步声走远,周彬才回过神来,双眼不可置信的盯着小皇帝。

    “陛下,您……”

    他声带颤抖,似乎不敢置信,王大用身为内殿的监督侍领,手握一定的兵权,如果突然发难的情况下,还真的很有可能杀了太后。

    但是,这实在是太过荒唐?

    谁能想到一向老实勤恳的王大用会突然因为这位小皇帝的一句话而发狂?

    他为了什么?

    他怎么敢?

    “周总管,你觉得,王领侍会不会得手?”

    宋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周彬呆愣的眼神渐渐平复,但心中的惊恐,仍是不自觉的从他眼底露出。

    “如果王领侍没有得手的话?周总管你觉得会有什么后果?”

    周彬心中咯噔一声,脸色一会青一会白。

    他发现自己已经踏上了贼船。

    王大用若是得手,自然会是内宫大乱,而如果没有得手,这间屋子里的人没人能够洗脱嫌疑,而他自己,无疑嫌疑最大!

    先皇的身边人,看小皇帝受尽凌辱,所以指使王大用对太后下手。

    这种理由,不要太合适!

    “陛下,太后一死,皇宫定然大乱,为防有人趁机闹事,微臣请示,围住寿安殿!不放过一个人!”

    周彬心思电转,瞬间已经明白自己唯一的生机所在。

    “周亲家所言极是,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如何?”

    宋毅点了点头,小脸上终于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还有,太后最近一直想见见自己的家人,你顺便替太后给马相爷他们传个信,让他们今日来内宫一趟,彼此叙叙旧,如何?”

    这个小皇帝,是想一局吧马家斩草除根?

    好狠的心!

    “可是,城防那里?”

    周彬点了点头,但仍然有些忧虑,皇宫的守卫,可未必能够听这位小皇帝的指使。

    “去叫孙副将军,他乃是玄铁军的旧人,玄铁军从太祖开始,就是我宋家的自己人,我想他不会辜负朕的寄托的。”

    宋毅双眸微眯,眼露冷光。

    片刻后,满身鲜血的王大用手提一个布裹,踏入屋内。布裹内是一具首级,那首级相貌美艳,已无生机的双眸还透着股惊骇和不可置信。

    “微臣不服圣命,已取此人首级!”

    “好快的刀!”

    面对这个熟悉人的头颅,宋毅竟然毫不变色,反而一脸赞叹的看着王大用。

    “久闻王领侍刀法惊人,内宫第一,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陛下过誉了!”

    王大用满面潮红,狠狠的跪地叩头,对面前这位年仅六岁的小皇帝宣告着自己彻底的臣服。

    半日之后,又有七具尸首出现在这个庭院之中。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京城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招其他几位相爷入宫,朕要议事!”

    看着面前的几位尸首,宋毅只是冷冷一笑,对身旁众人眼中的仰慕与崇敬之情,更是似若罔闻。

    在他们看来,剿灭马家,朝廷就会稳固。

    而大宋有这么一位神奇的君主,必定会再次迎来中兴之望!

    但可惜,这在宋毅看来,不过是刚刚开始。

    大宋五百年天灾人祸、土地兼并、天下豪强并起,已是乱世征兆,区区马家,不过是一个引子罢了,没了马家还会有牛家!

    若想天下真正的太平,还早得很!

    不过,我得前人梦中传承,明悟了经济、政治、依法治国等等之秘要,相信定然能够平复混乱,逆天改命,再续我大宋寿数!

    与此同时,郢县,县尉柳家的后院。

    柳朝恩猛然从睡梦之中惊醒过来,满身俱是冷汗。

    “啊!”

    “我没死,我没死!”

    他身躯颤抖的抚摸全身,却发觉自己梦中的凌迟之刑竟是没有在自己身上留下伤痕。

    “嗯?”

    不过下一刻,柳朝恩就呆在原地,眼带惊讶的看着自己细腻白嫩的手掌。

    ‘不对啊,我征战沙场那么多年,手怎么还这么嫩?’

    “搁置……”

    恰在此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和熙的日光从外洒落,伴随着一个修长的身影。

    “少爷,您没事吧?”

    柔软的声音,轻轻击中柳朝恩那久经世事的心脏,他大嘴张开,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门口立着的那道倩影。

    “小翠,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