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远的这次伏击,成功的让保定日伪军,认为在保定周边活跃着一支精锐的敌军部队,在他们上报此事到了方面军司令部之后,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马上调集部队向保定移动,试图成功围剿保定日军上报的这支精锐敌军部队。而造成这一局面的陆远,此时此刻却已经顺着正太铁路移动到正定外围,因为这里有一个日军的大型物资转运站。

因为上海和保定的日军仓库都发生过袭击事件,所以驻守正定的日军部队,特意从关外调集大批的朝鲜民夫南下正定,他们坚定的认为只要这样,就能避免抵抗分子混入正定的物资转运站里实施破坏。也正是因为正定日军的防守严密,到是也成功挫败了几次来自当地游击队的袭击,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这一次需要面对的是陆远,一个来自后世里经受大量韩国综艺节目熏陶过的韩粉。

陆远在后世里看过大量的韩国综艺,为了追求那种身临其境的效果,陆远还刻意的去学习了韩语,虽说后世里的韩语跟现在的朝鲜话有着一些区别,但这并不妨碍陆远用韩语跟正定的朝鲜劳工们交流。得知日军在正定的物资转运站,只能是日本人和朝鲜人进出,而且物资转运站里的几乎所有工作,都是由朝鲜劳工负责的。

陆远原本想着化妆成朝鲜人混进物资转运站里,可他没有想到,正定日军对这些朝鲜劳工实施的是半军事化的管理。数千名朝鲜劳工被日军分成若干大队,大队的编制下面还有小队,一名小队长实际只管理自己手下的30几人。在日军的这种防范手段之下,陆远根本就不敢化妆潜入,因为暴露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

没有办法进入到物资转运站里面去,陆远的后续计划便无法实施,在正定潜伏两天之后,陆远终于等来一个机会。在那家朝鲜劳工常去的小酒馆里,乔装打扮的陆远凑巧听到一个消息,明天下午,会有一支日军部队来物资转运站拉运物资,这支日军部队是才从前线撤下来休整的,听说伤亡不小。这次撤回正定,不单单是补给物资给养,还要接收一批补充兵。

接收补充兵,就意味着这支日军部队里会充斥着大量的生面孔,听到这里的陆远很是有些心动。当天夜里,一身黑衣的陆远便悄无声息的潜入正定城外的日军兵站,今天刚到的一批日军新兵就暂时住在这个兵站里。第二天一大早,日军兵站里的厨子早起准备早饭,在揭开水缸盖取水的时候,不小心触发了陆远昨晚布置的*。

“轰”的一声爆响,兵站厨房里的水缸连同那个厨子一块被爆炸掀上半空,再落下来的时候,整个厨房里硝烟弥漫早已经是一片狼藉。兵站里突然发生爆炸,那些负责兵站日常事务的老兵还好些,昨天刚到这里的那批新兵,却马上乱了手脚。拉动枪栓的声音,不顾一切的喊叫声,令兵站瞬间乱成了一锅粥,大批的新兵光着上身就冲出了营房。

“轰…轰…”在混乱之中,又有陆远昨晚设下的*被触发引爆,大片血雾迸发之下,这些原本一路憧憬要早日建功立业的日军新兵们大多都被吓尿了。实际上,陆远昨夜布置的*并没有几处,日军新兵自己的慌不择路到是令这些*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杀伤效果,过百人的伤亡,令躲在暗处的陆远笑的合不拢嘴。

爆炸虽然早已经停止,可兵站里的混乱仍未停止,在正定日军抽调部队把兵站团团包围之后,兵站里的混乱这才算是渐渐消散。乔装成日军士兵的陆远,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他只是跟着几个日军老兵,在忙活着运送伤员,相较那些已经被吓尿的新兵或是因为恐惧而一直咋咋呼呼的不安定份子,老兵似乎更喜欢像陆远这样只知道埋头干活的新丁。

兵站很快被封锁起来,化名小野一郎的陆远,却被负责兵站事务的老兵叫去继续帮忙,如果不出意外,像陆远这样合眼缘的新丁,会优先分配进新部队里。午饭之前,兵站里的混乱已经彻底平息下来,陆远和其他几个表现突出的新兵受到夸奖,尤其是陆远,更是被那几个日军老兵觉得可以直接留在兵站服役。

“前辈们,多谢了,只是离开故乡的时候,我跟乡亲们保证过,一定会在战场上立下功勋,等我返回故乡的时候,一定要成为一名军官。留在兵站固然很好,只是留在这里,根本没有立功的机会。”化名小野一郎的陆远略带“羞涩”的感激这几个试图留下自己的日军老兵,言语中满是对战场的渴望和憧憬。

陆远已经如此表态,这几个日军老兵自然也就不好多说什么,随后在陆远的低声请求之下,负责兵站事务的一名日军少尉,便态度和蔼的把陆远的名字添加进了第一批补充名单当中。午饭之后,陆远就连同其他500多名日军新兵,被补充进了刚从前线撤回来的这支步兵联队里,而在陆远的毛遂自荐之下,自称拥有驾驶技能的陆远,很开心的被派去物资转运站接收武器弹药和部分给养。

陆远来自新兵补充站,而且又有兵站几个老兵和军官的推荐,春田联队便更加不会怀疑陆远的身份。半小时后,开着卡车的陆远,跟随车队前往物资转运站,连续经过数道检查关卡,陆远一行才算是被核准进入物资转运站。真正进入物资转运站之后,陆远才发现,敢情这里面和自己事先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陆远在上海码头见到的仓库,大多集中且密集,而这里的仓库却大多是半地下室的,而且仓库与仓库之间有间隔,如果有人潜入这里,就一定逃不过巡逻队或是流动哨兵的视线。陆远跟随车队缓缓向前,最后在一个仓库的门外停了下来,约莫百余名朝鲜劳工早已经等在这里,大门洞开的仓库里码放着密密麻麻的木箱。

仓库门口站着调度员和一队日军巡逻兵,每一个进出仓库的朝鲜劳工都穿着无袖短褂,而且他们的衣服上都没有口袋。按照物资转运站的规定,能够进出这些仓库的,只有调度员、巡查员和那些朝鲜劳工,陆远他们这样来装运物资的,却不被允许进入仓库。陆远的卡车被排在了最后,眼瞅着前面几辆卡车的司机,都凑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抽烟闲聊,陆远也拿着一包香烟慢慢走了过去。

和陆远事先预料的差不多,补充过新兵之后,春田联队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相熟,尤其这几个日军司机,还以为一口京都口音的陆远是原本兵站里的人。跟这几个老病司机凑在一起抽了一支烟,陆远借口去撒尿,便独自一个人绕过仓库,朝着远处的厕所走去。透过厕所的小窗,陆远清楚地看到不时有日军巡逻队经过这里,想要不被人注意的进入仓库,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已经决定要大闹一场的陆远,索性便横下心来,直接在厕所里换了装束,等一队日军巡逻队从厕所这里经过之后,已经全副武装的陆远随即从厕所里快步奔出。“呲…”的一声响,奔跑至一个物资堆前的陆远用力挥刀,锋利的刀尖将覆盖物资堆的油布画出一个大口子,陆远才刚刚用油布遮住自己,一队日军巡逻兵便从旁边绕行出来。

心中暗叫好险,缩躲在油布后面的陆远一动不动,等这队日军巡逻兵过去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油布后面钻出。十几息之后,陆远终于移动到一间仓库的边墙下,在巡逻队出现之前,陆远用储存空间快速的在仓库的墙壁上掏出一个大洞。钻过墙洞,陆远回身把储存空间里的墙砖塞回原处,如果不仔细看,绝对没有人会发现这些墙砖是活动的。

进入仓库的陆远耐心蹲坐在木箱后面,用全视角地图扫描之后,确认这间仓库里只有自己的时候,陆远这才缓缓起身从木箱后走出。连续两次袭击正太铁路,陆远储存空间力度*早已经消耗一空,所以在他进入日军军火仓库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先查找这间仓库里是否存放有*。

用撬棍连续撬开十几个木箱,陆远都没有找见*的影子,不过他的运气还是很好,*没有找到,却找到了一批存放在这个仓库里的大口径*炮弹。陆远对火炮几乎就是一窍不通,不过看箱子里的这些炮弹个头,陆远猜测这些炮弹的口径怕是不会低于120毫米口径。用大口径炮弹一样可以充当*,所以陆远就老实不客气的,一口气往自己的储存空间里收纳了不下40枚这样的大口径*炮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