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

“你!”

见到卿寒一言不合便将战争仙器对准自己,这个身穿金色甲胄的青年脸色一阵青白。

他自恃身份,觉得自己要比现在仙界的这些修仙者高贵无数倍。

但是遇到卿寒这样的无赖,却也无可奈何。

“原来所谓仙界的少年道尊,也不过如此,连正面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这个青年哼了一声之后,缓缓的落了回去。

他还真的怕卿寒如方才那样,也一炮将他轰成渣子,那样死的话,可就太冤枉了。

本来,在至尊擂台上,被卿语几招轰杀,便让他异常的憋闷,但是到了玄州之后,他却发现自己更加憋屈。

在至尊擂台上的时候,卿语因为施展出仙道开创者的神通,引动至尊擂台之下的仙道之器,得到仙道之器力量的加持,才一举轰杀三十六皇。

所以,三十六皇并不服卿语,他们对自己着绝对的自信,若是换一个战场的话,他们中任何一人都可以击败卿语。

现在面对卿寒,这个金色甲胄的青年更是不以为然,卿寒虽然名声在外,却从未有过任何战绩,她唯一为人所知的,便是修复虚境,成为大道之花下的仙道道尊。

在许多人看来,卿寒不过是一个沽名钓誉之徒。

“正面一战的勇气?”

突然间,卿寒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原本身上那股子阴郁之气也一扫而空,似乎突然间发生了一件让她十分开心的事情。

“好啊,我就给你一个正面一战的勇气。”

随后,卿寒挥手,那黑洞洞的战争仙器瞬间收回。

继而,卿寒的身躯缓缓的从城墙之上落下,来到那金甲皇者的面前。

“报上名来。”

卿寒的身躯一动,属于洞虚境的修为,毫不掩饰的释放了出来。

在经历至尊榜之战后,卿寒的修为也突飞猛进,进入洞虚境,她在至尊界的时候也得到了机缘,便是那卷仙墓中的道书。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卿寒修为的提升,牧仙图的威能也进一步提升,再加上天星石的力量,这才是卿寒的真正底牌。

……

“一个沽名钓誉的狂徒,竟然真的有勇气与我一战?”

金甲青年先是一怔,继而冷笑。

不过是洞虚境而已,这个青年的修为,已经达到返虚境顶峰。

“复姓方阳。”

这个金甲皇者笑道:“至于名字……若是你能接下我三招不死,我便告诉你。”

“复姓方阳?”

听到这个姓氏,所有人都微微的呆了呆,方阳这个姓氏很少见,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而眼前这个复姓方阳的金甲青年,也是极为陌生。

天命城至尊榜之战时候,他是第一次出现在仙界。

方阳姓氏青年的实力很强,为至尊榜之战三十六皇者之一,修为已经达到返虚境巅峰。能培养出这样人物的,绝对不会是某个普通的小势力。

“方阳?”

忽然间,有仙人低声自语道:“我曾在一处古仙墓中,见过方阳这个姓氏……似乎是远古仙界的一个王族。”

远古的天王,都是超脱了果位之境,达到通天境的绝世强者。

在远古仙界中,拥有天王的族群便是王族,高高在上,统御仙界一方。

不过远古诸仙大战之后,众仙陨灭,远古的族群也尽数覆灭,高高在上的仙人被磨灭记忆,斩下仙境。

方阳一族,自然也已经灭族……哪怕是活下来的方阳族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曾经的王族。

“方阳王族已经灭族,莫非你是得到方阳王族的传承者?”

那个仙人不禁开口问道。

“无知!”

方阳姓氏的青年冷笑道:“方阳王族从未灭族,传承也从未断绝!”

嗡!

说话之间,方阳姓氏的青年的身上,再一次的释放出如同烈日一般的光华。

“仙禁虽强,能够斩灭仙道,将仙道众生打落凡尘,斩灭仙道记忆……但若是强大到一定程度,便可以扛住这种斩灭,保留仙道记忆!”

方阳姓氏的青年脸上闪过一抹傲然:“我家祖上,便是这个级别的人物,纵然被打落仙境,但依旧保留下仙道记忆!”

周围一片寂静。

保留下仙道记忆?

这意味着什么?

仙道断绝的今天,远古的神通秘法都已经失传,从古仙墓中挖掘出来的那些神通道法,大多数都是残破的。

无暇的远古法,自然也存在,比如玄州城中央立着的那座传承宝塔,便藏着一尊远古天王的完整道统,无暇的远古法。

眼下,方阳一族,竟然也拥有这样的无暇远古法。

“现在,我方阳王族出世,便要君临天下,主宰仙界。”

方阳姓氏的青年,脸上闪过一抹傲然。

“笑话。”

就在这时,半空之上传出一声嗤笑。

“方阳王族?当年那群缩头乌龟躲进域外,侥幸未被斩下记忆,后来又被神族和九天天帝接连驱逐……现在方阳一族,也好意思说君临天下?”

“若非九天天帝退位,不再参与仙界纷争,你方阳族敢在仙界现身?”

“谁!”

方阳姓氏的青年还未等说话,隐藏在一边的另外一个仙人怒声呵斥起来。

不过那个声音便没有再一次的响起。

方阳姓氏的那个青年脸色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

可偏偏他以及周围其他方阳族的人无法反驳。

这些都是事实。

特别是现在,仙界九天天帝退位之后,方阳族才敢在仙界现身,这更是无可争辩的。

“鬼鬼祟祟,滚出来!”

忽然间,方阳姓氏的金甲青年猛地出手,他一掌朝着虚空的一角轰去。

一个灰色的身影狼狈的跌落下来。

这个身影的身上,被一股灰蒙蒙的气息笼罩,全身上下也充斥着一股腐臭的气味……僵尸!

“原来是炼尸门的杂碎。”

方阳姓氏的金甲青年狞笑一声,他一步上前,一掌拍在那具僵尸的身上,这具僵尸瞬间四分五裂,惨死当场。

上一次至尊榜之战,炼尸门的弟子并未参加。

现在的炼尸门,哪怕是占据真灵天,但也依旧是仙界公敌,炼尸门的人若是敢出现,立刻就会被人撕碎。

但是这一次在玄州,仙界无数天才要重开至尊榜……炼尸门的弟子却是坐不住了。

炼尸门的来历神秘,从远古,甚至更为古老的时代贯穿到现在,他们的传承也自始至终都没有断绝过,对于方阳族,自然也是知根知底。

“嘿嘿嘿,方阳族的好大威风,竟然杀了本公子的一具战尸……啧啧啧,大概也就这点能耐了。”

……

见到方阳族竟然和炼尸门起了冲突,卿寒不禁抚了抚额头。

“待我解决了这个什么道尊,再来会会你们这群不敢见人的地老鼠。”

方阳姓氏的青年没有找到那具僵尸主人的存在,他便又将目光投向卿寒。

“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