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医院,童扬和人打听了一下产科就急急忙忙的过去了,到了走廊的时候那边李洋两眼呆滞,嘴唇发干,眼睛通红,应该是喝了酒没有完全醒酒然后被自己强制性醒酒的结果。

    “王鑫,去买几瓶水”童扬想着喝点水应该能让他好受些,“老师?你是紧张吗?”

    “不知道,脑袋发空,有水没有?”因为童扬的问话李洋总算回过点神来,童扬指了指外面,”王鑫去买了“

    ”哦,能不紧张吗?今天有点过了,还差那么几天我就想着今天庆祝完就等她生呢,但我真没想到这小家伙要提前出来“李洋苦笑了下,”希望没事吧“

    ”老师你想太多了,这个太正常了,而且也没有耽误什么吧,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说已经开了四指了,晚来一会可能会比较麻烦,当然也可能直接生在车上了。“

    童扬和李洋师生之间的对话,不像是当代社会的老师与学生,更像是朋友。童扬的电话响起来,一看来电是秦璐的,这边是医院不方便大声讲话,童扬往外走了走接了起来,”秦璐?什么事?“

    ”你们回去了吗?“对面的声音甜甜的,仿佛是一股甘露倾入你的耳朵,听到这种声音,童扬总算能轻松一下了。

    ”没呢,我和老师在医院呢“

    ”在医院?老师出什么事了?“

    ”哦,是安老师,她要生了“

    本来还有些紧张的秦璐一下子变得欣喜起来,”要生宝宝了啊?生了没有?“

    ”还没呢,我们在外面等着呢,你回家了吧?“

    ”嗯,那你在医院就不打扰你们了,到时候孩子出生了别忘了多拍几张照片啊。“

    ”行,知道了,那挂了啊“童扬正要挂电话呢,那边王鑫买了水过来了,这边产科的门也开了,伴随而来是婴儿的啼哭,两人赶紧往里走,里面的护士已经抱着孩子出来了。”安然的家属,来看一下,六斤七两大胖小子,母子平安,给我们的护士签个字。“

    李洋早就站起身来,双手无处安放,这一刻眼泪再也止不住了,顺着眼眶滑落,”像他妈妈,这小鼻子,大眼睛,胖嘟嘟的手。我能抱一下吗?“童扬和王鑫两个也往上凑,还真是和安老师长的像呢,两人这个时候乐的和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

    ”那个等我们一会给他洗完澡您再抱,给我们签个字。“医生没有同意李洋的请求,又重新说了一遍签字的要求,初为人父的李洋赶紧按照医生的要求签了字,又看了好几眼孩子。”我老婆呢?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等一会的,医生正在处理后续工作,一会你就能看到了,不要着急啊。”护士抱着孩子走了,几个人焦急的等待着安老师出来。

    “老师,别着急,一会就出来了,不是说母子平安嘛,你喝口水”王鑫把刚买的水拿了出来,李洋也确实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干点什么,拧开水瓶咚咚咚的喝了一大半。过了一会安芸被推着出来了,整个人看上去虚弱不已,李洋心疼的上前抓住安然的手,“老婆,辛苦了!”说完亲了亲她的额头,看到老公如此待自己,安然此刻感觉幸福极了,“孩子呢?我刚才就看了一眼也没看清楚。”

    “护士带着去洗澡了,我们走”李洋从医生的手里接过病床,推着向病房走去,童扬和王鑫赶紧上前帮忙。安芸这才注意到这两人还在呢,“你们两个还没走呢?你们老师在就够了。”

    “没事,我们反正没什么事情,也为以后我老婆生孩子学习点经验。”王鑫的一句话直接把安然给逗乐了,不过乐完以后就是疼,“可别刺激老师了,对了还没问你们几个考的怎么样?光在电话里面听你们李老师夸你们了,还要请你们吃饭,说来听听。”

    童扬的这种状元的事情自己说出来估计会很奇怪吧,还是由王鑫表达一下比较好,“您还不知道呢?我们班头也真是的,童扬这次考了720分,全省状元,要不然班头能那么高兴?”

    “是吗?童扬可以啊,恭喜恭喜啊,你这个状元一下子把你们老师的地位瞬间就拉起来了啊?对了,安老师也教过你不能忘吧?”本来有些虚弱的安芸听了这么高兴的事情突然来了精神。

    “不能,不能”童扬此刻表现的有些腼腆,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能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到了病房以后,李洋又被护士叫去了,开始安排需要买什么东西,诸如大人的脸盆,孩子的洗澡盆,纸尿裤之类的。李洋又要陪护安然还要买东西自然有些忙不过来,童扬和王鑫互相看了看,今天看来要忙到很晚了。

    两人结伴出去买东西,外面的商店都已经没几家了,只有常年赚医院这边钱的商店还在开着。刚把护士要求买的东西拿回来,安芸那边又饿了,两人只好出来再买吃的,顺便也给李洋买了些醒酒的药片。

    安芸刚吃完了东西孩子被护士抱了进来,两人甜蜜的看着自己爱的结晶,童扬和王鑫两个人看着眼前这幅画面都看痴了。都有些忍不住想要把这个画面的主角换成自己了,看来在电视剧上面经常出现的也不是骗人的嘛。

    “老师,他叫什么?”王鑫此刻的心思更像是个女孩,反倒是童扬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具体叫什么真没想好,光顾着给你们补课上课了。再说我这水平还是算了吧,你们安老师自己决定。”李洋这时候光顾着开心了,酒也醒的差不多了,就是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累。

    安芸温柔的看着入睡的小宝贝,“小名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吗?男孩叫帅帅,女孩叫青青。”

    “对哦,你看我这脑子”之前安然确实说过,自己喝了点酒就忘了,“那大名你也一并取了吧。”

    “今天孩子出生,你这个当爸爸的没出多少力,反倒是让学生干了不少活。对了,今天成绩揭晓,童扬是状元,日子都撞到了一起,不如我们的孩子就叫李元吧?”

    “李元霸?”

    “什么李元霸,李元,没有吧,状元的元,希望他以后也能成为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