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层炼狱之塔,是一间温暖得到小屋。

    里面的家具都是木质的,而且还铺着原始的毛皮地毯,点着几根粗大的蜡烛。

    一个巨人坐在桌子边上,安静看着一本大书。

    当然说他是巨人也不是很正确,他仅仅只有五米高而已。比起正常人来说当然是巨人,但是比起第一层和第二层炼狱之塔巨人来说,他又不算有多高了。

    “安宁!”

    “平和!”

    “坦然!”

    “是这个世界最最珍贵的东西是吗?”

    这个五米高的巨人朝着杜变望来,他长着一对尖耳朵,面孔充满了棱角,使得他们看起来比人类更加威严冷酷。

    杜变顿时想到了张小曼的描述,世界末日的时候,有一个巨人从天而降毁灭了方圆千米内的一切,然后从大坑里面出来,抱走了奄奄一息垂死的任夜筱。

    “你觉得这个世界最珍贵的是什么?”五米高巨人道。

    杜变道:“应该是自由?!”

    这是一个万精油真理答案。

    五米高的巨人摇头道:“不,那是底层生物最珍贵的东西。比如现在这个世界无数的人类被囚禁在一座座高墙之内等死。但是对于高层生物来说,最珍贵的应该是内心的安宁,平和,坦然。”

    杜变道:“那我可能还没有到高层生物的级别,但是安宁,平和,坦然也意味着内心的自由吧。”

    五米高的巨人道:“那一个人痛苦的根源是什么?”

    杜变道:“内心无法满足的诉求,人生过往的错误,发现的真理如同墙壁一般拦在前面等等。”

    五米高的巨人道:“人痛苦的根源,就是自己的内心对吗?”

    杜变道:“对。”

    五米高的巨人道:“人最大的敌人永远就是自己,当然我并不是要说什么惰性,贪欲之类的。事实上拥有惰性,贪欲的人是幸福的。惰性至少让这个人还有瘫痪至死的幸福,贪欲至少让这个人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幻想幸福。人最痛苦的就是……所谓的战争自己,那意味着自己永远和自己交战。无时无刻不想着战胜昨日之自我,迷失之自我。一个人无时无刻和自己交战,当然陷入了无尽的痛苦。”

    杜变默认。

    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这句话在地球上被奉为真理。并且号召人要战胜自己的各种惰性,妒忌,贪欲等等。

    然后这种战斗哪怕获胜,都未必带来幸福感,反而是更深的痛苦。

    杜变问道:“请问阁下是?”

    那个五米高的巨人站起身来,他身上穿着威风的铠甲,但不是银色的,而是黑色的。

    “我就是噩梦大帝……留在这里的心魔。”五米巨人道:“我是他痛苦的根源,所以他把我囚禁在这里了。”

    杜变错愕!

    没有想到炼狱之塔第五层的终极boss,竟然是噩梦大帝的心魔。

    杜变道:“炼狱之塔现在处于噩梦大帝的控制中吗?”

    噩梦大帝心魔道:“没错,这座炼狱之塔从异世界飞到这里之后是空白无主的。噩梦大帝占领了这座炼狱之塔,并且去抓来各种强大的生物,放置在炼狱之塔的每一层中,并且设定了规则。”

    接着,噩梦大帝心魔道:“当然,你把前面四层都打通了,这意味着他又要去抓来强大的生物充斥空空的炼狱之塔了。否则这炼狱之塔就无法提供全新的试炼了。”

    杜变道:“那第五层试炼就是战胜你吗?”

    噩梦大帝心魔道:“是,也不是!你固然要战胜我,但更多要战胜你自己的心魔。因为我会把你内心所有的痛苦情绪完全释放出来,而且放大一千倍,一万倍。让你接受如同炼狱一般的折磨,然你觉得死亡也比这种痛苦美好一百倍,一千倍。”

    然后噩梦大帝心魔一招手道:“我要开始了,你要在你的心灵之中找到一个庇护所,找到一片净土。否则你永远赢不了,你注定一败涂地,最后将自己杀死!太康大帝三人是我的徒弟所以我会手下留情,但你的身份特殊,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如果我今天手下留情,那未来之战你必死无疑!”

    杜变道:“好的,您开始吧!”

    这话一出!

    杜变忽然觉得眼前一黑!

    “咔嚓……”

    一股心碎的感觉!

    无穷无尽的黑暗和痛苦疯狂袭来。

    “我老公不要我了,我老公不要我了。”

    “老公,我下来找你!”

    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未婚妻任夜筱牵着女儿晓晓的手,转身朝着杜变嫣然一笑,然后猛地跳了下去。

    “不!”杜变一声嘶吼。

    整个心脏撕裂一般的剧痛。

    按说不应该这样的,他已经找到女儿了,而且很快也要和未婚妻任夜筱见面了。

    所以眼前这个画面不应该有如此巨大杀伤力的,不应该让杜变心痛欲裂的。

    但杜变还是痛苦到恨不得死去。

    然后是满目苍夷的地球不断在旋转,整个地球上一片死寂,到处都是不死族,到处都是尸怪,就是没有人类。

    整个天空一片灰暗,大地没有绿色,没有任何生机!

    无数尸体从地下钻出来,指着杜变嘶声道:“都是你,都是你,毁灭了我们的地球,毁灭了我们的世界。”

    杜变道:“不,我拯救了大宁帝国的位面,未来才有拯救两个世界的希望。如果我牺牲了大宁帝国位面,那未来一百年现代地球依旧会毁灭。”

    “哈哈哈哈……”一个巨大魔王的身影矗立在天际,朝着杜变狂吼笑道:“杜变,你以为你那次伟大的同归于尽,真的就拯救了大宁帝国位面了吗?哈哈哈,简直是痴人说梦,那个衍生地球的面也被毁灭了,哈哈哈哈!”

    “不,不,不可能!”

    接下来,女儿杜晓的面前出现在他的面前,喊着:“爸爸,爸爸……”

    接着,她原本明亮的眼睛猛地昏暗下来,两行黑血从里面流出。

    孤儿院的某个粗壮阿姨将七岁的杜变拉进了某种角落,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来,阿姨给你检查检查身体。”

    一个女人出现在凄凉的大地上,她抱着一个婴儿艰难行走在死寂的大地上。

    然后,她用报纸包裹这个刚刚生下来不久的婴儿,将他放在了孤儿院的门口,然后她绝美的背影毅然离去。

    “妈妈,妈妈……”婴儿大声啼哭,却发不出任何言语。

    无穷无尽的画面,疯狂涌入杜变的大脑之内。

    全部都是黑暗,恐惧,痛苦的画面。

    这里面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有些则是杜变内心的担忧,愧疚。

    无数负面的情绪,潮水一般灌入。

    一般人哪怕承受了十分之一,百分之一,也会的抑郁症,而且还是那种无法挽回的抑郁症。

    ……

    当黑暗和痛苦到来的时候,是无法战胜的。

    无数的抑郁症患者也想要阳光,也想要开朗,但他们完全做不到,轻型的患者还可以通过药物刺激,让自己恢复比较平淡的心态。

    而重度患者,哪怕服药也无济于事。

    许多抑郁症患者说过,当痛苦,黑暗,忧郁袭来的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接受他,习惯它,然后在一片黑暗中,尽量找到那一丝光明,然后靠着这一点点光明,继续坚强下去。

    这个光明未必是理想,未必是某个美好的画面。

    很可能就是你的四五岁的孩子举着雨伞小心翼翼过马路的胆怯和恐惧,车子距离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她就赶紧害怕地停下来,并看着你。

    也可能是当你抱起她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渐渐长大了,不再是婴儿了,而是一个小女孩了。所以体重也沉了,你单手抱着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渐渐滑落了,然后她咯咯笑道:“爸爸,你抱得动我吗?”

    ……

    无穷无尽的黑暗,无穷无尽的痛苦,化作黑暗的潮水一般朝着杜变涌来,很快就要将他淹没了,要让他窒息了。

    他的整个世界,一片黑暗笼罩。

    黑暗潮水渐渐淹没他,要让他窒息而死。

    他拼命地逃窜,逃窜……

    他想要逃到女儿杜晓那里,希望在她那里找到心灵的庇护。

    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杜晓七窍流血的面孔,脸上的肌肤还在不断碎裂。当然这不是预兆,而是杜变内心深处的恐惧,害怕自己保护不了女儿。

    后面痛苦和黑暗的潮水继续涌来。

    整个世界,没有一点亮光。

    他跑向了妻子任夜筱那里,却发现她永远距离他几米的地方,坐在窗台上朝着她挥手。

    他跑向宁雪那边,她怀中还抱着孩子,此时正朝着杜变温暖地笑。但她是一片模糊的,仿佛间隔一层东西,他永远都过不去。

    杜变仿佛和黑暗潮水赛跑的人。

    后面黑暗痛苦潮水越来越多,拼命要追上他,要将他淹没。

    而在第五层炼狱之塔内,噩梦大帝心魔双手张开,整个第五层炼狱之塔,全部被他黑暗痛苦的精神能量所笼罩。

    整个空间,也仿佛被黑暗能量渐渐淹没。

    杜变跑向了内心唯一的庇护所,杜宪的灵魂。

    因为杜宪的灵魂是一片空白的,是永远不知道恐惧和痛苦的。

    杜变拼命地奔跑,终于找到了杜宪的灵魂角落。

    仿佛一个小小的透明房间,杜宪的身影静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杜变想要进入杜宪的空白灵魂躲藏,当那仿佛是一间玻璃房子,里面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却完全进不去。

    他拍打着玻璃墙壁,想要让里面的杜宪开门,让他进去。

    但是,杜宪始终静静地坐在里面的角落,一动不动!

    ……

    终于,无数黑暗,恐惧,痛苦,担忧,愧疚组成的心魔黑暗潮水,彻底将杜变淹没了。

    杜变开始窒息!

    这就是心魔的攻击!

    将你内心所有的光明全部都变成怀疑和疑惑,然后将痛苦,内疚,恐惧放大十倍,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去袭击你的内心。

    最后,将你的内心彻底扼杀,让你永远绝望,活生生地溺死自己的灵魂。

    背负越多的人,故事越多的人,心魔也越多。

    所以,噩梦大帝李小强,无法通过地位层的炼狱之塔试炼。

    傀儡部落大酋长,劫掠者联盟大元帅等等所有人,都无法通过第五层的试炼。

    哪怕噩梦大帝如此强大之人,也只能剥离自己的心魔,将它囚禁在噩梦之塔内作为终极boss。

    ……

    杜变的身体开始抽搐!

    他的灵魂要被溺死了!

    噩梦大帝的心魔怜悯地望着杜变,叹息道:“可怜的孩子,你很坚强。但是你的坚强完全是靠意志强行筑造堤坝,这样是不行的。你的坚强没有实际的依靠,意志筑造的堤坝越坚固,以后崩溃的时候越毁灭。”

    “每一个人的内心都需要强大的依靠,然而你却找不到,所以你战胜不了心魔,你的灵魂只会被活生生溺死!”

    杜变抽搐得越来越频繁,但是动作幅度越来越低。

    灵魂的窒息死亡,越来越近。

    如果是其他人,噩梦大帝的心魔会唤醒他的。但眼前这个人是杜变,所以他不会唤醒。

    而是任由他死去!

    杜变的精神世界中!

    他已经被无尽的黑暗潮水淹没,他又不会游泳,只能活生生被溺死。

    他脑域的灵魂开始熄灭!

    就如同从天上望向地球,万家灯火,看上去如同璀璨的星河。

    然而当失去能源的时候,地球上所有城市的灯火都会熄灭。

    而杜变的灵魂熄灭,就类似这一景象,就仿佛地球大片大片断电,一片一片陷入黑暗之中。

    最后,杜变大脑所有灵魂都熄灭了。

    就剩下了最后一点亮芒!

    人的灵魂,仿佛天上星河,由无数的光点组成。

    当所有光点都亮着的时候,其中一个光点,或者一片光点是不起眼的。就仿佛天上几千亿的星河,很多星星你根本不可能发现。但如果整个星河都熄灭了,就剩下一两颗星星亮着,那么它就变得显著了,被你遗忘的它一下子就变得清晰起来。

    杜变灵魂这最后一点亮芒,就是一段被他彻底遗忘的记忆!

    因为他当时还是一个婴儿,是不可能有记忆的。

    一个绝世美丽的女人抱着他行走在一片虚空之中,她浑身都是鲜血,背后是整个苍穹,有无数光点猛地闪现,追击而来。

    下一个画面。

    这个女人抱着婴儿的杜变,放在一座孤儿院的面前。

    她充满了无限的感情亲吻了杜变一下:“宝贝,为了你的安全,娘不得不和你分开。你长大之后,记得来找我,记得来找我。”

    然后,她将一个挂饰戴在还是婴儿的杜变脖子上。

    然后,浑身鲜血的女人消失,婴儿的杜变哇哇大哭。

    ……

    母亲?!

    母亲!

    我竟然有母亲,而且她不是故意要遗弃我啊!

    这是一段彻底被遗忘的记忆,完全在杜变脑域最便宜的角落。

    如果不是今日杜变的灵魂被黑暗和痛苦淹没,杜变可能永远发现不了它。

    然而也就是这这一道光芒,这一道记忆,让杜变彻底找到了希望。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杜变原本已经熄灭的灵魂光点,再一次一片一片被点亮了!

    最后,他的整个灵魂完全复苏。

    现实地面上,他的身体停止了抽搐,恢复了正常的呼吸。

    噩梦大帝的心魔不敢置信望着杜变!

    炼狱之塔来到这个世界后,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战胜自己的心魔。

    杜变是怎么做到的?

    太康大帝失败了,傀儡部落大酋长失败,劫掠者联盟的大元帅也失败了。

    甚至强大无比的噩梦大帝也只能将自己的心魔剥离,放在这第五层炼狱之塔中。

    ……

    杜变睁开双眼,脱离了精神世界。

    对面噩梦大帝的心魔望着杜变良久,道:“我不知道你在你的精神世界中找到了什么,竟然可以战胜你的心魔。”

    父母,对于每一个孩子俩说,应该都是强大无比的。

    尤其对于那些很小的孩子来说,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父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无所不能。

    而杜变从未见过父母,甚至完全没有父母的下落。而现在他竟然知道了自己的母亲,而且她是迫不得已遗弃自己。

    这当然瞬间给了杜变无比强大的力量和支撑。

    而且自己的母亲仿佛……依稀,可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因为杜变记忆中的第一个画面,背影是无尽的苍穹,背后有无数光点追杀而来。

    那自己的母亲究竟在哪里?她究竟是什么身份?

    想要找到父母,想要知道自己身世,毫无疑问要从母亲给自己的那个挂饰找到线索了。

    那个挂饰是一块黑玉,普通而又略显神秘的,上面有复杂的纹路雕刻。杜变当时完全看不懂,现在看来这应该是文字,只不过是杜变从未见过的文字。

    小时候杜变经常做噩梦,但只要手握着这个挂饰心就会立刻安宁下来。

    只不过后来和任夜筱谈恋爱之后,他就把这个黑玉挂饰送给她了,因为这是他最最珍贵的东西。

    所以这个挂饰不在杜变身边。

    ……

    噩梦大帝的心魔道:“杜变阁下,恭喜你成为这个世界有史以来第一个通过第五层炼狱之塔试炼的人。”

    然后,他的身体变得稀薄,最后成为了一层淡淡的光影。

    噩梦大帝留在这里的心魔,当然是一个纯粹的能量精神体,此时凝聚成为了一颗能量晶体。

    “我虽然是噩梦大帝的心魔,但也算一个小小的分身,这晶体里面蕴含着强大的能量,这就是给你的奖励。”噩梦大帝心魔的光影道:“他说过没有人可以战胜自己的心魔,所以将我剥离囚禁在这里。但如果有人可以战胜自己的心魔,就证明他错了,所以我就自由了,我要回去了。”

    “回去?”杜变。

    噩梦大帝心魔道:“对,回到他的体内。”

    然后,噩梦大帝心魔的光影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飞出了炼狱之塔,朝着噩梦帝国飞去。

    杜变盘坐下来,手握这颗能量晶体,运转吸星大法开始吞噬!

    瞬间!

    一股无比强大神秘的能量,猛地涌入了杜变的体内!

    这次涌入的,不仅仅有内力玄气,还有强大无比的精神力!

    他的丹田,筋脉,脑域都开始大爆炸。

    杜变的精神力开始飙升!

    45级,47级,53级,59级!

    与此同时,杜变的内力玄气也疯狂飙升,他的武功修为再一次疯狂暴涨!

    二阶武圣,三阶武圣,四阶武圣,五阶武圣,六阶武圣……

    ……

    不知道过了多久,杜变再一次苏醒开来。

    “主人,您的修为已经突破了六阶武圣!”系统道:“您的精神力达到了59级。”

    杜变道:“武圣之后的级别是什么?”

    系统道:“根据龙血大陆的级别划分,武圣之后的级别是炼狱者。”

    杜变道:“而这座秘境叫炼狱之塔。”

    系统道:“对。这第五层炼狱之塔的试炼您最大的收获不是精神力和内力玄气,而是全新的攻击方式,心魔攻击!”

    杜变闻之惊喜无比。

    心魔攻击?

    这个攻击更逆天了!

    之前千倍重力的攻击方式,已经打破了很多人的想象力。而这次的心魔攻击,更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哪怕再强大的高手,只怕都有心魔吧。

    ……

    好了,现在第五层炼狱之塔的试炼也完成了,应该离开了。

    然而接下来,杜变惊诧地发现,竟然还有台阶?

    难道第五层不是炼狱之塔的最高层,上面还有第六层?

    但是刚刚杜变听说了,噩梦大帝得到了这个噩梦之塔的控制权,并且为整个炼狱之塔命名,而且制定了试炼规则。

    但是噩梦大帝这么强大的人也只是到了第五层而已啊?

    那第六层炼狱之塔究竟是什么啊?!

    杜变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去?

    人应该要知足,他已经打破这个世界的记录,完成第五层试炼了了。现在应该出去了。

    可是,他真的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所以,他沿着台阶往上走去。

    台阶的尽头,是一片黑幕,穿过黑幕就是第六层炼狱之塔了。

    第六层究竟是什么?

    杜变内心真是充满了无限的期待,紧张。

    穿过黑幕!

    瞬间,无边无际的恐惧,无边无际的震慑,无边无际的未知,瞬间扑面而来!

    其实杜变什么都没有看到!

    但是,刹那间,整个人,整个灵魂,整个精神仿佛陷入了无比可怕的混沌。

    不能进去,一定不能进去!

    杜变立刻将脚步悬空没有踩在第六层炼狱之塔上,一旦踩下去,就完了!

    他无比确定这一点。

    这第六层炼狱之塔,完全超过了他的认知。

    他的理论知识完全无法支撑对它的认识,所以一定不能进入,否则……死亡哪怕是最好的结局了。

    杜变赶紧退了出来!

    顿时,长长松了一口气!

    而且,整个身体那一瞬间仿佛要瘫痪了一般。

    这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劫后余生的余波。

    ……

    杜变一层一层往下,回到了炼狱之塔的第一层。

    然后从入口出去了!

    穿过长长的黑暗,眼前稍稍一亮,来到了外面的世界。

    顿时,见到了三张无比焦急的面孔。

    “爸爸,你终于出来了,我们等了你三十五天了,我们差点觉得您出不来了。”杜晓直接投入杜变的怀抱。

    三十五天?

    杜变无比惊诧?!

    太康大帝道:“没错,我们等了你三十五天了。之前说过,只等你一个月,如果一个月后你没有出来,我们就放弃离开,因为一个月还没有出来,就意味着试炼失败,死在里面了。但我们终究不甘心,还是等了下去!”

    “没有想到,你还是出来了!”太康大帝道。

    杜变无比惊诧!

    加上修为提升昏迷的时间,前面五层炼狱之塔的试炼时间也没有超过五天啊。

    而现在时间竟然过去了三十五天?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难道,自己在第六层炼狱之塔停留那一片刻的时间,就过去了三十天?

    明明只有一瞬间啊,杜变感觉最多不超过一秒钟啊。

    太康大帝也说了,在炼狱之塔里面的时间比外面时间更长。很可能里面一个月,外面不超过一两天啊。

    怎么可能会出现里面一瞬间,外面却过去了一个月?

    太康大帝道:“你完成了第四层的炼狱之塔了?”

    杜变道:“完成了第五层!”

    顿时,太康大帝眼睛猛地睁大到极致?

    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完成第五层试炼,但……杜变竟然完成了?

    他果然拥有这么大气运?

    竟然打破了前所未有的记录?

    要知道第五层炼狱之塔的试炼,他曾经尝试了几百遍,换算成炼狱之塔的时间,足足用了十年也没有通过。傀儡部落大酋长,劫掠者联盟大元帅也同样如此。

    之后三个人取得共识,在噩梦大帝心魔统治下,这第五层炼狱之塔是不可能通过的。

    没有想到,杜变竟然通过了!

    “这算是大好事,你通过第五层试炼,变得更加强大,可以更有把握击败对手,迎娶噩梦帝国公主。”太康大帝道:“好了,时间非常紧迫了,我们必须抓紧去噩梦帝国了,劫掠者联盟大元帅,傀儡部落大酋长早已经到了,我们已经晚了一些日子了。”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