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滨市的人,是从未见过这么一支队列整齐的队伍。

    尤其是,这支队伍里面的人,还穿着省卫军的制服,在哈滨市的老百姓心中,省卫军一直扮演者的并不是守卫的形象,而是那种剥削欺压的印象。

    现在陡然一看到这样肃静整齐前进的队伍,河滨市的人完全不敢相信,这样的队伍,竟然出自省卫军。

    有些消息灵通的就知道,最近省卫军裁撤那些油头的老兵,还听说,是新总督原来的督军钟鼎革的儿子钟泽鸣担任新兵团总教官。

    现在哈滨市的市民百姓们,对钟鼎革的欢迎那是发自内心的,这样的欢迎,得益于钟鼎革所做的事情。

    帮助哈滨市的人民群众办了好事情,为哈滨市的人名解决了颇多问题,因此,就赢得了哈滨市人民群众的支持。

    同时,消息灵通的人,也听说了钟泽鸣担任新兵团总教官的事情。

    对于钟泽鸣担任新兵团总教官的事情,大家大概是爱屋及乌,都觉得,钟督军的儿子一定会跟钟督军一样,是个干实事的人。

    这次在大街上一见省卫军新兵团,果不其然,钟督军儿子训练出来的新兵,跟以往的省卫军是完全不同的。

    “钟督军的儿子真不耐,看看这些省卫军的新兵,一看士气就不一般。”

    “那是,钟督军可不像他们四大家族,完全就是吸血鬼!”

    “什么四大家族?现在四大家族不是都毁了吗?听说周克民都已经被抓到金陵去了,吃了好几万省卫军的空饷。”

    “对,其他三个家族的老头子,听说都被土匪给杀害了。”

    “还叫钟督军?现在钟督军可是当上总督了!”

    “现在钟督军当上总督了,以后咱们的日子可要好过多了。”

    “唉,这些省卫军的新兵是要去哪里?”

    “我听说啊,有些老兵油子在领了遣散费之后,还不愿意走,估计这些新兵是去把那些老油子给赶出去。”

    “我儿子的朋友去当了省卫军的新兵,听说一当兵,就首先给家里补贴,足足五十块大洋。”

    “这下好了,以后大家又多了一条出路了。”

    “……”

    路上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不过对于钟泽鸣担任省卫军新兵团的这件事情,大都是给予了正面的评价。

    这都得益于钟鼎革之前在龙江省所做的事情,都是真心实意为龙江省百姓的服务的。

    因此,当他的儿子出人某个职位的时候,百姓们心中所想的,就觉得是钟督军的儿子,肯定不会是坏人,担任职位肯定是够格的。

    尤其是在大街上,看到省卫军新兵团行进的过程,大家对这一形象更加认可了。

    ……

    北营是龙江省省卫军的大营所在地,这些天,当北营里面的省卫军接到遣散的通知之后,北营里面就一直是闹哄哄的。

    能够待在北营里面的人,基本上都是世袭,或者是达官贵人的子弟。

    基本上这些人,跟吃空饷的人差不多,只占一个名额,基本上不算是省卫军的人。

    当然了,在某些时候,他们也会自称是为省卫军出生入死的人。

    比如说现在,北营现在还有将近一千人的老兵油子,在领了遣散费之后,又不愿意离开了。

    用他们的话来说,他们身是北营的人,死是北营的鬼。

    一开始,钟泽鸣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还是很震惊的,果然,北营还是有不一样的人。

    可是,当他派人调查,得知喊这种口号的人,实际上只是拿着省卫军的编制,人却不知所踪的人搞出来的动静。

    钟泽鸣就没有这么好的耐心了,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带新兵,可没有时间去好好理顺原来省卫军的人马。

    在他看来,现在的省卫军其实就跟公司差不多。

    原来的员工既然不适应公司的发展,一身臭毛病,那么公司重新招新人,组建一个新的团队,那么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这些老兵油子竟然拿了遣送费之后,依旧赖在北营里面不动弹,想要当老赖。

    钟泽鸣自然也不会跟这些人客气,他就要带着三个新兵团四千多人,来教教这些老兵油子,什么叫做真正的军队。

    同时,也打消一些人想要来省卫军混日子的想法!

    这次行动,除了原来的警卫连所有人员携带枪支弹药之外,三个新兵团的新兵们,手上没有任何东西。

    到达北营的大门口时,门口连岗哨都没有,死气沉沉,恍若鬼城,钟泽鸣没有管这么多,他直接带着三个新兵团长驱直入。

    来到北营的大操场之后,钟泽鸣让杨金斗带着一班的警卫连老兵,去查看北营里老兵油子的情况。

    同时,钟泽鸣也让三个新兵的战士,在这个操场上进行活动,进行集体跑步运动。

    在集体跑步的过程中,一二三四这种口号是必不可少的,一时之间,北营里面口号声震天响,新兵们吼出来的口号声干净利索,嘹亮无比。

    那些正在北营里面进行赌博的老兵油子们,听到外面传来犹如闷雷一般的声响,一个个的都愣住了,连忙往操场这边跑。

    当到达操场之后,看到整齐步伐跑进的新兵们,所有的老兵油子都沉默了。

    “这就是省卫军的新兵?”

    “怎么感觉这些小兵能力还不错啊?”

    “没有想到啊!”

    “原本以为这个钟督军的儿子,担任新兵团教官,肯定不能胜任,没有想到他调.教出来的新兵竟然也有这样气势磅礴的规模。”

    “呵,也都是花架子,没有用的,你跑的再快,也抵挡不过一颗子弹的威力。”

    “唉,要我说,咱们该讨论的事情,是我们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耗下去呗?”

    “你是不是很傻,新兵团都带到这里来了,你以为人家是想和咱们进行谈判吗?这已经是一种无声的警告了!”

    “无声的警告?啥意思啊?”

    “意思就是,你要是再不搬走,我就要整治你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