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朝廷兵部的急报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卫明远的声音在帐外响起。

    瘫坐在地上发呆的冯青云终于回过神来,沙哑着嗓子说了句:“拿进来吧。”

    几秒钟后,卫明远进来,只见这位大将军披头散发、衣冠不整地坐在地上,面如死灰,活像等待秋后问斩的死囚,哪还有半点意气风发、大权在握的全军统帅风范?

    自打领军出征后,这位首辅大人的义子就一直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表现,如今粮草被焚毁,更是葬送了他心底的全部希望。

    无论愿不愿意承认,这次荆州境内的平叛之战算是彻底失败了,丧师辱国的冯青云就算不被革职下狱问罪,以后的仕途都不会再有任何转机。首辅大人认了十多个义子,可不差他这么一个无能的家伙。

    心里暗叹一声,他继续开口道:“大将军,事已至此,还请多保重身体。全军数万将士都还指望着您呢!”

    冯青云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这个大将军,怕是当不了几天了。早知道这个赵逆如此难缠,当初我就不该接下这个差事的。如今这样子,让我如何回去见义父?”

    “不,大将军,事情还有转机。”

    卫明远赶紧道:“兵部行文,鉴于吴振策势大难制,贼军兵锋严重威胁到了金陵,最近更是意图自立称王。因此朝廷决意让南方的各路大军即刻启程赶往淮扬一带,合兵一处围剿吴逆。”

    “大营中剩下的粮草还可坚持一两日,只要天亮后我们即刻启程撤军,退往三百里外的陵梧郡,同时令那边的郡守领军携带粮草半途接应,这数万大军就可保证不会有失。”

    冯青云神情微怔,细想觉得此举可行,脸色终于有所好转。

    兵部的这道命令确实来得太及时了,只要自己不是被限制在荆州境内与赵元谨死掐,事情就有转机,以前的失利都可以设法掩盖过去。

    “好吧,通告全军准备撤离,天一亮就立刻启程,这见鬼的地方我是不想再呆下去了。”冯青云叹着气道。

    也不怪他如此忌惮,这个赵元谨的表现实在是太邪门了些,明明看起来不过是个小诸侯,实力弱小得不值一提。却偏偏屡战屡胜,压制得朝廷军毫无脾气。

    天色刚蒙蒙亮,大营里就热闹起来。

    在军官们的不停催促下,数万军卒用过早饭,便拔营启程,一些过于笨重难以运输的军械物资通通丢弃不带,怎么方便怎么来。

    而且出发之前,为防止赵元谨领兵追击,冯青云还命令留下了五千兵马负责断后。当然,都是些和他不怎么对路的人。

    等到天色大亮时,获悉朝廷军退走的消息,赵元谨果然率军出了郡城,看看有没有机会捡些便宜。

    站在这位节度使大人的立场上,朝廷军吃了如此大的亏而后仓促撤离,自己衔尾追击,就算不能一口气全吞掉这数万兵马,也得从对方身上狠狠撕咬下一大块肉才是。

    结果很快就有人禀告:“大帅,对面断后的朝廷军派使者过来求见,说是要请降。”

    赵元谨有几分意外,不过还是同意召见了。

    “我们愿降,还望节度使大人不计前嫌,收留我等。”

    使者是个年轻的卫将,见面行礼后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

    赵元谨奇怪地道:“你我双方兵力差距并不大,为何不动一刀一枪就愿意降了呢?”

    “我们家将军不是那个首辅老贼的嫡系,又不愿对那个无能的冯青云巴结逢迎,因此那混账东西就处处刁难我等。这次命令我们留下断后,粮草都不给留些,摆明就是要让弟兄们送死!谁还愿意给他卖命?”血气方刚的卫将气愤愤地说道。

    赵元谨微微颔首:“既然是这样,好吧,我接受你们的投效。”

    于是五千朝廷军改旗易帜,就此加入了赵元谨的队伍,被打散后混编入各营,而且卫将以上军官都会暂时隔离管理。

    这是必要的防范措施,赵元谨虽然相信他们是诚心投降,该做的事情还是不能省的。只有等到过上一段时间,确认没有问题后才会真正予以信任重用。

    “主公,冯青云麾下还有两万多人,我们究竟要不要继续追击呢?”宋武出言询问道。

    赵元谨沉吟着没有说话,旁边的孙向青笑道:“原本追击也无不可,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还是给他留条生路的更好。”

    苏牧附和道:“没错,吴振策日渐势大,这两万京营精锐放到那边去,怎么都可以给他多制造些麻烦了。最好他能够和朝廷军拼得两败俱伤,我们在荆州境内趁机发展,才是最稳妥有利的做法。”

    通过对降将的询问,朝廷内阁的最新意图已经不是秘密,南方各路大军相继向淮扬地区集结,准备合力围剿吴振策。现在位于各州府的军队估计都已接到命令启程了。

    这样的分析合情合理,众将均无异议,赵元谨呵呵一笑,就此拍板定音:“好吧,令全军休整十日,然后进兵上阳郡。”

    “外患既去,主公大业可期矣!”孙向青感叹道。

    如今赵元谨手头的势力远胜往昔,又没有了朝廷大军盯着,在荆州境内基本已无强敌,所以大可放手扩张了。

    朝廷虽然日渐衰退,可是如今在南方的各路大军加起来依旧有十几万人,只要合兵一处,对于吴振策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哪怕这家伙真有潜龙之相,想要破解这个死局都不是一般地困难。

    因此在接下来的半年到一年时间里,对赵元谨而言属于难得的“战略机遇期”。只要利用好了这个时间差发展壮大,抢占到尽可能多的地盘,就拥有了逐鹿天下的资本。

    当然,若是发展不尽如人意,等到将来吴振策被灭,朝廷接下来的围剿目标无疑就是赵元谨了。又或者朝廷军被击败,吴振策完全坐大,自立称王之后顺势一统南方,赵元谨的结局依旧不会有什么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