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嚏……”远在秦家老宅的秦无双,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棋盘对面的老人抬眼看了看他,一双看透世情的眼睛,满满都是时光沉淀下来的智慧。

    “父亲,我没事。”秦无双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并没问题。

    “听说沈兰君向秦氏宣战了?”秦定国漫不经心地落了一颗棋子。

    “是的。”秦无双也跟着落了一枚棋子。

    “很可惜,我本来还盼着她能做我秦家的媳妇,得她相助,秦氏迟早能成为超越微软苹果的巨头企业……而你,也定会功成名就。”

    “我向她求婚了,可惜以失败告终,她拒绝了。”

    “那么,你是真的爱她,还是为了秦氏?”

    “父亲,你觉得呢?”秦无双笑了,笑得很耐人寻味。

    “不愧是我的儿子。”秦定国大笑道,“想当年我娶你母亲,又何尝不是因为她家境富裕,能助我一臂之力。男子汉大丈夫,开疆拓土建功立业才是立身之本,至于爱情,那都是骗小孩子的把戏。”

    “有钱人终成眷属,有情人终成回忆。”秦无双笑道。

    “你能悟到这一点,就已经成功一半了。”秦定国顿了一顿,问道,“那么,制造谣言,煽动西郊百姓闹事,派人绑架沈兰君,这些都是你做的?”

    “我说不是我做的,估计也没人相信吧!”秦无双嘴角浮现一抹嘲弄的笑意,他没有意识到,这个笑容和张小鱼的招牌笑容有七分相似。

    “宙斯一号成功,就注定秦氏集团迎来了最大的危机,无论你用什么手段应对,在我看来都很正常,商场如战场,就是个你死我活的游戏,为了生存,本就应该无所不用其极。”秦定国落下一子,形成局部胜势,吃掉了秦无双十几个棋子,笑道,“就像这样。”

    “我输了。”秦无双苦笑着弃子认输。

    “是你的心乱了。”秦定国敏锐地望着自己的儿子,沉声说道,“有时候,连我这个做父亲的都看不透你,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无论我想什么,做什么,都是为了秦氏更好地发展。”秦无双目光深邃难测,淡淡说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真真假假的,哪个人又不是在演戏呢?”

    “你后悔吗?”秦定国问道。

    “男子汉大丈夫,落子无悔。”秦无双大笑道,“即便最后一败涂地,我来了,我战过,这就足够了。”

    “好男儿当如是!”秦定国同样大笑道,“有句歌词怎么唱来着?论成败,人生豪迈,大不了从头再来……想当年你爹我,不也是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的吗?”

    “没错,秦家本来就一无所有,大不了回到原点,重新开始。”

    父子二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

    这爷儿俩听起来乐观的笑声,却掩饰不住内心的焦虑,他们知道,一场事关秦氏生存还是毁灭的危机,即将到来。

    在林析被绑架后的第五天,沈兰君正式对秦氏集团发动了攻击。

    手握宙斯一号这个令全世界为之侧目的产品,君兰集团已经成为江城最有前景的新势力,商人逐利的本性,让他们在君兰集团和秦氏集团之间很容易做选择。

    本来就和君兰集团交好的势力,现在则更加紧密地团结在这艘未来战舰的周围,生怕被挤下去;本来中立观望的,也在沈兰君宣战之后第一时间表态,愿意以她唯马首是瞻。即便是原本和秦氏集团交好的公司,也有不少临阵倒戈,纷纷倒向君兰集团的阵营。

    圣人言:“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沈兰君无疑是得道的一方。

    商人之道,不就是看谁能给他们更多的利益吗?得利益者,便是得了商道。所以,尽管秦氏集团顽强抵抗,但是在滚滚大潮中,却显得有些势单力薄。

    江城多家媒体开始爆料,痛斥秦氏集团的数家工厂生产的高能电池涉嫌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并且在废电池的回收处理方面违规,污染了南郊十余个村子的河流。

    随后相关部门立刻介入调查,并且宣布,在调查结果没出来之前,该产品立即停止生产,并且禁止对外销售,已经在售的,立刻下架。

    利益受损的上下游商家,纷纷在秦氏大厦聚集,讨要说法。而一直和秦氏集团关系良好的多家银行,也通知他们暂停贷款,并且勒令秦氏,立刻偿还原有的债务。

    秦氏集团陷入了资金危机、信用危机,一家原本欣欣向荣的企业,转眼间人人喊打,岌岌可危。

    沈兰君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雷霆一击。这波攻击中,媒体、银行、政府职能部门、相关商家,几乎在同一时间发难,就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般。

    势单力孤的秦氏集团扛不住了,资金链断裂,导致正常的生产无以为继,信用破产,堵门要债的人围在公司门口谩骂哭闹。

    公司的股价以过山车的态势,一路下跌,很快从股民眼中的绩优股变成垃圾股,人人欲抛之而后快。败了,原本和君兰集团并称新能源的两驾马车之一的秦氏集团,还没来得及还手,就被一记重拳KO。

    秦氏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秦无双狠狠地把一摞茶具摔在地上,碎裂的瓷片四处纷飞。

    公司最畅销的产品无法生产,他拿什么来偿还银行高额的债务?如何赔偿上下游合作伙伴那些天价的订单?公司的股价跌到历史最低值,他又怎么利用股市套现来度过危机?

    君兰集团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断掉了他所有的退路。

    “你们倒是给我想想办法啊!平时没事的时候,个个号称智囊,个个都是业界大咖,现在公司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都成缩头乌龟了……”秦无双恶狠狠地盯着面前那些低垂着脑袋的高管,目光犹如困兽。

    “老板,这个月的薪水……已经拖了两天了……”一名高管硬着头皮说道。

    “啊哈……”秦无双怪笑道,“我请你们来是解决问题的,你居然跟我讨薪?难道你还不明白,假如公司倒了,你连一个铜板都拿不到,Understand?”

    平时能说会道,口若悬河的高管们,此刻噤若寒蝉,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没有办法了。”汤先问叹息道,“如今整个江城都是沈兰君的天下,无论是官方还是商界,无一例外地全力支持她。而秦氏集团……已经众叛亲离了,靠我们一家的力量,绝对不可能翻盘。”

    “我们的盟友呢,合作商呢?以前和我父亲称兄道弟的那些叔叔伯伯呢?”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你还是接受这样的现实吧!”汤先问苦笑着说道。

    “沈兰君,张小鱼,我和你们不死不休。”秦无双眼睛血红,抓起一张凳子砸向玻璃窗,哗啦啦一阵脆响,整整一面落地窗的玻璃顷刻间碎裂,溅了一地的玻璃碴子。

    如同目前的秦氏集团,分崩离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