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馨儿同学,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意思,给您老人家道个歉罢了!”

    卧槽!

    你是不是有病啊?

    送礼是你这么送的吗?我今天可是来找你谈你上课睡觉的事情的!

    “哒哒哒......”

    李冠霖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子。

    忽然说道:“刘馨儿同学,别来这一套!你这是跟谁学的?像是一个学生该有的行为吗?”

    诶?

    我给你送礼,怎么你还反过来批评我了?

    你不是很想收的吗?一定很想收的吧?那就收啊,还要跟我演一下?

    说实话,此刻李冠霖心里很是纠结!

    这两条香烟的价格自己是知道的,可他就是看不惯这个学生。

    几乎每天上课都睡觉?而且你还是这个态度,你态度好一点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嘿嘿,李老师啊!其实嘛,上课睡觉也没什么的对吧?您是老师,学校校长不就是老板嘛,您是老师,就是一打工的!”

    “而我呢?我是学生,也就是交钱来上学的顾客对吧?您老人家挣你的钱,我呢,我这顾客买了东西不用也是我的事了,所以啊,您也别管我睡觉了,行吧?”

    张璐璐:“..................”

    张亮:“我靠,师父这招牛逼啊!”

    “牛逼个屁啦,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好吗?你们看着吧,老李虽然称不上是好老师,可这小家伙这么不给面子,一定会死的很惨的!”

    张璐璐实在是对这个小家伙无语了!

    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不想着和老师道歉,居然还学社会人那一套送礼?而且还说老师和学生是打工仔和顾客的关系?

    你这不是作死吗?你不知道老李这种老教师自尊心很强的吗?他们那一代人做事可都是非常严谨的!

    死啦!你这小家伙死定啦!

    “嘭!”

    “刘馨儿同学,请拿回你的东西,这件事我要严肃处理!”

    严肃处理?

    看着眼前李冠霖拍桌子的模样,刘馨儿的脾气瞬间也上来了。

    撅着小嘴,把双腿放了下来,很是不满的瞪着李冠霖。

    “好了,这件事我需要你家长来和我谈谈!请转告你的家长,明天我在这里等她!”

    我勒个大去!

    大哥,你是脑子抽了吗?有好处不要,非要和我对着干吗?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刘馨儿还是乖巧的坐在了那里。

    哼,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没有我李冠霖教育不了的学生!

    请家长?

    你不是开玩笑的吧?让我老妈来?那不得气死她吗?

    不行!绝对不行!不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唉,断罪大佬真可怜!”

    “是啊,师父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呢!”

    “你们够了,你们这样胡说八道只会让这个小家伙更皮!”

    张璐璐狠狠瞪了瞪还在维护小家伙的张亮和张泽牧一眼。

    你们就这么盲目的相信她?个人崇拜?扭曲的个人崇拜啊!

    “刘馨儿同学,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我先去处理一下文件,你自己坐在这里反思一下!”

    “啧!”

    “你啧什么啧?”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人家知道错了,您去忙吧!”

    刘馨儿歪着脑袋注视着转身去书柜整理文件的李冠霖。

    你这个老东西,居然和我摆老师的架子?

    “璐璐同学,我们先去买点吃的!您需要什么吗?”

    “不用了,我在这里盯着,你们去吧!”

    “好勒,走吧小亮!”

    张沐泽看到没什么好戏可看了,瞬间就拉着张亮去买吃的去了。

    剩下张璐璐一个人留在这里继续监视!

    现在看你怎么办!早认错不就好了吗?还要皮!这下把自己皮死了吧?

    坐在原地的刘馨儿双手放在露出的双腿上,一副很是气愤的模样,可爱的小脸气鼓鼓的!

    你气有什么用呢?老实承认错误吧,这次终于有人能治住你了吧?哈哈!

    该死的地中海!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了!

    喂喂,这小家伙想干嘛?她想干嘛?

    站在窗外偷看的张璐璐原以为小家伙已经认输了,可眼前刘馨儿的举动瞬间让她屏住了呼吸!

    这是要干嘛?

    只见坐在座位上的刘馨儿忽然把双手伸进了裙子里。

    什么意思?尿急了吗?

    刘馨儿白皙的小脸上此刻满是愤怒!

    噗!

    不是的吧?你脱小裤裤干嘛?你有毛病吗?

    是的!没错!

    刘馨儿把手伸进裙子里后,居然把前几天和她一起去买的一条拴绳的小裤裤给脱了下来。

    卧槽!这令人窒息的操作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想和老李潜规则?不是的吧?为了争口气你都做到这种程度了吗?

    自己要阻止!

    是的,一定要阻止!可就这样冲进去?

    “刘馨儿同学,你悔过了吗?”

    “刘馨儿同学啊,其实事情很简答的,根源就在于........”

    “噗!”

    刚刚整理好文件,抚了抚眼镜,准备开启教导模式的李冠霖。

    转过身就看见刘馨儿把小裤裤拿在手里的模样!

    一时间,整个人瞬间石化了!

    夕阳下!

    这位拿着小裤裤的小女孩歪着脑袋,夕阳的光辉让她的脸蛋儿更加可爱了,可与这个可爱小女孩完全相反的是,她居然拿着自己的小裤裤?

    这是啥意思?

    眼前可爱的学生居然让他有了一丝邪恶的想法!

    不不不,李冠霖啊,你可是老教师了!你是教师!

    “李老师啊,我记得隔壁办公室的老师们都还没走吧?”

    “要是人家这个时候大叫一声:啊,老师你干嘛?住手,不要啊........人家........”

    “情况会是怎样的呢?”

    我了个大艹!

    这么令人窒息的操作?

    张璐璐真想一头撞死算了,还有这种操作的吗?

    这么皮的吗?这何止是皮破天际啊,简直皮破银河系好吗?!

    “你!你,刘馨儿同学,你可别乱来,这里是学校。”

    刘馨儿望着有些慌张却还想吓唬自己的李冠霖。

    微微一笑:“是吗?李老师也知道这里是学校啊?万一人家叫人的话,大家会认为是谁在这里乱来呢?李老师,你有老婆的吧?不知道尊敬的师娘听到这件事后会怎么想呢?其他同学和老师又会怎么想呢?”

    像是小狐狸一般眯着眼睛的刘馨儿摇了摇手里的小裤裤,发出了软绵绵的声音。

    这学生简直就是妖孽啊!妖孽!

    一下子被吓的有些惊慌的李冠霖仔细想了想,要是这个刘馨儿真的大叫起来。

    无论自己做没做过,自己的脸面都荡然无存了啊!

    自己老婆?

    自己家的黄脸皮可能会拿着菜刀追着自己砍吧?

    “啊!刘馨儿同学,有话好好说嘛,别冲动!”

    “呵呵,李老师啊!你这态度我们就很好交流了嘛。”

    刘馨儿见对方屈服了,瞬间把小裤裤放进校裙包包里。

    随后拿起桌上的烟,朝着李冠霖靠近着。

    看到刘馨儿靠近,李冠霖直接吓的往身后退去,直到整个人靠在了背后的墙壁上。

    豆大的汗珠从李冠霖额头上顺流而下!

    太可怕了!这特么的还是一个14岁的女学生吗?

    “李老师啊,好好拿着,这是人家孝敬您的呢!从此之后啊,我不会给您找麻烦,您啊也不用管我了,可以吗?”

    “啊?可以可以!”

    被吓的不轻的李冠霖冷汗直流的点了点头。

    目送着刘馨儿走出办公室!

    “刘馨儿!”

    “哇!大奶,好啊你,居然在这里偷看!”

    “你这皮破银河系的小家伙,赶紧去厕所里穿上!算了,还是我亲自押着你去吧!”

    “你知道你做的事多么羞耻吗?”

    “啊?我趁着他转身的时候脱的啊,他没看见!这不就你看见了吗?”

    “我呸!没看见就不羞耻了吗?你这个无耻的皮皮罪!”

    “呜呜....啊,大奶,你轻点,咳咳!我要喘不过气了!”

    看到刘馨儿令人窒息的操作后,张璐璐直接胳膊架着刘馨儿的小脑袋朝着厕所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