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这怎么可能!?”

    望着信件上的内容,水门脸色忽然变得震骇至极。

    止水并没有私自看过信件上的内容,所以当他观察到眼前第四代火影的神情变化时,瞳孔也是微微一缩。

    信件上到底写了什么,竟然会让一向沉稳的四代火影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仔细观察着水门脸上的表情变化,震骇的面庞下,湛蓝色的眼眸当中竟是涌起了浓浓的忌惮之色。

    莫说是他,恐怕就连身为水门老师的自来也和他的妻子玖辛奈,都未必见过他因为几句话就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反应。

    水门猛地抬起眸子,望着止水,声音肃然的说道:“你看过这信件上的内容吗?”

    止水摇摇头,道:“没有,鼬将它交给我时特意的提醒过...”

    至此,他心中对于鼬的疑问越来越多,但本着身为暗部和忍者的原则,他只能将这份情绪暂时掩埋起来。

    这也是鼬为什么会拜托止水来当这个中介人的因素之一。

    因为他曾经和止水是挚友,同样最了解以前的鼬的人,并非是美琴和富岳,而是止水。

    “抱歉。”

    水门这才注意到刚才的自己略微显得有些失态。

    但...信件上的内容,的确关系重大,其中牵扯甚大,所以水门才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垂下眼帘,目光注视着信件。

    “这些情报,即使是富岳也应该不知道才对,他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

    此时,止水静静的注视着眼前似是在进行某种思考的水门。

    过了好一会儿,后者握着信件的手掌渐渐握拢,那张纸也是被其渐渐地揉于掌心中。

    当他再张开时掌心时,信件已然是变成了碎屑。

    水门看向止水,道:“你去告诉鼬,我要见他,越快越好!”

    “竟然真的答应了...”

    止水一时愣住了神,水门这样的反应,让他想起了前天晚上鼬将信件交给自己时所说过的话。

    果然和鼬说的一模一样,火影真的答应了他想要见面的请求。

    他立刻回应道:“我之前就和鼬约好了,今天会将事情和信件转告给您,晚上他会到我的家里去找我。”

    “是吗?”

    水门喃喃一声,紧接着打开面前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了一柄造型奇特,像是三叉戟形状的特制苦无。

    在苦无的握柄上,有着黑色的特殊纹路。

    这是他独有的飞雷神苦无,握柄上的纹路,是他借以施展时空间忍术——飞雷神之术的坐标。

    凭借这个忍术,水门在第三次忍界大战获得了金色闪光的称号。

    在战争时期,云忍和岩忍村都曾经有过一则这样的命令。

    【如果在执行任务的途中遇到了木叶的金色闪光,立刻放弃任务,逃命即可!】

    这是在忍者的历史上都绝无仅有的命令。

    可当时云忍和岩忍颁布在颁布命令时,却也是无奈之举。

    因为如果不这么做,让己方的忍者和木叶的金色闪光交手的话,只会徒增损失而已...

    第三次忍界大战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木叶敌对国的忍者,在见到那抹金色的光芒之时,生命也永远定格在了那一瞬间。

    也正是因为水门掌握着时空间忍术,他才能够任意的穿梭于木叶和其它村子的战场之中,迎击敌人,挽回战局。

    水门将飞雷神苦无抛给了止水。

    止水一把握住了这比起寻常苦无要重上不少的苦无,同时水门的声音也是传来。

    “你拿着我的苦无,在见到鼬的时候,就将查克拉附着在手上,轻轻地握住苦无,我就会移动过去的。”

    水门郑重的看着止水,道:“在那之前,一定要确认周边的情况。”

    “是,火影大人!”止水点头,应了一声。

    “辛苦你了。”水门温和笑道。

    “那我先告辞了。”

    止水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火影办公室。

    他走了以后,水门转过身子,眼神透过窗户凝望着下方的村子。

    “如果按照那信件上的情报,难道说...”

    ...

    吃完晚饭后,

    鼬帮着美琴把碗筷和桌子收拾好后,便是说道:“爸爸妈妈,佐助,我先出门了。”

    “已经这么晚了,还要修炼吗?”

    美琴轻蹙眉头,鼬昨天晚上也是这样,吃完晚饭后还要外出修炼一段时间。

    “嗯。”

    鼬点了点头,小佐助也似乎是渐渐习惯了鼬这样的行动时间。

    他还冲着鼬招了招小手。

    唰!

    鼬走出屋子,轻轻一跃,跳到了屋顶上,然后快速地朝着宇智波一族的森林训练场,止水家的位置掠了过去。

    他今天没有负重,所以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接近目的地。

    鼬来到止水的家门前,后者靠在他之前练习手里剑术的那颗树身上,已然是等候了多时。

    “止水前辈,怎么样?”鼬试探性的问道。

    止水看着鼬,眼中充满了好奇,紧接着轻笑了一声,道:“我已经将你说的话还有信件都交给了火影大人。”

    “他同意了你的请求,并且希望马上就见到你。”

    对于火影有这样的反应,鼬并不感到奇怪。

    他注视着止水,后者从忍具袋中摸出了一把鼬从未见过的苦无。

    但鼬立时注意到了苦无握柄上的纹路。

    “四代火影用来施展瞬身之术的苦无吗?”

    哗哗!

    止水那握着苦无的手掌上,突然是覆盖上了一层纯净的湛蓝色查克拉。

    他抓住苦无的手掌也是微微地用力握拢。

    如此持续了大概几秒钟的时间...

    唰!

    忽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止水的身边。

    鼬望着那身形欣长,身穿绣有火云图案白色御神袍的金发男子的背影,神情也是当即变得郑重起来。

    “火影大人!”

    止水见到水门,恭敬的说道。

    水门轻轻点了点头,转过身子,便是与鼬的目光正好碰上。

    “鼬?比我记忆中的长高了不少嘛。”水门的笑意仍是那般的温和。

    鼬也是露出了恭敬的神情,道:“火影大人,请原谅我以这样的方式约您见面,但实在是迫不得已。”

    闻言,水门脸上温和的神情渐渐地消失,他之所以会以这样的方式和鼬打招呼,是暂且把他最后一次当作五岁的孩子来看待。

    但是从鼬给出他的反应来看,已经不必如此了。

    那望着鼬,湛蓝色眸子中的神情,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

    (求收藏,求推荐票!!感谢皮皮欢我们走、小草莓的爹以及波風みなと的打赏。另外有一件事想要拜托大家,那就是起点的置顶有个打赏楼的帖子,一个大佬发的,他说上架前刷够一万楼就给我打赏盟主,所以麻烦大家有空去每天帮我刷个几楼,嘿嘿,也算圆我一个盟主梦,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