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交手



    这很罕见!



    毕竟神兵利刃,最大的作用,就是副增一个人的攻击!



    这把刀却丝毫没有!



    然而,一把拙劣的古刀本身,就有这般威势,难以想象,若它可以副增一个人的劲气后,威力该有多么的强悍!



    最后,中年男子眼神微眯,盯着王腾。



    心中不禁对王腾整个人都来了很大的兴致,想瞧瞧王腾究竟有多少底牌,当下,一拳打出,一道粗大无比的光柱,贯穿天上地下,朝着王腾压盖了过去!



    这一拳中,蕴含着一股盖世的气息,似乎可以粉碎万物,让人根本生不起来,任何抵挡的心情。



    王腾呼吸都微微有些困难下来,额头有些冒冷汗,因为这一拳的压力的确太庞大了了!



    当下他咬牙,融兵练体功再次加速运转,体表升腾起璀璨的金光,就像一轮巨大的金色太阳,普照十方!



    轰隆一声,王腾举拳超前轰杀,施展拙拳,虽歪歪扭扭,动作拙劣不堪,却爆发出了惊世骇俗的力量!



    两者相撞,虚空中被神光给淹没了。



    王腾这次倒退了上百步,每一步落下虚空都会炸开一条裂缝,似乎在背负大山!



    “这是疯癫老人的拙拳?”中年男子在这一拳中,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失声道。



    王腾也是一愣,想不到对方竟然认识疯癫老人。



    “疯癫老人数百年前,就像彗星横空般,出现在核心大陆,一手拙拳,打败核心大陆诸多雄主,可谓是叱咤风云,名震八荒。我当初也有幸见过,深深为之震撼。”



    “可惜后来,疯癫老人便消失了,世人再也寻不到,想不到数百年后,那一手拙拳会被你领悟到。”中年男子凝视着远方的云层,有些陷入回忆的说道。



    那时候他还是个稚童呢,被宗门的年辈带去观看,疯癫老人大战诸雄的一幕,在他童年的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



    眼下一晃眼,幽幽数百年过去了!



    那曾经跺一跺脚,整个核心大陆都要震颤的老人,却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让人缅怀!



    接下来,中年男子不断出手,一次比一次凶猛,王腾只能被必得被动防守!



    在这期间,屠戮天下掌、太极功都被他施展了出来,更加引起了中年男子深深的震撼。



    他能够看出,这两套武学更加恐怖,足以名扬古今,成为禁忌,想不到王腾竟然掌握这种只在传说中出现的武学!



    眨眼间,九招已经过去了!



    王腾气喘吁吁,脸色苍白,这是消耗太大的征兆!



    毕竟抵挡武帝后期高手的招式太雄厚,每一次他都要全力为之!



    “九招了,王腾,放弃吧,最后一招我不会留手。”这时候,中年男子郑重的说道。



    亲自出手试探了一番王腾,发现年这来自西北的少年,比他想象中天赋还要强了太多。



    坚韧的意志、强悍的体质、神秘的怪刀,一簿簿禁忌武学!



    拥有一样,都足以成为一方天才。



    王腾却全部具备,这样的怪胎,以后成长起来,高度实在不敢想象!



    此刻,他就像见到了一块绝世美玉般,无比心动,想要拉入离天宗,就算是让自己的女儿嫁给对方,他也在所不惜。



    而大战到如今,他根本就没有动用全力!



    但目前已经过去了九招,他自然要认真了,所以说话的语气,有一番警告的味道!



    “还请继续出手!”王腾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了下来道。



    “你可知道,若接不下我这一招,你八成的下场,就是死!”中年男子眸光冷冽了几分,全身衣袍猎猎,就像一柄出鞘的天剑般,弥漫着一股寒气,说道。



    王腾沉默不语,有些东西并不是死亡就能够威胁到他的。



    “好啊,看来你宁愿死,也不愿娶我女儿。”中年男子眼中升腾出了一抹怒意。



    他可是傲视八荒的一代雄主,破天荒的将自己的女儿,愿意许配给一个穷小子,结果这穷小子竟然宁死不屈!



    这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耻辱!



    在心中的怒意下,他的气息也是更加澎湃了,出手也是一点不再留情!



    轰隆!



    当下他抬手打出一道神光,璀璨无比,就像一道洪流。最后这些神光竟然成黑色的山峰大印,朝着王腾镇压下来!



    这是离天宗的一名绝学,名为“重山印”,曾经凭借着这一招,他击杀过两名武帝后期的对手,震碎成了粉碎!



    一般情况下,除非遇到同阶高手,否则他是不会使用的!



    此刻,可见他心中的怒色!



    黑色的山峰大印,遮天蔽日,缭绕着一缕缕可怕的威严,其上有灰色的符文闪烁,明灭不定!



    王腾在这一击下,感受到一股浩瀚如汪洋般的气息,只觉自己太弱小了,就像蚂蚁在俯视大海,无力抵抗!



    他咬牙,准备使用祭出大地铠甲防御!



    如果没有大地铠甲护体,这一击还真有可能会要了他的小命!



    “不,爹爹,住手!”就在这时,忽然下方秀玲惨呼了一声!她竟取出了一柄长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神色坚决,对着天空大喊道:“爹,你若杀了王腾,女儿也不活了。”



    她手上微微用力,长剑刺破血肉,登时丝丝缕缕的鲜血溢出,打湿衣襟,看起来很凄美!



    中年男子哪里会料想,自己的女儿会作出如此极端的事,当下脸色剧变道:“秀玲,放下剑来,有话好说,别做傻事。”



    当下他袖袍一挥,那原本向王腾镇压而去的黑色山峰大印,立刻被他催动,打向天际尽头的山脉深处!



    轰隆!



    就像十万座火山同时爆发一半,立刻天崩地裂,升起一股长达数万丈得巨大蘑菇云,逆冲苍穹,壮观无比。



    这一击差点将那连绵无尽方圆千里的山脉都被摧毁了,威势惊神泣仙。



    可以想象,若是打在王腾身上,他即便是有九条命,恐怕也不够活的。



    “秀玲,将长剑放下。”王腾也想不到会出现这一幕,当下也是连忙说道。